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空间之异能商〕〔都市极品神龙〕〔回档少年时〕〔莫总的隐婚太太〕〔大晋太宰〕〔阵修士〕〔遍地都是技能树〕〔透视小保安〕〔返祖成龙:绝世大〕〔踹下龙榻:朕的皇〕〔美漫之BOSS入侵〕〔学霸的黑科技时代〕〔逆武丹尊〕〔宠物小精灵之庭树〕〔黑夜暴君〕〔蜜婚娇妻:老公,〕〔诸天最强大佬〕〔面具下的女人〕〔纳米降临〕〔春风二十年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213章
    ,!

    她感谢时嘉然,又嫉妒时嘉然。

    南北皱眉:“不是陆衍?那就是程管家?如果还不是,那就是周韵了!这些老头老太太怎么这么烦?都什么年代,什么社会了,还那么封建,动不动就插手年轻一辈的事情,跟宋清然他奶奶有的比了。”

    言喻像是没听进南北的话,她沉默了许久,忍了许久胸口的酸胀,她嗓音坚定:“北北,我想养陆疏木。”

    这一句话几乎等同于天方夜谭了。

    目前的陆疏木在法律上和言喻没有任何的关系,言喻就算想走法律途径,也绝无可能。

    而且,陆疏木从小长在程家,从他接受的教育里,大概就可以猜出,他是被当做程家的下一代继承人来培养的,程家怎么可能把他们的继承人给言喻抚养?

    但是南北没有打击言喻,她弯了弯唇,笑容灿烂,握住了言喻的手:“我相信你,言言。”

    出院的方向和陆疏木所在的地方,是两个完全相反的方向。

    南北转了个方向,继续推着言喻前进,离陆疏木越来越远。

    南北想了好几种方法和可能性:“方法呢,都是人想出来的。你先做鉴定,说你和陆疏木是母子关系,直接向法院提起抚养诉讼,说陆衍恶意隐瞒!”

    言喻的手指蜷曲了下,不管起诉或者不起诉,她一定要先做亲子鉴定,再弄个公证,她要想办法在法律上确认她和陆疏木的亲子关系。南北又笑:“当然了,还有一种办法,那就是你去色诱陆衍,让陆衍心甘情愿确认你和陆疏木的关系,然后你再想办法离婚,争夺抚养权……啊,这不是骗婚吗?陆衍最后得知真相的时候,一定会气得吐血

    而亡。”

    这都是什么糟糕的想法。

    言喻笑得眼睛都弯成了小月牙,她一晃神,心里的想法倒是很确定,她不会再这样欺骗陆衍了。

    南北说:“话又说回来,今天他救了你,我们就这么走了,好像有点无情,不过,他未婚妻也在,你和他在同一个病房里,更尴尬……那还是无情点好。”

    秦让开车送几人回利兹,他原本是想让言喻直接待在伦敦的家里休养的,但是言喻不肯,他知道言喻没对他放开心思,现在无法逼得太紧,也只能先答应送她们回去利兹。

    他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后面的几人都已经闭上了眼睛睡着了。

    他的眸光从南北和小星星的脸上略过,最终落在了言喻的脸上,暮色四合,车里没有开灯,她的脸已经渐渐看得不是很清楚了,但能看得到她模糊的轮廓,柔和的,让他想要轻轻地拂过。

    秦让握着方向盘的手指慢慢地收紧。

    但是,他想起陆衍。

    从之前的出现到今天的救人。

    他不知道陆衍在言喻的心里,现在有多少分量,他抿紧了薄唇,收回视线,目不斜视地盯着前方,攥着方向盘的手指越发的紧了。

    车内很安静,到达利兹的房子楼下,车子慢慢地停了下来,但是后排的三个人都没有醒。

    秦让下车的那一瞬间,南北忽然睁开了眼,小星星也醒了,剩下没醒的那人就只有言喻了。

    秦让把小星星抱了下去,南北也轻手轻脚地跟着下车了。

    秦让说:“南北,你先把小星星带进去,我在这边等言喻一会。”

    南北带着深意地看了秦让一会,暧昧地弯唇点了点头。

    秦让失笑。

    言喻醒过来的时候,她正靠在了秦让的胸膛上,整个人是蜷缩在了秦让的怀中,她没动,隔着布料,都能感受到秦让胸膛的温度和紧实。

    她睫毛翕动了下,还没反应过来。

    “醒了?”

    言喻听到低沉的声音从她的头顶传了下来,她怔了怔,反应过来的时候,立马从秦让的怀中撤退开来。

    她转过脸,看着秦让,脸颊还浮现着睡觉的嫣红:“抱歉。”

    秦让觉得怀中一空,他修长的手指蜷缩了下,淡淡地道:“你哪里做错了,需要道歉,嗯?”

    言喻脑袋有些沉,反应慢,她轻轻地“啊……”了声,呆呆愣愣的样子,让人心软。

    秦让倒没再说什么。

    言喻愣怔地往窗外看了眼,外面的天色已经很黑了,车内没有开灯,在这狭窄黑暗的空间里,两人的气氛有些暧昧。

    言喻抿了抿唇:“几点了?”

    “9点了。”秦让说。

    言喻轻轻地笑:“一不小心就给睡过头了,小星星和南北已经进屋了吗?”

    “嗯。”

    “对了,你今晚来利兹,南风怎么办?”

    “我让他爷爷奶奶暂时照顾他一下。”

    言喻的愧疚深了几分:“其实不用的,你应该照顾南风才对。”

    秦让没跟她争执这个,他打开车门,踩在了地上,从后备箱拿出了轮椅,摆好后,弯腰,站在了车门旁,笑:“我抱你出来。”

    现在也只能抱了。

    秦让伸出手,将言喻抱在了怀中,他的整个怀抱鼻息里,都是她,他抿了抿唇线,脚下的方向一转,直接抱着她,走进了房子中。

    言喻拧了下眉头,小小地挣扎了下:“秦让,把我放在轮椅上就好。”

    “别动。”秦让的嗓音很淡,他垂下眼眸看她,眼底有投射的阴影,眼睛是深邃的,“我抱你进去。”

    说第二句话的时候,他的声音特别温柔。

    言喻胸口起伏了下,安静了下来。

    当天夜里,秦让就先在这边住了下来,睡前,言喻还跟秦南风视频了,秦南风表示很想她,言喻也想秦南风,但是她更想的是陆疏木。

    南北最后检查了一遍言喻的床和被子,她走了出去,站在门框边上,问:“我关灯了?”

    “嗯。”

    南北的手指就在灯的按钮旁边徘徊,她看着躺在床上的言喻,犹豫了下,还是轻声道:“阿喻,其实,秦让真的挺不错的,他也在你身边三年了。”

    言喻的手指无意识地抠了下毯子。她回神:“北北,我和秦让不适合的……现在我还知道了陆疏木的存在,我们更不可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农门悍妇撩夫忙〕〔天骄战纪〕〔逆天炼丹师:妖神〕〔重生八零:媳妇有〕〔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