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宠婚:蜜吻小〕〔撩一送二:总裁大〕〔修仙之重生仙帝〕〔魔法日记:魔伊传〕〔傲天弃少〕〔早安,龙先生!〕〔快穿:炮灰女配要〕〔剑鸣九天〕〔来自男主后宫的宠〕〔恋爱手册,萌妻掌〕〔喜劫良缘,纨绔俏〕〔韩先生,情谋已久〕〔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医杀手妃〕〔神医凰后〕〔慕川向晚〕〔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狂医废材妃〕〔国民男神是女生:〕〔创神纪:女王有毒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211章
    ,!

    南北说:“秦让刚刚听到你差点出事,急得连庭都不想开了,他可是名状啊,居然会想抛下法庭!”

    这是南北夸张的说法,秦让有职业道德,也必定会将法庭优先。

    陆衍听到了南北的话,薄唇抿直了,眸色幽深了几分。

    他冷笑,是时候让宋清然亲手将这个孕妇逮回去了。

    南北说了几句,也就不再刺激陆衍了,主要是陆衍一直不吭声,她一个人一直说下去,也没有多大的意思。

    南北看了看言喻受伤的脚,眉眼闪过心疼,她轻声道:“阿喻,你要小心点,过马路的时候一定要左看右看,小星星都知道的事情,你怎么一点都不懂事?”

    言喻也觉得中午的自己很恍惚。

    但是,她明白自己的恍惚在哪里,她还没跟南北说陆疏木的事情。

    小星星刚刚被南北阻止去陆衍那边,她也就不再过去了,乖乖地趴在了言喻的床边,乖巧地眨巴着眼睛。

    从陆衍的方向,只能看到她无情的背影,陆衍忽然觉得胸口有些闷,像是什么东西堵在了那儿,脑仁也越发的疼了。

    小星星这丫头,真是没心没肺,三年过去了,她还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他这个爸爸了。

    陆衍单手拿起一旁的手机,手机震动了一声,他长指划开了屏幕,看到了来自宋清然的消息。

    宋清然:“南北那丫头,是不是去找言喻了?”

    陆衍粗粝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摩挲着手机,他垂下了眼睫,窗外夕阳的余晖落了进来,在他轮廓分明的脸上打下了一片阴影,他薄唇勾勒出了弧度,像是在笑,又像是面无表情。

    他手指微微动,只有短短的一个字:“是。”

    宋清然那边回复得很快:“多谢。”

    病房门再一次被推开的时候,时嘉然走了进来。时嘉然的脸上挂着浅笑,她穿着白色的套装裙,优雅又温柔,一双眼眸像是如烟雾淼淼,透着水汽,她对这间病房里同时居住了两个人的场景一点都不惊讶,她先走到了言喻的床畔,勾了勾唇角,笑着打

    招呼:“言律师。”

    时嘉然的声音偶尔强硬,但当她软下来的时候,又带了柔软的音质,恰到好处的好听。

    言喻抬起眼皮,脸上的笑容也恰到好处,眉眼熠熠生辉,即便脸上的全妆已经不再那么完整了,但是气度一点都不缺少。

    “你好,时小姐。”

    时嘉然叫她律师,是因为言喻本身就是律师;但言喻叫时嘉然时小姐,不是因为瞧不起她,而是因为时嘉然的确没有什么正经工作,名媛就是她的日常。

    时嘉然弯了弯唇角,正准备拐道去陆衍那边,垂眸,就对上了小星星湿漉漉的漂亮眼睛,这一双眼睛的标志性太过明显,陆疏木是这样,陆衍也是这样。

    时嘉然一下就反应过来,这个小女孩,是陆衍和那个前妻的孩子,也就是一离婚,就直接分给女方带的孩子。

    她微微一怔,抿了抿唇,不禁想起程管家说过的,陆衍不喜欢和前妻的孝,所以当年陆衍才直接让女方引产,却没想到陆疏木活了下来,被程管家带走养着。

    但陆疏木回到陆衍身边之后,她也并不觉得陆衍讨厌陆疏木。

    小星星不怕陌生人,她看着时嘉然,觉得这个阿姨长得真好看,她眼睛就弯弯的,笑眯眯:“阿姨好。”

    时嘉然回过神:“真可爱。”她说完,就朝着陆衍的病床走了过去。

    陆衍知道她来了,冷峻的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情绪,眼眸很黑,似是深渊,他淡声开口:“你怎么来了?”

    这一句话,其实让时嘉然挺没有面子的。

    时嘉然倒是不在意,她搬了张椅子,坐在了床畔,长腿优雅地交叠着,弯唇,眼里似是落着星光:“来看你啊,听说你英雄救美,给你颁发英雄奖了。”

    她纤细的手指抓起了一个苹果,晃了晃:“给你削个苹果作为奖励,怎么样?”

    陆衍眸色淡淡,没有理会时嘉然了。

    言喻收回了看那边病床的视线,她眉心闪过阴郁,觉得空气里散发着浓郁的尴尬氛围。

    现在这样的情况,算是什么?

    前妻、现任和男人共处一室?

    如果是今天之前,她还可以心安理得地想,反正都离婚了,两不相干了,她又何必共处一室,但现在,她胸口起伏了下,觉得心里有些沉。

    这三年,一直都是陆衍身边的那个女人,帮她照顾陆疏木的么?

    她还记得,不久之前,陆衍的未婚妻自称是陆疏木妈妈的场景。言喻深深地呼吸了下,这个场景不久之后就会名副其实了吧,时嘉然的确会成为陆疏木的妈妈,陆衍的太太,而她都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告诉陆疏木,她就是他的妈妈,还有……当年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陆疏木还会活着,又被程管家带走……

    时嘉然削苹果削得又快又好看,她还心灵手巧地切成了兔子形状,用盘子装好,插好了牙签,让陆衍吃。

    陆衍声音波澜不惊:“不吃。”

    时嘉然也不多做纠缠,直接站起来,走到言喻的面前,笑着问:“你吃不吃?我切苹果很厉害的。”

    言喻笑容自然:“谢谢。”

    时嘉然也在不动声色间打量了言喻,她这几天查了不少言喻的资料,除了出身不好外,她自身的条件一直都是很优秀的。

    只可惜,她曾经和程辞恋爱过,又不受陆衍母亲的喜欢。

    南北也伸手吃了块时嘉然切的苹果,她笑眯眯的:“时小姐很贤惠嘛,我还以为豪门千金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

    时嘉然打趣自己:“所以我是个假千金。”

    正随意地说着话,门又被推开,这次进来的人是秦让。

    秦让俊朗的眉头紧紧地拧着,他身材高大,大步地迈了进来,手里还拉着一个行李箱--那是上庭用来装卷宗的箱子。他应该是才法庭赶过来,外面下了小雨,他的肩头上沾湿了点,黑发也软了几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