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宠婚:蜜吻小〕〔撩一送二:总裁大〕〔修仙之重生仙帝〕〔魔法日记:魔伊传〕〔傲天弃少〕〔早安,龙先生!〕〔快穿:炮灰女配要〕〔剑鸣九天〕〔来自男主后宫的宠〕〔恋爱手册,萌妻掌〕〔喜劫良缘,纨绔俏〕〔韩先生,情谋已久〕〔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医杀手妃〕〔神医凰后〕〔慕川向晚〕〔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狂医废材妃〕〔国民男神是女生:〕〔创神纪:女王有毒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192章
    ,!

    言喻看了眼陆衍身后出现的人,讥讽地笑了:“是啊,当然有意思了,在初恋女友的父亲面前和早已经分手的前妻拉拉扯扯,是不是特别能满足你陆大少爷的自尊心?”

    她在看到许志刚的那一瞬间,眼眸里的神色越发森冷,甚至透着浓郁的戒备和抵触。

    陆衍被她眼里的冷意和戒备,一瞬间刺痛了下心尖。

    他手上的力道却一点都没有松懈,因为他知道,一旦他松开了,言喻就一定会离开,而他现在不想要她离开。

    站在了两人身后的许志刚犹豫了一会,还是叫了陆衍的名字:“阿衍。”

    陆衍应了声,大掌反手,就将言喻的手握在了掌心里,牢牢地禁锢着,他转过头,看着许志刚,淡淡地叫了声:“伯父。”

    许志刚的目光落在了言喻的身上,他记得言喻,是陆衍的前妻,也是一个律师。看到言喻,许志刚就不免想到三年前,他委托了言喻的师傅--秦让帮忙调查他当年丢失的女儿的事情,这三年,或许是年纪大了,他总是时不时地记起很熊小的那个小婴儿,也总是时不时地就梦到了一个

    小女孩,内心的愧疚感也越来越强烈。

    他知道自己很自私,当年随意地寻找了一个婴儿,顶替自己的女儿。

    可是他也没办法,那时候他的太太的精神状态已经很差很差了,所以,如果再来一次,他还是会选择随意地找一个女婴来顶替。

    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报应,这几年他觉得越来越难受,越来越难以忍受许颖夏的存在。

    因为夏夏越来越不听话,但他太太却仿佛被蒙蔽了所有的双眼,只是一味地宠溺着夏夏,包庇、甚至纵容着夏夏所做过的错事,让夏夏的态度越来越嚣张。

    他太太在他身上花费的心思也越来越少,所有的注意力都转移在了夏夏的身上,就连和他说话的时候,也三句不离夏夏。

    许志刚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嗓子眼像是被浓稠的棉花堵塞住了,呼吸有些艰涩。

    许志刚朝着言喻打了招呼:“言律师。”

    陆衍拉着言喻,一起进了电梯,几人一同下了楼,言喻是被半强迫着上了陆衍的车子,一路上她想过离开,但手腕却被禁锢在陆衍的手里,怎样都挣扎不开。

    许志刚对于陆衍和言喻重新一起出现的画面,一点都不惊讶,何况,他本来就不太赞成陆衍和夏夏在一起,只不过,他的太太想让两人在一起,他能帮夏夏的,就一定会帮。许志刚问了陆衍不少关于航运业的事情,陆衍对许志刚还是有着尊敬的,两人聊了一会,许志刚的视线就落到了在一旁冷着一张脸的言喻身上,他停顿了下,微笑着,提到了秦让:“言律师,秦律师现在在

    哪里工作?”

    大概因为提到了秦让,言喻的脸上还是露出了点笑容:“在英国,他有一个律所。”

    许志刚笑意温和:“秦律师一直都很优秀。”

    “是。”言喻琥珀色的瞳仁弯了弯。

    秦让自然是优秀的,无论是人品,还是工作上的能力。

    许志刚笑了笑:“言律师,你也很优秀,有时间,一起约秦律师吃个饭,过两天我顺道也会去英国一趟。”

    “好。”言喻笑了笑。

    一旁的陆衍凌厉的眉宇间却结了薄薄的冰霜,他看似面无表情,却仍旧很在意,方才的些微笑容渐渐地收敛了起来。

    秦让啊。

    陆衍无法地避免地想到,这三年,一直都是秦让陪伴在言喻的身边,言喻没有什么朋友,除了南北外,能够算得上她朋友的人,应该就是秦让了。

    但经过了三年,陆衍不知道,秦让在言喻身边的位置,还只是朋友么?

    他眸光晦涩。

    如果不是朋友,那又是什么?

    他的心口被秦让二字,轻轻地划了个口子。这些天,他一直缠着言喻,却什么也不说,那是因为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知道自己舍不得言喻,但也不知道该怎么提起三年前发生的一切,何况提起又有什么用,那些事情一旦提起,就是一把把锋利

    的刀剑,狠狠地剐着他和言喻的心脏,对两个人来说,都是残酷的惩罚。

    还不如,让过去的那些对彼此的伤害,一点点地随着时间缓缓流逝。

    许志刚对言喻的印象还不差,在汽车平稳行驶的时候,他一直和言喻有一下没一下地聊天。

    外面的阳光慢慢地下落。

    许志刚看了眼,夕阳余晖之下的河畔,感慨道:“夕阳真的是太美了,特别是夕阳下的长河。”

    言喻也看向了窗外。

    许志刚继续感慨:“我们国家也有更漂亮的夕阳和水乡,当年在水镇那边……”

    他话说到一半,倏然就收住了嘴,瞥了陆衍一眼,看到他微微绷了下的唇角,没有再继续。

    许志刚的胸口积郁着难言的闷气,轮廓的线条也冷硬了几分。

    水镇这个地方,说漂亮也漂亮,说好也好,但却是他的伤心地,当年,他的女儿被拐子在水镇这个小地方丢了下,那段时间,他为了寻找孩子,也没少在水镇待着。

    “水镇?”言喻从许志刚的嘴巴里听到了这个地方,怔了好一会,然后笑了笑,“我是在水镇长大的。”

    许志刚有些惊讶:“这么巧?我以前在水镇短暂地居住过几个月的时间,你是水镇哪里的?或许我知道那个地方。”

    那几个月里,他几乎将水镇的每个角落都找了过去。

    言喻抿了抿唇,她早就能很淡然地告诉大家她是孤儿的事实,所以,她抬眸,看着许志刚,语气淡然优雅:“我是孤儿,在孤儿院长大的。”

    陆衍看了她一眼,明明她的语气很冷淡,却让他觉得莫名地心疼。

    听到了“孤儿院……”三字,许志刚的瞳孔颤了下,倒不是因为什么特殊的原因,只是,他难免想起了他那个可怜的女儿。

    许志刚随口一问:“是哪个孤儿院?”他当年几乎将所有的孤儿院也都找了过去,或许当年还有可能曾经见到过言喻的小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