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败魔尊〕〔最强万界大穿越〕〔大唐烟雨〕〔楚先生的甜宠娇妻〕〔系统之屠仙灭神〕〔木叶之旗木家的快〕〔异世界厨仙〕〔红色莫斯科〕〔宠后多娇:昏君养〕〔异鬼之下〕〔陛下免礼〕〔路过漫威的骑士〕〔率性道医〕〔邪魅鬼医:纨绔大〕〔覆汉〕〔汉末之吕布再世〕〔阻道者杀〕〔都市修仙狂仙〕〔斗破苍穹之倾城绝〕〔刀客的位面之旅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206章
    ,!

    她心脏悬在了半空中,惊魂未定,久久都没有落地。

    旁边有路人跑了过来,出现在了言喻的面前,着急地问:“你们没事吧?”

    言喻还没说话,耳畔就有温热的呼吸,男人的嗓音干涩,低沉又带着磁性,但仿佛有些隐忍:“没事。”

    言喻这才发现,她的后背上还垫着一个人,难怪刚刚那一摔,她身上却没有感受到多少的疼痛。

    她连忙翻转着身体,想要撑在地上,爬起来。

    却只换来男人重重的闷哼声。

    言喻抿着唇,最后是在路人的帮助下,握着路人的手,爬了起来,她脚上只剩下了一只鞋子,另一只被电车辗轧了过去,孤零零地躺在了电车轨道上。

    电车也停了下来。

    电车的司机从驾驶座上下来了,他似乎在生气,拧着眉头,什么也没说,直接打了电话,叫警察。

    路人扶着言喻。

    言喻疼得站不稳,她皱了下眉,垂眸看了过去。

    陆衍拒绝了路人的手,自己从地上站了起来,他身上笔挺的手工西装已经有些皱了,但他的背脊依旧挺拔,他沉默着,五官硬朗,高挺鼻梁下的薄唇紧紧地抿着,整个人透出了一股骇然森冷的气息。

    他走到了言喻的身边,礼貌地对着那个路人道了谢:“多谢你了。”

    说着,他慢慢地从路人的手中揽过了言喻,言喻下意识地想要挣扎,但她一动,就感受到了陆衍周身萦绕的冷冽气息,就冷静下来了。

    陆衍眉目染着寒霜,一张脸上写满了冰冷。

    路人庆幸道:“幸好你们俩没事。”她说着,惊魂未定地看向了言喻,“女士,你刚刚太危险了,都已经变灯了,你还在路上走,如果没有这位先生,会发生什么后果,真的很难预料,感谢上帝。”

    陆衍黑眸定定,绅士地再次道歉:“抱歉,是我没看好她,不会再有下次了。”

    路人也是好心,她耸了耸肩,下巴朝着电车那边扬了下:“司机在叫警察了,祝你们好运,伦敦警察对这个抓得挺严,估计不会很好说话。”

    陆衍神情冷峻,眉骨一动不动,他倒不担心这个,薄唇勾出了弧度,淡淡道:“谢谢你的关心,不过不会有事的。”

    路人也没再说什么了。

    陆衍再次对路人道谢后,微微弯腰,面对着言喻的时候,脸色彻底沉了下去,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地将言喻横抱了起来,他的双手似是铁壁,牢牢地禁锢着她。

    右手就横在了言喻的膝盖上,制住她的关节。

    言喻觉得有些疼,不过再疼,也没有脚踝疼,脚踝上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的剧烈疼痛。

    陆衍的脸色看不出什么情绪,他迈开了大步,往路边走了过去。

    栅栏里,陆疏木的脸色微微发白,他抿着唇,紧张地看着陆衍和言喻,问:“你们有没有事情?”

    陆衍绷紧了唇线,下颔的线条更是冷淡,没有吭声。

    言喻怕陆疏木担心,她笑了笑:“没事的。”

    现在一切平静了下来,她的心脏却仍旧没有落地,她一看到陆疏木,所有的思绪就都涌了上来。

    陆疏木就快三岁了。

    而她和陆衍分开,也差不多快三年了。

    这说明了什么?陆疏木差不多是在她离开的时候,出生的,陆疏木是陆衍的孩子。

    她原本看陆疏木瘦瘦小小,没有想过他的具体年龄,她以为陆疏木是在她离开后,陆衍和时嘉然生的,可是时间对不上。

    心里头的那个念头,越来越强烈。

    她拼命地想将那个念头按压下去,拼命地想说服自己,陆衍会不会在婚内就和时嘉然发生了关系?他去了英国的那几个月里?

    但更强势的念头却告诉她,陆衍不会的。

    陆衍这人,有着强烈的责任心,他会没有心,他可能不会爱你,但他不会选择在婚内肉体出轨。

    言喻挣扎了下,想从陆衍的怀抱中下去,她想认真地看看陆疏木。

    她心脏都皱成了一团。

    心底深处有个可怕的期望在告诉她--她曾经有个儿子,七个月被强迫引产的孩子,让她想起来心里就充斥着满满当当的恨意的遗失了的儿子。

    那个儿子,会不会,就是面前的陆疏木?

    陆疏木为什么长得小,为什么身体不好,是不是就是因为他属于非正常情况出生的?

    刚刚陆疏木,是不是叫他妈妈了?

    她当年,的确没看到那个被引产出来的男婴,后来,也不知道男婴去了哪里……她哪里曾想过,被引产下来的孩子,还能存活……

    她紧紧地攥住了拳头,指甲陷入了肉里。

    一阵阵刺痛,才能让她清醒,胸口的疼痛,已经快让她不能呼吸了。

    “言喻!”陆衍看到怀中的言喻还要挣扎着从他怀抱中离开,他压抑了许久的火气,终于没忍住,爆发了出来。

    他的黑眸凝结着浓重的冰霜,视线仿佛要将言喻搅碎了一般。

    “你知道不知道,刚刚那种情况,只要我晚来一点点,你现在就要躺在医……”他收住了还未说完的话,吞咽进了嗓子眼,喉结上下滚动着,气得胸口起伏着,声音也是充满了冷气的沉峻。

    他现在回想起,刚刚的那一幕,心脏还是会疼得让他几乎直不起腰来,他不敢想象,如果他没来,如果他没能及时地拽回她,现在的画面又会有多么可怕……他连想都不敢想,失去她,他会怎么样……

    陆衍的后背都是濡湿的,他手背因为用力,青筋突兀暴起。

    言喻像是没听到陆衍的吼声一样,她拽了拽陆衍的袖子,忽然抬起眼皮,琥珀色的瞳仁里,倒影着的只有一个陆衍。

    她颤抖着声音,盯着陆衍:“陆衍,陆疏木,是不是我的孩子?”

    这短短的几个字,仿佛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才从她的嗓子眼中,挤了出来。她的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陆衍,陆衍脸上的神情,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他湛黑的眸子依旧是深渊古井,毫无波动,他的眉目仍旧覆盖着重重雪影,没有一丝温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我的邻家空姐〕〔君临星空〕〔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