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唐悠悠季枭寒〕〔影视之最强穿二代〕〔农女福妃,别太甜〕〔九零年代美滋滋〕〔袁术传〕〔异能诡妃:邪尊,〕〔火影忍者之逆天改〕〔二货小王爷〕〔他的情深似海〕〔三国之弃子〕〔丹武帝尊〕〔异能小毒妃:王爷〕〔悍妻种田:天煞将〕〔婚内燃情:老公,〕〔茶楼典狱司〕〔暴君,你家王妃翻〕〔银刃破风〕〔超级黄金左手〕〔凌天剑神〕〔蛮妃,有种上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204章
    ,!

    会议结束后,整个总裁办的气氛都很凝滞,所有人都提心吊胆地做好自己的事情,生怕怒火烧到了自己的身上。

    却偏偏许颖夏撞上了枪口。

    她从陆家老宅的座机,打来了电话。

    陆衍原本以为是陆家找他有事情,所以接听了起来,却没想到,电话那头的人是许颖夏。

    陆衍一听到许颖夏的声音,就拧了眉头,声线冰凉:“夏夏,有事么?如果没有事情……”

    他话还没说完,许颖夏就打断了他的话:“阿衍,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可是,我都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

    陆衍没有什么耐心,他薄唇抿成了直线,胸口起伏了下,记起许颖夏的样子,都有些模糊。

    许颖夏声音柔软:“你以前说过,会照顾我的,你怎么说话不算话?”

    她的这句话,没有多少指责的意味,倒是柔柔软软。

    “阿衍,你还记得么?那次事故,你醒来的时候,你知道我是许颖夏的时候,你告诉过我的那句话么?”

    陆衍握紧了电话的话筒。

    他记得。

    不管是他记忆力好,还是他惦记着这件事,终究是记得。

    夏夏两次救过他,一次是小时候,让他们分离,一次是长大后,让他们重遇。

    他曾经许诺过,从今以后,只要她想要,他能给,他一定会给。

    “所以,夏夏,这次你又想要什么?”

    言喻送完小星星去学校,然后就开车去了伦敦,她今天还有庭。

    一整个早上都是忙碌的,她匆忙地只喝了一口水,然后就打电话让南北帮忙接一下小星星。

    南北现在生活慢下来了,每天都活得有滋有味。

    法院附近有一个私立学前班,里面的小朋友几乎都是贵族和富豪,学校是中英双语。

    言喻在等咖啡的时候,忽然从幼儿园的栏杆里,瞥到了一个小男孩的身影。

    是陆疏木。

    他正站在了沙坑旁,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的酗伴们玩沙子,眉头微微蹙起。

    言喻看到他这个样子,忍不住就笑了。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陆疏木是有洁癖吧,所以不肯一起玩沙子,看到别人玩,他还会全身难受。

    咖啡店的服务员叫了言喻好几声,言喻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她居然就站在这里,愣怔地看着陆疏木这么久。

    她抿了抿唇,舒出了一口气,觉得胸口都是胀闷。

    她回头,对着服务员笑了笑,拿了咖啡,走出了咖啡店,打算回到法院休息一会。

    出了门口,她一转眸,就看到了原本站在沙坑旁边的陆疏木,已经走到了栏杆旁边,安静地睁着黑色眼眸看她。

    两人隔着马路,遥遥地对上了视线。

    言喻的脚步顿住。

    一辆电车缓缓地从马路中央驶了过去,隔断了两人的视线,等了几秒后,电车已经开了过去,言喻看到,陆疏木还站在那儿。

    他身上穿着较薄的格子毛衣,质地柔软,眉眼动了动,一双眼眸清澈似是雪山的雪水融化,带着春雨湿润的痕迹。

    或许是因为今天突然降了温,他本就白的皮肤更是白皙,两颊上还有一点点红,看起来很让人喜欢。言喻蜷缩了下指尖,心里真的是柔软的,陆疏木的眼睛跟陆衍很像很像,男人长了一双这样的眼睛,真的会让女人心软的,就好像无论他做错了什么事情,只要他愿意服软,女人就一定会无条件地原谅他

    。

    言喻眼里闪过了笑意,长大后,不知道会让多少女孩伤心,但她心里期待的是,希望他能成为一个温柔的男孩子。

    言喻想,陆衍和他的未婚妻,应该会教好他的。

    言喻朝着陆疏木笑了笑,抬步要离开,陆疏木却突然动了动唇,叫住了言喻:“言喻。”

    言喻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陆疏木居然这么淡定地叫她全名,不是言阿姨,不是言姐姐,也不是其他什么的称呼,而是淡定的两个字:言喻。

    就好像,他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一样。

    言喻眉心微动。

    陆疏木的声音干净,带了点小奶音,虽然他已经极力地想要压抑住他的小奶音:“你过来一下。”

    言喻都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听一个小男孩的话,她还真的就乖乖地过了马路,走到了栏杆旁边,蹲了下来,和陆疏木的视线平行。

    言喻弯了弯眼睛,眼睛里星光坠落:“你叫我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陆疏木眼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好喝吗?”

    “什么?”

    言喻没有反应过来。

    陆疏木重复了一遍:“好喝吗?”他的视线往下滑落了点,落在了言喻手中的咖啡上,他小小地抿了抿唇。

    言喻这才明白,他问的是,她手里的咖啡。

    她抬眸,唇畔有弧度浅浅:“你想喝吗?”

    陆疏木点点头,扇子一样的睫毛轻轻地垂下。

    言喻觉得孝子喝咖啡不太好,但是陆疏木如果想喝的话,他的眼神又这样可怜,那,就让他小小地尝试一口?

    “你只能喝一口哦。”

    陆疏木很听话,真的就抿了小小的一口,他抿了后,像是在回味一般,过了两秒,说:“很甜。”

    言喻眼尾笑意上扬:“是啊。”

    她喜欢吃甜食,咖啡里也是放了一堆的奶精,如果吃不惯的人,会觉得太过甜腻了。

    言喻看了下陆疏木的同学们,都在玩游戏,她觉得陆疏木看起来似乎有点孤僻,挑了挑眉,问:“你不和你的朋友们一起玩吗?”

    陆疏木声音冷淡,表情都没有变化:“我没有朋友。”

    这是言喻第二次以为自己听错了,人怎么会没有朋友,何况,陆疏木年纪小小,但是说他没有朋友时候的语气,却又冷静得过头,甚至带了点优越感?

    “我不想跟他们玩。”

    “……哦。”言喻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想拿出大人的口气,想温柔地告诉他,做人不能太孤僻,做人应该要有朋友的哦,但是,对上了陆疏木湛黑湛黑的眼珠子,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