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真小店〕〔漫展的男厕所有异〕〔斗魄星辰〕〔完美帝者〕〔阴笔断碑〕〔《星河漂流记》〕〔女仙编号零九九〕〔洛小凡的奇妙冒险〕〔激萌兽世:兽夫,〕〔腹黑总裁,奉子成〕〔易烊千玺,此生唯〕〔无敌的舰娘系统〕〔宝贝迷人,BOSS轻〕〔力道〕〔达塔时袋〕〔房产大玩家〕〔航海与征服〕〔重生之八十年代日〕〔二次元称霸系统〕〔我是一只骂街NPC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216章
    ,!

    秦让在傍晚的时候,不得不离开了,因为言喻受伤得太过突然,他最近又排得满满的都是上庭案,今天又被言喻塞了几个案子,所以,只能回伦敦工作了。

    更何况,还有秦南风在伦敦等他。

    秦让降下了驾驶座的车窗,看向了言喻,挑了挑眉:“真的不打算跟我去伦敦,这样也方便我照顾你?”

    言喻失笑,婉拒:“不用啦,家里有阿姨,可以照顾我的,更何况,这三年我已经受你照顾够多了。”

    她一下避重就轻地解释了“照顾……”二字,散去了萦绕在话语间的暧昧气息。

    秦让眸色深深,也没再多纠缠。

    家里一下少了人,最感受到失落的人是小星星,她闷闷不乐的:“妈妈,现在又只有我们了。”

    言喻摸了摸她的头发,安慰道:“本来就只有我们俩呀,你现在是不是不喜欢跟妈妈在一起了?”

    小星星摇摇头,沉默了下来。

    她就是觉得,家里好安静呀,她突然有点想念疏木弟弟了。

    言喻在阿姨的帮助下,洗漱完,躺进了被窝里,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外面似乎刮起了风,她卧室的窗帘被吹得飘起,又落下,偶尔还会缠绕成一团。

    言喻被吵得睁开了眼,她盯着那边的窗户看,才发现阿姨忘记给她关好窗户了,遗漏了缝隙。

    她掀开被子,打开灯,抓起一旁的拐杖,吃力地撑住,跳着脚,蹦跶到了窗户边上。

    她缓缓地关上窗。

    却在不经意间,仿佛看到了楼下院子里的树下,仿佛有猩红的火光一闪而过,她心跳快了一瞬,那火光似是点燃的香烟,是有人在树下么?

    她凝睛看了过去,却只有一片漆黑,什么也没有。

    她觉得应该是看错了,便重新回到了床上,躺了下去。

    在睡梦里,言喻一整晚梦到的都是陆疏木,从婴儿的他,到现在的他,醒来的时候,言喻的眼角和枕头都是湿润的。

    她呆呆地盯着天花板,心里的酸胀快要溢出,又如同刀割。

    她错过了他婴儿时期,在梦里,他的脸一直都是模糊的,因为她想象不出来,他那样小的时候有多么可爱。

    阿姨推开言喻卧室房门的时候,言喻连忙偏头,抹了下眼角,阿姨没看出什么,笑着问言喻:“早上好,昨晚睡得好吗?”

    言喻弯了弯眼睛,回答:“挺好的。”

    阿姨说:“隔壁搬进了一户新人家。”

    “是么?”隔壁已经空了有一段时间了。

    阿姨“嗯……”了声,就又转开了话题,念念叨叨:“昨天秦律师是不是在院子里抽烟了,昨晚我也忘记清理了,早上出门,一眼就看到树下的一堆烟头,秦律师烟瘾这么重吗?”

    言喻的眉心沉沉一跳。

    她莫名其妙地想起了昨晚看到的那抹一闪而逝的猩红。

    而且,她记得,秦让的烟瘾并非特别重。

    那一堆烟头怎么看都不可能是秦让一个人抽的……

    阿姨扶着言喻去洗漱间,她笑:“今天早上还喝粥,简单点。”

    “好。”

    吃完了早饭,言喻又给陆衍打电话了,她昨天还给陆衍发了许多短信,如同石沉大海,没有任何回音,她只能期望自己快点养好伤,然后去找陆疏木,她有太多话想跟陆疏木说,她想好好地看看他。

    这一次的电话也是如此,没有人接听。

    言喻深呼吸,压下了烦躁。

    她看时间正好,就干脆给秦让打了个电话,想询问下案子的进展问题,但,秦让也没有接听电话。

    言喻放下了手机,拿起书本,想转移注意力。

    她慢慢地看进小说的时候,没想到,手机忽然又震动了起来,是电话的震动铃,她伸手抓起手机,理所当然地认为应该是秦让拨回的号码。

    她声音柔和:“秦让,下庭了吗?今天的案子怎么样了,是不是开始后悔帮我接下案子了?”

    言喻调侃着,却迟迟没得到那头秦让的回复,她这才将注意力从书本中转移到了通话中:“你有听到么?秦让?”

    那头还是没人说话,但寂静的线路中,能隐约地听到清浅的呼吸声。

    然后,男人冷漠的声线响起:“想看陆疏木的话,过来隔壁。”

    言喻的手指一点点发紧。

    隔壁搬进来的人就是陆衍和陆疏木,言喻滚动着轮椅,推着自己,进了隔壁的院子。

    陆衍听到了外面的声音,打开了门,他额头上的绷带还没有解开,仍旧束缚着,但大概有好转,已经看不到血迹了。

    陆衍眸如寒星,冷光四溢,但在看到小星星的时候,稍稍有些好转。

    小星星的眼睛闪亮亮的:“陆叔叔,你买下了我们隔壁的房子呀?你是我们的邻居了!疏木弟弟也来了吗?”

    陆衍扯了扯唇角,淡声道:“嗯,你进去吧,陆疏木在客厅里,你去找她玩。”

    小星星点点头,迈开小短腿,身影一下就消失在了门内。

    言喻看到陆衍,就抿紧了红唇,她膝盖上横放着一根拐杖,她将拐杖撑在了地上,想要站起来,还没放稳,拐杖忽然就被陆衍夺走了。

    她失去了支撑,立马就开始失去平衡,眼看着就要摔倒在地上的时候,纤细的腰一把被陆衍揽在了怀中。

    她脚下悬空,被陆衍横抱了起来。

    言喻心头一跳,她的鼻息间都是陆衍身上的气息,他似乎心情不是很好,身上除了烟草味,还有淡淡的酒气。

    言喻拧眉,语气冷淡:“陆衍,你喝酒了,松开我。”

    陆衍根本就没理会她的话,他看也没看正在客厅玩的两个孩子,抱着言喻就三步并作两步,上了楼,他的手指越发地收紧,一脚就踹开了房门,他带着不容分说的力道,将言喻摔在了床上。

    言喻挣扎了下,想从床上爬起来,但已经来不及了,陆衍的身体已经覆盖了上来。

    他压制着她,沉沉地压在她上方,盯着她。漆黑的眼眸里,都是冷然,还有隐约跳动的怒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