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1号宠婚:军少追妻〕〔绝境逃生〕〔雷神皇〕〔蔺先生,一往情深〕〔盛世为凰:暴君的〕〔萌妻不服叔〕〔医痞农女:山里汉〕〔盛宠皇妃:夫君,〕〔惹火狂妻:邪帝,〕〔逆天千金之制霸豪〕〔重生悍妇〕〔国民男神是女生:〕〔娇娃联盟:小妻超〕〔重生之全能男神:〕〔先婚后爱之独宠世〕〔首席独宠:军少的〕〔尸王噬宠:妖女要〕〔绝色毒医王妃〕〔绝世符神〕〔我的姐姐很弟控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149章
    ,!

    她纤细、骨瘦如柴的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声音很虚弱:“北北,怎么办,他不见了。”南北鼻子一酸,弯腰抱住了她,她轻轻地拍着言喻的后背,引导着她发泄情绪:“他是不见了,我也很难过,心里恨恨的,想骂周韵那个老妖婆,也想打死许颖夏这个搅屎棍,还恨死了陆衍,虽然他什么都

    没做,但什么都没做,就是他最大的错误。”

    言喻的手指很冰凉,南北的话明明很近,却又很遥远。

    她胸口情绪波澜起伏,脸上的表情讥嘲又可怖。

    心脏仿佛被饕餮啃噬着一般,鲜血淋漓,骨肉分离,疼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她手指的指甲陷入了掌心里,疼痛一阵接着一阵。

    她咬紧了下唇,她好恨,如果她足够强大,她是不是就不会陷入这样凄惨的地步。

    她喉咙压抑,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堵住了一般。

    好半天,才哽咽着,慢慢地哭出来。

    但是她的哭声也格外让人心疼,几乎没有声音,无声的、寂静的,只有脸上肆虐的泪水。

    她对不起那个孩子。南北搂紧了言喻,她嗓音温柔,带着安抚和笑意:“没关系,阿喻,哭出来,哭了就好了,一切就都平静了,哭完了,我们就让事情过去了,明天还很好,你还有可爱的小星星,还有光明的前途,你的律师

    职业生涯还在等着你去开拓,以前说好了,你要30岁就当上合伙人,然后赢取我这个娇美人呢。”

    言喻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不停地落下,她靠在了南北的胸膛上。

    手指紧握。

    骨节泛白。

    终于有了哭声,隐隐约约的,带着啜泣,听得让人心脏紧紧地纠成了一团,带着绝望。

    是啊,她自由了。

    她应该高兴的,但她总是忘不了那个流逝的孩子,忘不了对陆衍的恨,也忘不了……她似乎早就对陆衍有了不一样的感情。

    这一段婚姻让她经历了太多,也疲惫了太多。

    等言喻的情绪平复了下来,南北从一旁抽出了湿巾,一点点擦拭着她脸上的泪水。

    南北问:“阿喻,那你要跟秦让去英国吗?去秦让的律所。”

    言喻湿润的睫毛轻轻地颤抖了下,她抿着唇,沉默了一会,还是道:“不会的。”

    南北的脸色很平静,没有多少惊讶。不管言喻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她都会支持的,更何况,她了解言喻,言喻这样聪明的女人,也大概早就注意到了,秦让对她是特殊的,一个单身男人对一个单身女人的特殊,大多都是出于情感,而情感恰

    恰是言喻现在不敢再碰触的一点。

    她绝不会在自己不想恋爱的时候,主动接受其他男人的示好和帮助,给对方希望,却又不给对方结果。

    南北继续问:“那你想怎么办?”言喻苍白的唇弯了弯:“把陆衍给我的房产都卖了,然后拿着陆衍给的钱,去英国,先休养一段时间,安顿好小星星,我再自己找个律所。秦让愿意帮我是情分,我却不能一直享受着他的照顾,更何况,我

    有小星星,我得做一个独立的妈妈。再者,陆衍给的钱不花白不花。”

    南北鼓了下两腮:“花钱当然是要花的,就是有时候想,陆衍要是知道你花了他的钱,是不是就良心更安了,一点都不愧疚了。”

    言喻倒是无所谓,她眸光怔怔地盯着窗外,唇畔的笑容淡得几乎看不见,消散在了晨光里。

    “有什么关系呢,既然都离婚了,他怎么想的,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他愧疚或者不愧疚,我都不在乎了。”

    南北的心脏一缩,眉骨一跳。

    忽然觉得,言喻大概是真的想彻底放下了。

    比起恨和不甘,当然是当做陌生人一般,毫不在意才是最伤人心的,也是最有效的办法,最快能走出离婚的阴影,也能最好地享受剩余的生活,用陆衍给的钱。

    南北捏了捏言喻的脸颊,笑眯眯的:“阿喻,果然还是你潇洒,果然,每个人自己才是自己最好的心理医生。”

    言喻嘴上说的潇洒,但要走出来,还真的不容易。

    幸好还有南北一直陪着言喻,两人一起看剧,一起玩游戏,一起看书,一起喝茶,还陪着小星星闹。

    南北看到言喻躺下闭上了眼睛,就轻手轻脚地抱着小星星退出了房间,关上了房门。

    秦让靠在了走廊的墙上,长腿交叠,背影高大。南北也跟着站在了他的旁边,她的手有意识地捂了下小星星的耳朵,然后轻轻地对秦让道:“言喻抑郁症复发了,但现在的病情看起来不算严重,至少比当年程辞离去的时候好多了,或许,是因为有小星星

    在吧。”

    “那就好。”秦让唇线凉薄,“陆家这次的手段也太下三滥了,居然对一个孕妇下手,陆衍还真不是男人,连自己的太太都护不住。”

    “护不住么?他也没见得有几分上心。”南北嘲讽,“你在英国的这半年,听说了他和那个华裔女人恋爱的事情了吗?是家族的安排么?”

    “应该是,我在利兹,伦敦的事情没办法得到第一手资料,程家混乱,程管家应该也是希望拉到新的帮手,所以才让陆衍相亲。”

    “相亲?”南北眼眸的讥讽越发浓郁,“陆衍之前都还没和言喻离婚呢,他就敢去相亲了,所以他这次这么爽快地离婚,是因为要和那个女人联姻?”

    秦让眉目疏淡,似是寒风凛冽,厚雪覆盖,他神情冰冷:“或许吧,有时候,女人在男人的心目中,是远远比不上野心的。”

    南北最恨的还是陆衍的母亲周韵,她抿紧了唇,咬着牙齿:“周韵这女人太恶心了,居然还真的让言喻引产!”

    秦让唇畔的讽刺一点点加深:“引产算什么,豪门世家里做出的恶心事,比这多得多。”

    “难道就没办法可以惩罚她么?”“法律上很难,特别是这种涉及家庭伦理关系的引产,是违法的行为,但很难追究其法律责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