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真小店〕〔漫展的男厕所有异〕〔斗魄星辰〕〔完美帝者〕〔阴笔断碑〕〔《星河漂流记》〕〔女仙编号零九九〕〔洛小凡的奇妙冒险〕〔激萌兽世:兽夫,〕〔腹黑总裁,奉子成〕〔易烊千玺,此生唯〕〔无敌的舰娘系统〕〔宝贝迷人,BOSS轻〕〔力道〕〔达塔时袋〕〔房产大玩家〕〔航海与征服〕〔重生之八十年代日〕〔二次元称霸系统〕〔我是一只骂街NPC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172章
    ,!

    陆衍绕了一圈,本来想去酒店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转了方向,最终停在了曾经和言喻住过的公寓那。

    三年前,他买下这个公寓后,就雇了人,每周定期打扫,更换床单等,所以打开了门,除了显得有些冰凉外,倒也没什么多余的问题。

    陆疏木四处看了圈,打开了卧室的门看了看,又看了看隔壁的婴儿房,什么也没说。

    陆衍问:“今晚你想吃什么?”

    陆疏木没有意见,陆衍叫了外卖送粥过来,两人吃完,陆衍让陆疏木去洗澡,洗完后裹着毛巾躺进被窝里,陆衍在旁边陪了一会,等他睡着后,才回到了客厅。

    他打开了一瓶酒,倒是有些毫不在意地牛饮,灌了下去。

    灼烧,才能让他清醒。

    他这三年,在程管家的叮嘱下,程家医生的调理下,生活方式倒是很健康,现在猛地这样灌酒,身体突然有些不太适应。

    他摁了摁胃,靠在了沙发上,在黑暗里,闭目养神。

    陆氏集团不肯让步,言喻和mike也不可能一直在中国待着,所以决定明天回英国。

    言喻不知道为什么,睡不着,就漫无目的地开车乱转,最终来的地方,是被她卖掉的那个公寓。

    她和陆衍婚后居住的公寓外。

    现在已经很晚了,寒风凛冽,寒意渗人,言喻下了车,锁上了车门,冷风一阵阵地钻入了她的衣襟里,她情不自禁地收了收衣领,瑟缩了下。

    她身上穿着一件羊毛大衣,黑色的长靴修饰出修长又纤细的双腿。

    似乎下了点小雨,温度变得更低了,一点点的湿意飘落在了她的头发和脸颊上,冰冷的温度刺激着皮肤。

    言喻走到了公寓楼门前,站定住。

    这个地方太过熟悉了,熟悉到她只要站在了这里,就能感觉到心脏的阵痛,像是被人狠狠地攥住,毫不留情地想要搅碎一般的疼痛。

    她睫毛垂下,唇畔的笑意浅浅,眉目间浮起了看不明白的情绪。

    像是怀念,又像是排斥。

    这是她对过去感情的态度,也是她对陆衍的态度。

    她很清晰地记得,那一年程辞死后,她又遇到陆衍时候的欣喜,她把他当做程辞来怀念,但是一开始,她从没有想要靠近陆衍的想法,因为她知道,那是陆衍,不是程辞,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

    可是,是许颖夏,为了达到她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不惜一切代价,频繁地带着陆衍出现了言喻的面前,一遍又一遍地引诱着她,让她原本就不牢固的堤坝彻底崩溃。

    人类原本就是夏娃、亚当经不住诱惑而产生的,人的本性就是这样。

    她已受了引诱。

    后来,她又发现了许颖夏出轨。

    再后来,她照顾了陆衍一段时间,那段时间的朝夕相处,让她彻底坚定了靠近陆衍的想法。

    言喻抿了抿唇,眼里浮光浅浅。

    或许从那时候开始,她对陆衍的感情就不太纯粹,只是她一直告诉自己只是因为程辞,只是因为小星星需要爸爸。

    时过境迁。心情平复,她再来回想和反思过往的这些事情,她会因为想要一个和程辞相像的孩子,而假意答应许颖夏;她也会因为种种原因,而捐献骨髓去救陆衍;但是她绝不会只是因为程辞和小星星,而选择和陆

    衍结婚。

    结婚意味着要把床分一半给另一个人,要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部分递一半给另一个人,要把自己最隐私的部分公开在了另一个人的眼前。

    婚姻是需要慎重的,她很清楚这个道理。

    人的外貌相像,性格却可以千差万别。

    如果陆衍的性格让她反胃,让她觉得恶心,让她一点都没有好感的话,她又怎么可能选择和他结婚,那时候,她抱着的是和陆衍共度一生的想法。

    屋檐外的雨越下越大,已经从毛毛雨,变成了大颗的雨滴。

    冷风吹开了她的衣摆,渗透了寒意。

    公寓大楼的门是关着的,言喻看着上面一整列下来的拽名字,每一个名字都写在了一个门铃按钮上。

    唯独当年的那个公寓按钮上,已经没有了拽的名字,一片空白。

    言喻眼睑抬起。

    原本门铃上面写着的是陆衍的名字。她笑了下,眼尾荡漾浅浅笑意,三年前,这个公寓就被她卖掉了,也等同于卖掉了所有的记忆--刚结婚时,她在这个公寓里一点一点地恢复身材;结婚半年左右,她和陆衍在这个公寓里有过美好;婚姻分崩

    离析之时,痛苦在每个难熬的夜晚,一点点啃噬着她的心。

    她知道她把陆衍当做程辞的替身的想法,既自私,也对不起陆衍。

    言喻纤细的手指抚摸过了门铃的按钮,抿紧了红唇,眼底漩涡翻涌,但现在,他们两人也该两清了吧。

    她骗了他婚姻,但她也付出了代价,她被他和他的母亲,有意无意地夺去了她的儿子。

    这个代价太过沉重。

    沉重得只要她每次想起,心脏就仿佛被放入了搅拌机里,残忍地绞成了血肉淋漓的碎末。

    想到了这,言喻的手仿佛被电击到了一般,猛地就收回了手,胸膛沉沉地起伏着。

    公寓楼的大门还是紧紧地关闭着,言喻透过厚厚的玻璃门,深深地最后看了眼,转身准备离开。

    身后却传来了一个老人疑惑的声音:“姑娘,你不进去吗?”

    言喻回头,愣了愣。

    那个老人穿着灰色的羽绒服,戴着毛线帽,刚从外面回来,他在看清言喻的脸的时候,眯起眼睛想了一会,很快就想起来了。

    他乐呵呵地笑:“这不是那个……小星星妈妈吗?这几年你不是搬走了吗?现在回来了吗?没带门禁卡吗?走走走。”

    大爷拿出了门禁卡,“滴……”一声,门禁解开,他拉开了门,招呼着言喻进去。“外面冷,你站在外面待了多久啊?快点进来。”大爷的声音带着浓浓的笑,“我刚刚从我女儿家赶回来,要不是我突然回来,你难道还要继续在门口傻站着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