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真小店〕〔漫展的男厕所有异〕〔斗魄星辰〕〔完美帝者〕〔阴笔断碑〕〔《星河漂流记》〕〔女仙编号零九九〕〔洛小凡的奇妙冒险〕〔激萌兽世:兽夫,〕〔腹黑总裁,奉子成〕〔易烊千玺,此生唯〕〔无敌的舰娘系统〕〔宝贝迷人,BOSS轻〕〔力道〕〔达塔时袋〕〔房产大玩家〕〔航海与征服〕〔重生之八十年代日〕〔二次元称霸系统〕〔我是一只骂街NPC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152章
    ,!

    傅峥眉头紧紧地拧着:“阿阳,你该不会真的对言喻有什么心思吧?她是不错,长得女神,品行也好,但是,她是阿衍的前妻,你是阿衍的兄弟,你自己想想,兄弟重要还是女人重要?更何况,就算你选择

    了女人,你觉得言喻有可能看得上你么?”

    季慕阳没有回答,沉默了许久,久到傅峥以为听不到他的声音时,他淡淡地开口,似乎有些笑意,但又透着空旷无边的寂静。

    “想太多了,就是觉得阿衍真他妈不是男人,这样折磨一个女人。”

    从热闹的会所中,走了出来。

    夜风吹来,明明带着盛夏的温热,但陆衍却觉得有些寒凉,那些寒意,仿佛渗透进了骨髓里,带来一阵阵寒颤。

    他坐进了车子里,启动了车子,踩下了油门,从会所的停车场开了出去。

    会所的地址有些偏,会路过码头,远远的,他就看到了码头上的星火渔灯,海面上波光粼粼,倒影着星星点点的光泽。

    半年前,他和言喻曾站在这儿对峙。

    陆衍收回了目光,车子绕过了拐弯,慢慢地驶向了老宅,路灯一点点地往后倒退着,灯影错落,穿梭过霓虹闪烁的世界后,就是一片寂冷。

    老宅坐落于城郊山区。

    路灯越来越零星,驾驶座上的陆衍眸光也越来越晦暗。

    老宅没有什么灯光,不复以前的灯火通明,毕竟周韵不在了,言喻也不在了,陆衍推开门,没有打开灯,在漆黑的夜色中,缓缓地往楼上走去。

    或许是听到了陆衍的脚步声,书房的门忽然打开了。

    陆承国穿着睡袍,戴着老花镜,手里拿着一份文件,抬眸看了眼陆衍:“回来了?”

    “嗯。”陆衍抿着唇道。

    “什么时候去伦敦?”

    “再过两天。”

    陆承国:“今天去看言喻了吗?”

    陆衍的拳头紧紧地攥了下:“没有。”

    “也没去看小星星。”

    “嗯。”

    陆承国胸膛起伏了下:“那天家里发生事情的时候,我不在,正在出差,所以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清楚。你今天没去看就算了吧,以后也不用去,反正都离婚了,要断,就断的彻底一些吧。”

    陆衍的喉结上下滚动,什么也没说。

    陆承国最近的确很忙,大多数时间都在公司开会,要么就是出差,几乎没有多少时间是在家里的。

    他看了陆衍一眼,嘱咐道:“人是要往前看的,过了这个坎,什么事情就都没了。”

    陆衍垂着眼睫毛,唇线绷直。

    陆承国:“给小星星设立的那个基金,今天我也往基金里注钱了,找了专门的经理人帮忙管理了,也已经找了律师转让给了言喻。”

    “嗯,你负责吧,辛苦了,爸。”

    “程家怎么样了?”

    “还行,那个管家有点本事,有他在,整个程家的躁动大部分还是被压制着。”

    陆承国眉头微微拧了下,程管家其实远远不止是管家,他是程家家主的左膀右臂,帮着家主管理着很多事情,也打理着无数业务。

    人脉广、能力强。

    的确很不错。

    “你妈这次失职了……那个孩子……”陆承国再说了两句,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陆衍也进了卧室,他冷沉的视线逡巡了一圈卧室,中央空调的温度调得有些低,床上铺着宽大的丝绒被,看起来柔软,一旁的窗户关着,白色繁复蕾丝花纹的纱

    帘轻轻地垂了下来。

    他记得,言喻曾经说过喜欢这个纱帘。

    陆衍胸口起伏了下,拿了浴袍,走进浴室,打开水龙头,喷头洒水,他脱了衣服,站在了喷头下。

    温热的水流从头洒落,从额头渗落到眼睛处,再一点点地往下,顺着冷硬的下颔线条,滚落。

    陆衍绷紧了唇线,闭着眼睛,喉结滚动,不知道在想什么。

    洗完澡后,陆衍裹上了浴袍,取了杯红酒,打开落地门,走到了阳台上,他站在了栏杆旁,从半山腰俯瞰着整座城市,灯火零星,车流滚动,城市的上空仿佛笼罩着一层薄雾。

    有冷风袭来。

    他仰头,灌下了那一杯的红酒,酒液顺着喉咙,滚入胃中,冰凉中混着灼烧的烈度。

    他的手撑在了栏杆上,只觉得胸腹间空荡荡的寂寥,冷风渗透进了他的心脏之中,仿佛刀片在刮着胸腔,弥漫着血腥气。

    陆衍倏然间生出了茫然,深夜寂静的时候,总觉得自己像个行尸走肉。

    那颗坚硬的心脏,却破开了柔软的口子。

    想人,想得心疼。

    他不知道下一步应该怎么走,离婚和手握权力,并没有给他想象中的释怀,也没有给他带来几分愉悦。

    他的心脏一点点地沉了下去,像是落入了大海深处,海水倒灌,入耳侵肺,掠夺呼吸。

    陆衍还要在国内待两天,但是这两天,他不知道要怎么安排。

    他本来想去私人医院,他妈妈在那……但他冷静了半天,没有去。

    他又想到了言喻,但很快就被他否决了。

    他攥紧了手指,一点点用力,掐着掌心的肉。

    陆承国已经去陆氏集团了,别墅里只有一些佣人,陆衍下了楼,看到那些佣人陌生的脸,有些恍惚,然后才反应过来,原先的佣人早已经被他替换掉了。

    他一个人安静地吃完了早餐,但在吃早餐的时候,脑海就没停止过转动,两人相处的这将近两年来,不知不觉间,他早已经记住了言喻的喜好。

    她喜欢喝粥,最喜欢白粥,其次是秋葵虾仁粥,她还喜欢吃油条。

    她会做各式各样的早餐。

    只是,他再也吃不到了。

    一想起,未来不知道是谁,或许就是秦让,会一直吃到她亲手做的早餐,他的妒火就忍不住灼烧,心脏就像是被无形的手,狠狠地攥着。

    人的习惯很难改变,他暂时还不适应,言喻不在的日子。这半年在程家,他就像是自虐一般,很认真地翻阅着和程辞有关的一切,他慢慢地知道了程辞的成长经历,程辞的性格,程辞的想法和程辞对言喻的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