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宠婚:蜜吻小〕〔撩一送二:总裁大〕〔修仙之重生仙帝〕〔魔法日记:魔伊传〕〔傲天弃少〕〔早安,龙先生!〕〔快穿:炮灰女配要〕〔剑鸣九天〕〔来自男主后宫的宠〕〔恋爱手册,萌妻掌〕〔喜劫良缘,纨绔俏〕〔韩先生,情谋已久〕〔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医杀手妃〕〔神医凰后〕〔慕川向晚〕〔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狂医废材妃〕〔国民男神是女生:〕〔创神纪:女王有毒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207章
    ,!

    他淡淡地盯着她,盯到她都快怀疑她自己这个可笑的猜想。

    陆衍菲薄的唇,扬起了浅浅的弧度,噙着讥讽和冷漠,每一个字眼都像是冰刀:“你想太多了,言喻。”

    言喻指甲掐入掌心中,骨节泛白,她眸子冰冷,如寒光利剑:“陆衍,你别骗我!”

    陆衍嗤笑:“你觉得,他哪里长得像你?他有妈妈,他的妈妈就是时嘉然。”

    言喻胸口宛若钝刀磨损,但她不相信刚刚是自己出现幻觉,刚刚陆疏木明明叫她妈妈了,她强迫自己冷静思考,她想强迫让躁动的神经不再跳跃。

    栏杆里的陆疏木忽然道:“爸爸,你流血了!”

    陆衍声音平静:“没事。”

    言喻闻言,抬眸,陆衍的脸上没有什么伤痕,但她想起,他刚刚被她压在了身后,又重重地砸落在了地板上,惯性和摩擦,足够让他吃一壶了。

    陆疏木着急地提醒道:“爸爸后脑勺流血了。”

    言喻环在陆衍脖子上的手,轻轻地碰触了下他的后脑勺,她的手指,一碰到后脑勺,就已经濡湿了,她颤抖着手指,瞳眸瑟缩,看到了指尖上,猩红的血。

    触目惊心。

    她抿紧了下唇,眸光怔然地和陆衍的视线,在空气中对上了。

    陆衍眼底寒意凛冽,比冬日的冷风,还要让人瑟缩,他的嗓音很低,低得仿佛是从喉骨中溢出:“我没事,我刚刚说的话,你听到了没?”

    言喻轻声道:“你流血了。”她忽然有些慌乱,陆衍后脑勺的伤口似乎越来越大,流的血也似乎越来越多。

    她嗓音也大了起来:“你放下我,我说你流血了,你听到了没?”

    “没听到。”

    陆衍看都没看她,语气更是冰凉和不耐,随随便便地敷衍。

    此时,特助才急急忙忙地赶到了陆衍的身边,特助一看这情况,连忙问道:“陆先生,您……”

    陆衍声音淡漠如寒冰:“去把陆疏木接出来。”他的余光瞥到了正朝着他这边走过来的警察,他英俊的眉宇有些不耐烦地拧了下,“还有,把警察处理一下。”

    特助:“是。陆先生,车子已经停放在了那边,您的身上有伤,让司机立马送您去医院吧,小少爷交给我。”

    “嗯。”陆衍喉结动了动,他很快就上了车,言喻就坐在了陆衍的身边,她的脚踝已经肿得很大了,但她却无心去看脚。

    所有的视线都被陆衍后背的伤痕占据了。

    他的后背,承受了大部分的伤害,手肘处的西服已经磨破了,连同着手肘摔得血肉模糊,他的掌心也是一片血红和脱皮。

    最严重的是后脑勺。

    倒下去的时候,他为了给言喻当垫背,毫不犹豫地就压了下去,却没想到,有个小石子躺在了那里,重重地磕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撞破了口子,鲜血直流,他的脖子处,都已经顺着流下了刺目的鲜血。

    言喻看了看自己满手掌的血,眼前模糊了下,她咬了下唇,声音有些抖:“陆衍,你流了很多血。”

    陆衍觉得脑袋有些晕,刚刚还并不觉得,他慢慢地闭上了眼睛,想缓一缓,嘴上还是不饶人:“言喻,你是不是不想活了?如果你出了什么事,小星星怎么办?”

    他缓了一下,就睁开了眼睛,唇色有些白,后脑勺的刺痛越来越明显,从神经末梢流窜到了心脏。

    他绷着唇线,继续冷冷地嗤笑:“刚刚那样的情况,陆疏木还在看着,你想给他留下多大的阴影?让他眼睁睁地看着你出事么?”

    言喻也知道自己刚刚做错了,她也明白刚刚的情况很危急,所以,没有出言反驳。

    她从车子的小柜子里,找到了纸巾和棉签,她仰头看着陆衍,深呼吸,认真道:“陆衍,我给你上药。”

    整个车厢里,都是浓郁的血腥气。

    陆衍深深地看了言喻好一会,拳头攥紧了又松开,薄唇是锋利的刀片,不知在隐忍着什么,这才背对着言喻,坐低了些,让她给自己上药。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难得安和了下来,一时没有了争锋相对、剑拔弩张。

    陆衍垂着眼睫毛,眼眸很黑很黑,情绪隐藏。

    言喻心无旁骛,所有的思绪都是眼前的伤口,那个伤口真的不小,他的黑发和血混淆在了一起,看起来触目惊心,他一直在说自己没事,言喻却看到了他脖颈上,密密麻麻的汗珠。

    他一直在隐忍着疼痛。

    司机车开的很快,一下就到了医院,言喻想自己下车,让司机来扶着陆衍,她看着陆衍的脸色越来越差,怕他晕了。

    陆衍却咬紧了牙关,先下了车,不由分说地抱起了言喻。

    言喻说:“我自己能走,你放我下来。”

    陆衍声音干净清冷,噙了几分不冷不淡:“你的脚受伤了,你还没穿鞋子,根本走不了,如果你还想磨蹭,不怕我流血晕倒的话,就继续挣扎。”

    言喻深呼吸。

    医生看到了陆衍,自然是先去处理陆衍的伤口,因为跟他后脑勺相比,言喻脚踝的伤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但陆衍还是让一个女护士,帮言喻看了看脚踝。

    仅仅只是扭伤了,红肿着,暂时无法走路。

    半个小时后,言喻的右脚踝上绑了石膏,被固定了起来,而旁边床铺上的陆衍正侧躺着,已经疲倦地闭上了眼睛,睫毛纤长,脸色隐约苍白,他的额头上缠绕着厚厚的纱布,后脑勺处,有血迹渗透。

    病房里很安静,阳光透过了窗户,洒落了进来,在空气里,有着尘埃起伏的光柱。

    言喻给法官打了个电话,说明了情况,改了阅卷的时间。

    只有安静了下来,她才能抽空思考。

    她心尖不停地颤动,越想越觉得,陆疏木刚刚的那一声“妈妈……”是在叫她,她知道这个念头很疯狂,但心里的期待却越来越大。病房门被人推开,陆疏木快步地跑了进来,他看了下言喻,就跑到床边,有些紧张地看着陆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