刚刚更新: 〔奉旨二嫁:嫡女医〕〔报告王爷:王妃诈〕〔刑侦特组〕〔最强重生:慕少的〕〔日漫攻略者〕〔废柴的飞升方法〕〔抱歉,有系统真的〕〔花都战神〕〔田螺姑娘求人宠〕〔美利坚科技霸主〕〔魔王〕〔无上大道〕〔名震诸天〕〔王者荣耀之英雄图〕〔国王世界〕〔大侠联盟〕〔无敌小皇叔〕〔重生之漫漫余生〕〔元青传奇〕〔都市之最强快递员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146章
    ,!

    两人身影的不远处,一辆黑色的车子去而复返,停在了那里。

    车厢内,男人高大的身影落成了剪影,镀上了寒霜,他的眼眸沉沉,手指攥紧,青筋突兀,骨节泛白。

    “走吧。”陆衍忍住了胸口的怒意,却忍不子落了一旁的东西。

    坐在副驾驶座的特助犹豫了下,还是报告道:“太太已经找到了暂时租住的房子,是秦律师帮忙找的,她明天应该就会搬出了公寓。”

    陆衍盯着言喻上了秦让的车子,脸色冰冷:“就现在,让人去公寓把小星星送到我妈那边,老宅那边安排人,不许言喻再进去了,还有派人盯着言喻,别让她有太大的动静。”

    即便法院多次传唤,陆衍就是不理会,这种民事案子,法官也不能强制陆衍上庭。

    陆衍除了自身的意愿不想上庭外,他也很忙,程家那边要他接手,陆家这边要办理转接。

    程家给出继承人的理由是:程家的二少爷身体不好,前几年一直瞒着外界,在休养。

    陆家给出的理由是:陆衍需要调养身体,暂且由陆承国负责陆氏集团。

    由于交接平静,倒是没有闹出多大的风波。

    言喻还是第一次直面陆衍强大的实力,他现在手握着两家的权势,想藏起一个孝子再容易不过了。

    言喻整整一个月没见到小星星。

    这一个月里,她消瘦了不少,却为了生计,不得不继续在律所工作,每天出差、上庭,却有些精神衰弱。

    陆衍去了英国,他不肯离婚,死死地拖着这段婚姻,法院受上头压力,拿他没办法,言喻只能等着分居两年自动离婚。

    可是小星星该怎么办?

    她不是没想过向媒体爆料威胁,但往往她爆料出去的消息,最终都无疾而终,没有媒体愿意刊登。

    陆衍托人给她送了一句话--别玩那些把戏了,言言。

    言喻咬着下唇,眼眶泛红,将纸条撕了个粉碎。

    秦让手里的案子也受到了不少的阻力,他前段时间被指定了为黑社会老大辩护的案子,他推脱了好几次,不想接下这样争议性太大、赢率太小的案子。

    但那个老大的下属却百般威胁,甚至拿秦南风和言喻做威胁。

    秦让冷哼一声,没有接下案子,只是找了保镖保护秦南风。

    但他去接秦南风的时候,却发现秦南风不见了,当他找得焦头烂额的时候,黑社会大佬的下属又把南风送了回来。

    这样往返了几次之后,秦南风显然被吓到了。

    半夜发起了高烧,烧得迷迷糊糊。

    言喻被他的哭声吵醒,她睁开了眼,垂眸看,秦南风闭着眼睛,睫毛颤抖着,小小的脸蛋发红,眼泪不停地滚落。

    言喻伸手摸了摸,被他的温度灼到了手心。

    她连忙抱起了他,亲了亲他的额头,低声道:“别怕,阿姨带你去看医生。”

    她给秦让打了个电话,秦让不得已接下了那个案子,还在律所加班,他今晚担心儿子,就让言喻先去他的公寓,帮忙照顾一下秦南风。

    言喻抱着秦南风,显得有些吃力,她最近瘦得骨头都有些突兀了,站在风中,仿佛轻飘飘地就会被风刮走。

    秦让下了车,眉目拧着,薄唇冷冷,先从言喻的手中抱过了秦南风。

    他垂眸看着言喻,眼里的色泽深邃得仿佛要将言喻吞噬:“你先上车。”

    一路奔驰到了医院,言喻抱着秦南风坐着,秦让跑上跑下地忙碌,直到后半夜,秦南风的热度才退了下去。

    秦南风很依赖言喻,紧紧地靠着言喻,小手一动不动地攥着言喻的手。

    言喻低眸看着他,心里一阵酸涩,她很疲劳,但还是轻轻地哄着秦南风,脑海里想的却都是她的小星星,一个月没见,她不知道小星星怎么样了,不知道她变得怎么样了。

    言喻的心里充满了隐隐约约的恨意。

    她抬起头,忍住了眼泪。

    小星星是不是也在想她?以前小星星也喜欢这样拉着妈妈的手。

    这样无望的折磨。

    秦让坐在了言喻的身边,秦南风虽然在睡梦中,却也不让他抱,他一抱,南风就哭。

    秦让黑白分明的眼眸盯着言喻,那双眼里有太多的情绪了,这一个月来,他看着言喻撑着过来,也看着言喻瘦成现在这样。

    腰细得,仿佛一折就会断。秦让喉结滚动,嗓音低沉:“言喻,想跟我去英国吗,不是伦敦,是利兹市。”他顿了顿,“其实,我来中国本来就是外派一段时间,也两年多了,差不多要回英国了,你毕业自英国,接受英国的法学教育,

    其实很适合留在英国工作。而且你现在还拿到了中国的律师资格证,也可以从事中国法和英国法交叉业务。”

    言喻抿着唇,侧过脸,看他,她睫毛翕动了下,嘴巴微张,刚要说什么,秦让就道:“我知道你舍不得小星星……但现在陆家不肯让你们见面,陆衍又不出面……”

    言喻打断了他的话,她弯起唇角:“我……暂时不想离开。”

    “你去了英国,或许还能见到陆衍,等见到陆衍了,或许他还会惦念着旧情,让你见到小星星。”

    言喻笑意很淡:“不会。”

    因为她和陆衍之间,早就没有什么旧情了。沉默许久,秦让的声音有了几分艰涩:“但我要去英国了,你现在还没转正,你要再选一个新师父带你了。我本来想带你去英国的律所……南风这样,我也担心,我父亲也希望我早日回到英国,他和我母亲

    年纪都大了。”

    言喻垂下了睫毛,笑了笑,咽了咽嗓子,胸膛起伏:“……秦让,一路平安。”

    她说着,抱紧了怀中的秦南风。

    即便秦南风睡着了,她还是慢慢地逡巡着他的眉眼,轻声道:“小南风,你也是。”

    两人都没再说话,言喻慢慢地靠在墙壁上,闭眼睡觉。秦让一瞬不瞬地盯着言喻,灯光在他的身上落了一片薄薄的光影,他的轮廓显得越发深邃,眉眼干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医毒绝世:帝尊的〕〔从姑获鸟开始〕〔第一强者〕〔鬼王传人〕〔重生军嫂有点甜〕〔一品道门〕〔君临星空〕〔最强透视〕〔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凌天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