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真小店〕〔漫展的男厕所有异〕〔斗魄星辰〕〔完美帝者〕〔阴笔断碑〕〔《星河漂流记》〕〔女仙编号零九九〕〔洛小凡的奇妙冒险〕〔激萌兽世:兽夫,〕〔腹黑总裁,奉子成〕〔易烊千玺,此生唯〕〔无敌的舰娘系统〕〔宝贝迷人,BOSS轻〕〔力道〕〔达塔时袋〕〔房产大玩家〕〔航海与征服〕〔重生之八十年代日〕〔二次元称霸系统〕〔我是一只骂街NPC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183章
    ,!

    保姆阿姨只敢怒不敢言,她咽了咽嗓子,拧着眉头,最终也只能从柜子里拿出了一条没用过的新浴袍,拆了,递给陆衍,指了下卫生间的方向,让他进去洗澡。

    然后,她很快又下楼了,言喻还不舒服呢,她得给言喻烧开水,给她熬粥,然后让她吃点退烧药。

    今天另外一个阿姨休假了,所以只有一个阿姨在,就显得有些忙碌了。陆衍洗完澡,披着浴巾,湿漉着头发,从浴室走了出来,他路过小星星的房间时,从门缝里瞥到两个孩子正在玩积木,准确来说,应该是陆疏木在搭,小星星配合地摆出一脸“迷妹……”表情,趴在了地板上

    ,支撑着下巴,眼睛闪亮闪亮的:“哇,好厉害,好棒好棒!”

    陆衍唇畔挂了似笑非笑的弧度,淡薄的很。

    他没有进屋,直接转到了下一门处,站定在了主卧室门口,抿紧了薄唇,打开了卧室的门。

    房间里的窗户和落地门都已经打开了,大约是为了通通风,这时候的空气已经不怎么沉闷了,房间中央的白色大床上隆起了一团,有人蜷缩在里面,将棉被裹得紧紧的。

    言喻迷迷糊糊间似乎听到了有人进来的声音,她全身都是滚烫的,眼皮沉重,脑袋疼得仿佛有人拿着针,不停地扎着她的脑髓,疼痛是密密麻麻的。

    她昏昏沉沉,觉得自己仿佛是行走在沙漠的旅者,滚烫、灼热,全身无力,踩下去是柔软的,灵魂都要陷了进去,她被沙漠中的太阳烧得快失去所有的水分,干涸而死。

    言喻的嘴唇已经干裂开了,有血丝隐约渗透了出来。

    她拧着眉头,眼皮肿起,声音很轻:“阿姨,是你吗?还是小星星?如果是小星星的话,你听妈妈的话,妈妈现在不舒服,你先出去,不要靠近妈妈,小心被传染。”

    她说完,等了一会,也没听到有人应声。

    言喻翻了个身,用尽全力地睁开了眼,却对上一双幽深平静,仿佛容纳了山河百川的眼眸,那双眼眸里,有着万千思绪,无井意。

    是陆衍的眼睛。

    言喻一开始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眨了眨眼睛,陆衍仍旧长身玉立在她的眼前。

    她脑子转动得很慢--陆衍为什么会在这儿?陆衍为什么还穿着她的同款浴袍?阿姨呢?小星星又去了哪里?

    陆衍的眉峰微微一动,就大致地知道她在担心什么。

    他嗓音低哑,语气舒缓,只说:“你生病了。”

    言喻强撑着,抿着唇:“你怎么在这里?谁让你进来的?……还有,你为什么身上穿着浴袍。”

    陆衍语调淡然又平缓,他很自在:“小星星让我进来的。”

    言喻脑海内的一根神经猝然疼痛了下,她琥珀色的瞳仁染上了几分寒意,她嗓音沙哑,嗓子干涩:“陆衍,你到底想怎么样?我们都分开三年了!你也有自己的生活了。”

    言喻想从床上爬起来,手脚却发软无力,撑一下就倒下。

    但是怒火却熊熊燃烧着,几乎要灼掉她的理智。

    怒火的深处,是她掩藏了又掩藏的害怕,她担心小星星被陆衍带走。

    陆衍黑眸冷静,不知道在想什么,他菲薄如刀片的唇抿成了冰凉的直线,却什么都没说,只是给言喻掖好了被子。言喻却不肯让他碰,她细长的眉毛冷了下来,唇色因为发烧,有些异常的红,她的脸颊也是生气的红光:“你别碰我。陆衍,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自私?我们三年都没有来往了,为什么不能一辈子不来往?你

    到底为什么现在要出现?这么平静地出现,好像当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她抿紧了红唇,眼眸冷冽,眼周不知道是气红的,还是因为发烧的嫣红。

    “你忘记了那些事,可是我没忘记,陆衍,我只知道我们之间,不配再同处一个空间里,你站在这儿,我都觉得恶心。”

    最后一句话,言喻是一字一顿地说出来的。

    陆衍咬紧了两腮的线条,肌肉隐约起伏,他在隐忍着什么,言喻的每一个字眼都狠狠地击打在了他的心脏上。

    他喉结无声地滚动,盯着言喻看了许久。

    然后道:“我没忘记那些事,也忘不了,可是言喻,这些年痛苦的并不是只有你。”“是啊。”言喻全身都是灼热又滚烫的,她气得隐隐发抖,“你痛苦,我也痛苦,分开不好吗?你和陆疏木的母亲结婚,我过我自己的生活,我带着小星星再婚,照顾着她长大不好吗?你为什么要出现?你是

    不是告诉了小星星,你是他爸爸的事情?”

    这一串的词语中,陆衍一下捕捉到的就是“再婚……”两个字,他漆黑深邃的眼眸眯了起来,一张英俊的脸孔仿佛能滴下水来。

    “你想跟谁再婚?言喻,我告诉你,别做梦了。”

    言喻也冷笑:“跟谁再婚,都不会跟你。”

    两个人说话,都没有什么理智,都是哪里痛,哪里脆弱,就狠狠地往哪里捅,陆衍攥起拳头,还想说什么,卧室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打破了两人争执的凝滞空气。

    陆衍胸口轻轻起伏了下,他仍旧垂眸望着言喻,眉骨的一半笼在了阳光照不到的阴影之中,让他的神色显得冷冽又难以看清。

    好一会,他转过了身,漆黑的眼眸已经恢复了平静,波澜不惊地道:“进来。”

    保姆阿姨猜不透言喻和陆衍现在的关系,但也能感受到两人之间的诡异气氛,她笑了下,想缓和冰冷的空气:“言言,我给你烧了热水,来,给你拧毛巾降降温。”

    阿姨刚弄好了毛巾,还没叠好,一双骨节分明又修长的手就伸到了她的眼前,陆衍沉声道:“让我来吧,你去拿开粥上来,让她吃饭。”

    言喻语气冰冷,她攥起了手指:“阿姨,赶他出去。”阿姨犹豫了下,陆衍已经拿过了她手里的毛巾,走到了言喻的身边,弯下腰,单手就握住了言喻想要乱动的手,另一只手,直接将毛巾铺在了她的额头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