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的贴身特助〕〔至尊兵王归来〕〔你们二次元真会玩〕〔重生婚宠:甜妻,〕〔我的无限复活小皇〕〔全世界都在帮我甩〕〔蜜爱深吻:权少豪〕〔重生军少小甜妻〕〔仙帝归来混都市〕〔幕后〕〔我是老婆的召唤兽〕〔汉化大师〕〔至尊农女太嚣张〕〔被丧尸包养的日子〕〔女战神的黑包群〕〔僵尸神警〕〔我家娘子猛于虎〕〔官印〕〔大叔,轻轻吻〕〔王者荣耀:捡了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214章
    ,!

    他们这三年,一直都保持着普通朋友的距离。

    第二天,南北早早地醒来,去厕所吐了一番,然后洗漱完,代替言喻去叫小星星起床。

    她哄着小星星穿好衣服,两个人手拉手地下楼梯。

    南北在客厅中,看到了一个不速之客,她的瞳眸迅速地睁大。

    宋清然正在看报纸,他微微垂着头,听到了下楼声音的时候,抬起了头,准确无误地看向了楼梯上的南北。

    那双眼眸里带着隐晦的深意。

    宋清然漆黑的瞳孔紧紧地盯着南北的肚子,让南北觉得毛骨悚然,她下意识地摸了下肚子,然后又想到了什么,把手收了回去。

    她淡淡然地从楼梯继续走了下来,眸光淡定:“宋清然,你也来看言喻了?”

    她语气淡然。

    宋清然脸上没有什么笑意,认真一看,他眼睛里隐约布了血丝,有些猩红,他什么都没说,静静地看着南北。

    小星星看到宋清然,就跑了过去,笑眯眯地叫他:“干爹。”

    南北给小星星烧开水,泡奶粉,她不冷不热地道:“小星星,不是所有人都能当你干爹的。”

    宋清然看到小星星,眼里闪过了一丝清浅的笑意,他一把抱起了小星星,整个怀抱里都是小女孩的奶香气。

    他素来话少,只是笑了笑,什么也没说,走到了南北的身边,强硬地从她手里接过了水壶。

    他薄唇紧抿,意思很明显了,他要帮南北烧开水。

    南北看他要烧,就松开手,让他烧。

    她直接走开了,但是小星星这个吃里扒外地一把抓住了南北肩头的衣服,软软地说:“干妈,你怎么不理干爹呀?干爹不说话,看起来好可怜哦。”

    有什么好可怜的。

    南北浓长的睫毛动了动,胸口隐约有闷闷的感觉,因为小星星的挽留,她终究没有离开厨房,就陪在了小星星的身边。

    她看都没看宋清然,但一直能清晰地感受到宋清然灼热又冰凉的视线。

    南北深呼吸,三人一起出了厨房。

    不久之后,秦让也起床了,他绑着领带下楼的时候,也一眼看到了抱着小星星的宋清然。

    他修长的手指微微顿住,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宋总,早上好。”

    宋清然眸色清冽,黑眸里沉浮的都是冷冰:“秦律师。”

    秦让拐弯进了厨房,家里的阿姨已经在忙活了,秦让淡淡地问:“早餐快做好了吗?”

    “快好了。”

    秦让:“嗯,等会我给言喻送上去。”

    言喻的脚伤不方便,只能躺在了床上。

    阿姨笑着把饭菜都端到了桌面上,南北、宋清然和小星星都一起吃饭了,秦让则端着饭菜去二楼。

    秦让敲了敲房门:“言喻?”

    言喻已经起床了,她在屋里应声:“进来。”

    秦让推开了房门,言喻的膝盖上正放着笔记本电脑,她戴着眼镜,正在专心致志地工作,她抬起眼皮,看到秦让的一瞬间,眼里闪过了亮光。

    秦让笑:“怎么了?”

    言喻眉眼弯弯:“这件事只能拜托你了,我还有案件没结束,但是法院那边没办法推迟的,我知道你的案子很多……”

    她的话还没说完,秦让唇畔的笑意更深:“想把你手里的案子移交到我这里?”

    “是啊,当然了,案子的所有报酬我都会转给你。”

    秦让的脑海里过滤了下最近的案子,工作归工作,他思考了下,觉得自己能对得起委托人的委托,这才答应了下来。

    他把一旁的小桌板撑开,放在了言喻的床上,再把饭菜摆了上去,垂眸看她:“先吃饭。”

    言喻心情很好,吃饭的时候也笑眯眯的。

    秦让靠在了一旁的架子上,似笑非笑:“宋清然来了。”

    言喻吃饭的动作微微一顿,不知道为什么,她第一时间觉得和陆衍有关,宋清然来得这么突然……她抬起头,问:“他来了?那他现在在楼下和南北吃饭吗?他知道了南北怀孕的事情?”

    “不清楚。”秦让的语气有些淡然,他对着南北不是很关心。

    言喻想着等会下楼看看,她转移了话题:“你吃早饭了吗?饿不饿?”

    秦让眉眼浮动,他沉默了一会,居然坦坦然地说:“饿……”

    言喻正拿起了一个包子,闻言,直接把手里的包子递给了他:“那赶紧吃个包子。”

    秦让盯着那个被她举高的包子,不知道在想什么,然后,弯腰,俊脸靠近了言喻的手,他就着她的手,咬了一口包子。

    言喻愣了愣,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一抬眸,就对上了秦让深邃如海的眼眸,她在他的眼眸里,清晰地看到了她的缩影,他眼睛的世界里,纯粹得仿佛只有她一个人。

    言喻睫毛一闪,下意识地就要垂头避开他的视线。

    却偏偏,秦让这一次怎么都不让她躲避了,他伸出手,反握住了她的手腕,让言喻动弹不得,他也没做其他的事情,只是认真又缓慢地就在她的手上,将那个包子吃了个干净。吃包子的过程漫长又磨人,言喻觉得不自在,她呼吸绵长了起来,忍住空气里弥漫的暧昧,到她的心里,那股暧昧就成了似有若无的尴尬,她假装若无其事地笑道:“是最近跟南风学的么?不对,南风吃饭

    都不用别人喂。”

    秦让声音干净清爽,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尴尬,一本正经地反驳:“没跟南风学。”

    言喻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她似是隐约知道秦让会说什么,只觉得背脊窜出了一阵不适和怪异感,她是害怕的,害怕秦让捅破了那一层窗户纸,让他们连朋友都做不成。

    言喻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她缺少爱,也急需爱,同时,她这人对感情又很吝啬,所以她的朋友很少,认定了,就会是漫长的一生。她从认识秦让开始,从秦让帮助她开始,从两人成为同事开始,她就将秦让定位为亦师亦友的人,定位为她的朋友,她真的很难,也不想改变秦让的位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