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踏花都修金仙〕〔我在休伯利安号上〕〔重生DNF之全职哥布〕〔转世悟净〕〔武踏星河〕〔点阴灯〕〔三国有君子〕〔渡灵舟〕〔扑克巫师〕〔变声大佬〕〔刺遍江湖〕〔大唐乐圣〕〔重生之无冕之尊〕〔吾为,道祖〕〔穿越到1931〕〔我家女儿是教皇〕〔全能巨星奶爸〕〔仙在大明〕〔小农民大明星〕〔农场黑店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212章
    ,!

    言喻对上了他漆黑的眸子,他看到她受伤的脚时,眸色一深,喉结动了动,倒是什么话都没说。

    南北笑:“秦让,你来了呀。”

    秦让“嗯……”了声,已经走到了言喻的床畔,将手里的行李箱放在了一旁,他在进来的那一瞬间,就看到了另一张病床上的陆衍,以及病房里的陌生女人。

    秦让眉心微动,这个女人说陌生也陌生,说不陌生,也并不陌生。

    因为他不止一次地在报纸杂志上看到,这个女人是陆衍的未婚妻。

    秦让温和地笑了笑,对着时嘉然道:“你好,我是秦让。”

    时嘉然一怔,然后笑了起来:“你好,我叫时嘉然,你是……言律师的朋友?”

    秦让闻言,下意识地垂了垂眉眼,去看言喻,对上言喻的视线时,又慢慢地移开了,他声音含笑,干净清冷:“是。”

    明明没有什么暧昧的举止,也没有暧昧的语气,但他的眼神,足以说明了一切。

    时嘉然心里恍然明白了几分,这三年,是面前的这个男人陪言喻度过。

    也是,陆衍也并不是什么好男人,她这三年,明明白白地陪在他身边,虽然不怎么亲近,但她觉得,陆衍根本就没把她放在心上。

    陆衍在秦让进来的时候,周身的气息就变得冰冷了几分,他眼眸深邃,眼底暗沉,不带什么情绪地看向了秦让,沉默了下,直接掀了被子,下床。

    他只有后背和脑袋上的伤口,并不影响他的脚。

    他站起来的时候,高大的身影充斥着空间,整个病房都显得逼仄了些。

    即便穿着才服,额头上还绑着绷带,陆衍的神态也没有半分颓然,他敛了敛瞳眸,薄唇微微抿着,下巴微扬:“秦律师,好久不见。”

    秦让脸上的笑意如同春风,看得见,摸不着,他看似亲切,却也让人难以近身。

    秦让的声音很淡:“陆总,多谢你救了言喻。”

    这一句话,亲疏远近,一下就分明了,他在表示,这三年都是他陪伴在言喻的身边。

    陆衍声音更淡,他喉结动了动,语调是缓慢柔软又冰冷的:“救她是应该的,毕竟她是我孩子的母亲。”

    秦让早就猜到陆衍会这么说,他也会像个小男生一样在意这些小细节,言喻和陆衍有孩子,那是言喻的过去,他既然都决定追她了,早就做好接受她过去的准备。

    秦让低头,看言喻,说:“一个病房里住两个人不太方便,我帮你开了一个新病房了,我们现在搬过去?”

    他嗓音温和低哑,带着温柔的蛊惑。

    言喻眼角浮起浅浅的笑:“不用再开一个病房了,我只是脚伤,也没必要继续在医院住了,直接帮我办了出院手续吧。”

    陆衍闻言,也看了言喻一眼,冷峻如斯的面孔上覆了淡淡的寒霜,但他什么都没说,任由着言喻办了出院手续。

    言喻坐在了轮椅上,被南北推着往病房外走去,在病房门口的时候,她忽然让南北停一下,她转过眸,往病房里看了一眼。

    陆衍正坐在床上目光冰冷地看着她,整个人透着浅浅深深的阴翳。

    言喻心里有些闷,抿直了唇线。

    她说:“陆衍,我想找个时间,跟疏木,还有你谈一谈。”

    陆衍目光冷凝,薄唇看起来冷情又冷漠,他没有回应。

    南北眯了眯眼眸,目光从陆衍身上,移到了言喻身上,她似乎知道了些什么,右眼皮沉沉地跳了起来。她见两人没再说话,就继续推言喻的轮椅走,身后,病房门慢慢地合上,遮住了陆衍冷冽的视线。

    而走廊的尽头,出现的是时嘉然和陆疏木。

    陆疏木显然和时嘉然很亲近,他的手被时嘉然握在了手里,时嘉然没看到言喻,正低头跟陆疏木有说有笑,陆疏木很少回应,但也会配合地点点头。

    时嘉然的另一只手上正拿着一串糖葫芦,不知道她怎么在伦敦买到的。

    她蹲了下来,把糖葫芦放在了陆疏木的嘴边,嘴唇微微动着,似乎在劝陆疏木吃。

    陆疏木先是摇摇头,最后仿佛耐不住时嘉然的纠缠,他乖乖地张嘴咬了半颗。

    时嘉然笑得满足,忍不住伸手揉乱了他的头发。南北盯着时嘉然和陆疏木,冰凉的嗓音有些讥讽:“陆衍的未婚妻和儿子的关系还真的挺好的,也是,毕竟是亲生母子,是该关系好。”她顿了顿,“不过,陆衍也是奇葩,前段时间带着他未婚妻的儿子去找你做什么?听说男人就是这样,得不到的才是最好,他估计现在后悔和你离婚了,就开始在两个女人之间徘徊,舍不得你,也舍不得未婚妻,恨不得将白月光和朱砂痣都拥有。他也不去照照镜子,哪里有

    这么好……”

    “陆疏木是我的儿子。”言喻打断了南北还未说完的话。

    南北的话戛然而止,她的第一反应还以为是她听错了言喻的话,她顿了顿,刚想问,言喻就再一次地重复了遍:“陆疏木是我的儿子。”

    “什么?”南北的脑子像是停止了转动一样,她愣怔着,缓缓地消化着言喻的这一句话。

    她了解言喻,言喻不会乱说话。

    陆疏木是言喻的儿子。

    她脑仁的神经忽然重重一抽,一下就想起了三年前言喻被周韵押着去医院引产的事情……如果陆疏木是言喻的儿子,那么,也就是说三年前的那个孩子其实还活着,而言喻就这么被隐瞒了三年?

    南北眉头紧紧地蹙起,她问:“陆疏木是当年的那个孩子么?”

    言喻抿紧了唇线,轻轻地点了点头,她睫毛翕动着,深呼吸:“是。”

    “陆衍藏起了那个孩子?现在才告诉你?”南北说着,火气就有点上来了,她是知道言喻有多伤心绝望的,陆家这样也未免太欺负人了!

    言喻摇摇头:“不是陆衍。”她说话的同时,眸光一瞬不瞬地盯着陆疏木,只觉得怎样都看不够,只是看着他和时嘉然亲密的画面,她的胸口像是打翻了醋,泛着酸意,又像是硫酸腐蚀着心脏,一阵阵的酸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