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真小店〕〔漫展的男厕所有异〕〔斗魄星辰〕〔完美帝者〕〔阴笔断碑〕〔《星河漂流记》〕〔女仙编号零九九〕〔洛小凡的奇妙冒险〕〔激萌兽世:兽夫,〕〔腹黑总裁,奉子成〕〔易烊千玺,此生唯〕〔无敌的舰娘系统〕〔宝贝迷人,BOSS轻〕〔力道〕〔达塔时袋〕〔房产大玩家〕〔航海与征服〕〔重生之八十年代日〕〔二次元称霸系统〕〔我是一只骂街NPC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189章
    ,!

    “是眼睛像星星吗?”小星星幽黑的眼眸弯弯,有几分俏皮。

    言喻笑着和南北的眼神对上,南北故意捏了捏小星星的鼻子:“真自恋啊,其实干妈觉得你是颗流星,百年难得一遇。”

    小星星乐呵呵:“弟弟的名字还是来自古诗的。”

    小星星认识的中文太少了,她会写的字大概只有特别简单的字和她自己的名字了,她想了下,从书包里找出了一张纸。

    言喻认真一看,发现纸上写了一首古诗。

    但这张纸,应该是从某一本古诗书上撕下来的。

    她拧了下眉头,耐心地问:“小星星,你为什么要撕书?”

    小星星眨巴着眼睛,湿漉漉的眼眸看着言喻,小小声地说:“不是我撕的,是弟弟撕的。”

    “弟弟?为什么?”言喻想不出来陆疏木撕书的理由。

    小星星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因为我说我不会写他的名字,也记不住那句诗,弟弟就说要把古诗书送给我,然后我又说……我找不到那一夜。”

    她停顿了下,“然后弟弟就把那一页撕下来给我了,他说这样我就不会找不到了!”

    南北没忍住,笑出了声。

    “陆疏木这孩子挺有意思的,也挺有魄力,说撕书就撕书。”

    她又嘲笑小星星:“看吧,你这个小学渣,有没有感受到被学霸鄙夷的痛苦?”

    小星星摇摇头,南北凑了过去:“给干妈看看古诗。”

    小星星把纸张认认真真地铺在了自己的双腿上。

    南北看着她手指着的地方,慢慢地念了出来:“流星……透疏木,走月逆行云……”她读的时候,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

    小星星:“弟弟的古诗中有流星耶,是我的名字。”

    言喻的瞳眸瑟缩了下,她抿起唇角,也垂着眼睑,盯着那一行字。

    她想,或许陆衍取名字,是随便取的吧,估计他给陆疏木取名字的时候,根本就没想起过小星星。

    最好是这样。

    她的唇线越发笔直,如果陆衍是有意把两个孩子的名字凑在了一句诗里,那也太恶心了。

    或许对于他来说,并不恶心,反倒像是集邮一般。

    有儿有女,不管是哪个女人生的,都是他的孩子。

    但对于言喻来说……言喻胸口像是积压了沉重的石头一般,有些难以呼吸。

    孝子没有发现什么不对,不过小星星突然发现:“我跟弟弟都姓陆诶。”

    她就说了这一句话,浓密卷翘的睫毛动了动,她抿了抿唇角,她好久没想到她的爸爸了,那她爸爸也姓陆啊……不知道陆叔叔认识不认识她的爸爸……

    很快就到达了酒店。

    这一次,小星星自己乖乖地准备自己跳下车,言喻其实只是教育了下她,希望她能摆正态度,但这么高的底盘,她也怕小星星摔倒了。

    所以,她把小星星抱了下来。

    小星星好奇地问:“妈妈,为什么不让干妈抱我?”

    言喻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看向了南北。

    南北觉得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她拉着小星星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笑道:“因为干妈肚子里有小宝贝了啊。”

    小星星眼睛一亮,接下来变得更乖巧了,只不过,唯一有点不好的就是,不论南北做什么事情,小星星都有点担忧,就怕南北碰到了肚子。

    英国。

    陆疏木坐在了自己的小床上,他微微垂着眼眸,乍眼看去,脸色阴沉得仿佛能滴得出水来。

    他的耳畔还回响着周韵说的话。

    他知道奶奶不喜欢他,但奶奶喜欢爸爸,所以他推测,奶奶不喜欢他的亲生妈妈,他只是试探着问,言喻是不是他的妈妈,没想到,言阿姨真的他妈妈。

    但是他的心里却没有多少开心。

    因为他之前就从他爸爸的态度猜到了,言喻或许是他的妈妈,他给奶奶打的那一通电话,也只是试探和确认罢了。

    却没想到,确认了之后,他并不开心,或许,一开始太过开心了。

    奶奶刚刚说,言喻不是个好妈妈,她如果现在想要找他,也肯定是有其他的目的。

    奶奶还说,当年是言喻不要他的,因为那个时候,言喻跟爸爸已经闹翻了,她根本就不想再为爸爸生一个孩子。

    奶奶说的其他话,陆疏木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但是这几句话,他却牢牢地记着。

    周韵不喜欢言喻,所以大部分的话,他只听一半,比如,她说言喻找他,肯定是有其他的目的。陆疏木想,如果言喻愿意找他,他不会相信她有其他目的,就算她有,他也会原谅她的,可是,真正令他难过的是,言喻根本就没想过找他,就好像,真的就像奶奶说的那样,言喻因为讨厌爸爸,所以不

    想再生一个他,就算后来生下了,也没有想过找他。

    陆疏木又想起言喻对小星星的温柔,她明明很喜欢孝子的……

    陆疏木闭上了眼,然后又睁开,眼底有着一闪而过的阴沉和凛冽。

    言喻把小星星和南北安置在酒店后,她休息了一会,冲了个澡,化了妆,穿上了一套西装裙,就去了市中心的酒店。

    荷皇航运公司的负责人给言喻打了个电话,告诉她,他们在二楼的餐厅,言喻拉着行李箱,往电梯走去。

    电梯即将关上,言喻深呼吸,只好等电梯再下来。

    没想到,本来快关上的电梯门,倏然又重新打开了。

    男人长身玉立地站着,他的周身似是萦绕着寒冰一样的气息,就穿着黑色的西装,微微垂眸看着言喻,就透出了指点江山的睥睨气质。

    深邃的黑眸里的寒意,在看到言喻的那一瞬间,隐隐散去了点。

    他菲薄的唇轻轻地动了动:“进来。”

    言喻看到陆衍的那一瞬间,眸光微凝,她几不可见地皱了下眉头,觉得陆衍真是阴魂不散。陆衍的身后还跟着好几个工作人员,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言喻的身上,还有人轻轻地往后倒退了一步,给言喻让出位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