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厉少,有场恋爱谈〕〔农门辣妻:猎户相〕〔独家蜜宠,老公请〕〔兵临都市护女神〕〔天命大改造〕〔杨小落的便宜奶爸〕〔武者诸天〕〔地球穿越时代〕〔土豪修仙系统〕〔清尘系列之黑骨〕〔网游之反派!〕〔天地星尊〕〔正义的拳头〕〔甜蜜婚令:首长的〕〔春野小农民〕〔学霸的黑科技系统〕〔这个将门不一般〕〔成为仙兽师的小民〕〔我从天界归来〕〔狼性总裁,超会宠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209章
    ,!

    “陆衍,你不说话是么?那你就是承认陆疏木是我儿子了?”言喻冷笑,她眼圈通红,黑白分明的眼里布满了血丝,“你真让我恶心。”

    “我恶心?”

    陆衍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变化,他冰冷的表情龟裂开,眼神像锋利的刀,敛住了锋芒。

    言喻瞳眸微微缩起:“那个孩子当年还活着,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瞒了我这么多年?”

    陆衍的目光盯着她的五官,逡巡过她的每一寸表情,他薄唇微勾,笑意温凉淡漠:“告诉你?告诉你能改变什么?陆疏木留都留下来了,你还能选择什么?是掐死他?为了他留下来,亦或是带走他?”

    他每说一种可能,言喻的脸色就更白了一分,她抿着唇,怔怔地看着陆衍,眼眸里的情绪克制不住地翻涌着。

    胸中的浪潮是海啸,呼啸着,席卷着,朝她吞噬而来。

    她心脏瑟缩得让她无法承受。

    她突然腿软,全身都失去了力量,原来,原来陆疏木真的是她的孩子,是她当年那个被周韵强制引产的孩子,那个孩子还活着。

    言喻眼前的视野早已经蒙上了厚厚的雾,什么都看不见。

    她的耳畔是他的一声声冷冽的逼问。

    “你会愿意为了他留下来?为了他放弃离开陆家?为了他甘心做陆太太?”他声音沙哑,声线绷得快要断开了。

    言喻闻言,唇上的血色都快褪尽了。

    她是个自由的人,她有自己的理想、事业和未来,她爱孩子,但她不会为了孩子,而委屈自己一辈子的幸福,一直待在那样压抑的陆家,所以,她知道她不会为了陆疏木留下来。

    陆衍步步逼近:“那你想带走他?”

    他话里的嘲讽意味已经很浓很浓了,陆家怎么可能让她带走陆疏木?就算周韵不要,陆承国也不可能会同意,更不用说陆衍了。

    言喻不知道当年陆衍为什么愿意让她带走小星星,但当年的他,也绝不可能让她再带走陆疏木。

    “就算我让你带走陆疏木,你能照顾得了他么?”陆衍声音低低淡淡,“陆疏木离不开人,你又想拼事业,又想照顾小星星,你觉得你会分身术么?”

    言喻瞳孔重重地收缩,红唇是一条没有弧度的直线。

    她无比清楚,陆衍说的都是实话,当年的她,带不走陆疏木,就算是现在,她也没办法带走陆疏木,她的心脏仿佛被无尽的丝线缠绕着,紧紧地束缚着,遏住了她的呼吸。

    陆衍薄唇讥讽,黑眸冷冽,声音出自深渊:“所以,你还是会选择抛弃陆疏木,带着小星星离开,所以,告诉你他还活着,能改变什么现实么?”

    什么都改变不了。

    言喻慢慢地闭上了眼睛,眼角的泪水渗透下去,无声地滑落,又隐匿在了衣服之中。她握紧了拐杖,心潮起伏,她想告诉陆衍,不是这样的,他不能去推测假设,那都是没有发生过的事情,时间过去了三年,她也不知道,当时的她得知了孩子还在的真相,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但至少,陆衍不能连给她选择的机会都不给,随便地就给她做了选择,让她错失了陆疏木三年,让她痛苦后悔了三年,让她以为她没有保护好那个孩子,让她在看到陆疏木的时候,甚至不能给他一个拥抱;让她现

    在不知道该怎么弥补陆疏木。

    她只要想起陆疏木柔软漆黑的眼神,心里就疼得难以呼吸。陆衍冰冷的声音传入了言喻的耳蜗之中:“你也不必觉得可惜,反正你当年也不想再跟我生孩子了,你对第二个孩子也并不期待,我们当时的情况闹成了那样,让你以为陆疏木不在了,才是最好的结果,不

    是么?”

    他话说得轻巧,却一下就激怒了言喻,她猛地睁开了眼,眼眸里跳跃的都是熊熊的怒火,火光映染。“让我以为陆疏木不在了?你知道不知道,这三年我是怎样过来的?你是男人,你没有怀孕的经历,你不会知道女人失去孩子的痛楚有多大,这三年,我一直都在愧疚,我愧疚我没有保护好他,我每看到一个孩子,我就控制不住自己,就忍不住想起那个我失去的孩子!我最恨的时候甚至想去伦敦杀了你,再回国一把火烧了陆家老宅!”她的声音越来越尖锐,眼圈的红大片地弥漫开,“可是呢,你在我痛苦三

    年之后,你告诉我,那个孩子还在,而原因仅仅只是你觉得,可以不用告诉我?所以,我这三年都白白痛苦了是么?这三年我感受到的丧子之痛,陆疏木没有妈妈的痛楚,都是笑话了不是么?”

    陆衍的额角的筋络跳动着,他眼底浮现的是极度的压抑,他是男人,他也有痛楚,但他不善于抒发情感,薄唇动了又动,什么也没说出来。

    言喻紧绷的神经终于断开了,她的情绪崩溃,没控制住,将手里的拐杖扔到了陆衍的身上。

    陆衍不躲闪,硬是让拐杖狠狠地砸在了他的伤处。

    言喻的右脚受伤,她根本就站不稳,陆衍一把将站着的她,拽到了自己的怀抱之中。

    言喻重心紊乱,不受控制地往陆衍的身上倒了过去。

    陆衍双手用力,禁锢住她。

    她握起了拳头,抵在了他的胸膛上,她咬着牙根,黑眸火光跳跃,水雾四起:“你放开我,你和周韵一样恶心。”

    陆衍恍若未闻,下颔冷冽,线条锋利,他喉结压抑地上下动着,任由着言喻发泄着情绪。

    言喻的声音里带了哽咽:“不管我想不想要陆疏木,不管我会不会为了他选择留下,我有生育权,我也有知情权,那个孩子明明还在,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剥夺我做母亲的权利?”

    人一旦失去了理智,争吵的时候,就丝毫听不进对方的话。

    陆衍以几乎要嵌入掌心的力道,紧紧地搂着言喻他,他用力得让言喻感觉到周身的骨头都要碎裂开了一般。嗓音从喉骨里,一点点地溢出:“我没有骗你,那时候,我也不知道陆疏木还活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帝国萌宝:奔跑吧〕〔凌天至尊〕〔君临星空〕〔蜜爱总裁,100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