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的贴身特助〕〔至尊兵王归来〕〔你们二次元真会玩〕〔重生婚宠:甜妻,〕〔我的无限复活小皇〕〔全世界都在帮我甩〕〔蜜爱深吻:权少豪〕〔重生军少小甜妻〕〔仙帝归来混都市〕〔幕后〕〔我是老婆的召唤兽〕〔汉化大师〕〔至尊农女太嚣张〕〔被丧尸包养的日子〕〔女战神的黑包群〕〔僵尸神警〕〔我家娘子猛于虎〕〔官印〕〔大叔,轻轻吻〕〔王者荣耀:捡了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219章
    ,!

    陆疏木听到言喻的话,他抿着唇,难得开口说话:“姐姐,你愿意帮我夹菜吗?”这一声姐姐,叫得小星星露出了开心又羞涩的笑容,她第一次听到陆疏木叫她姐姐,她眼睛里都是闪亮的星辰,坐在椅子上,小手握住了勺子,伸长了,小大人样子地问陆疏木:“弟弟,你喜欢吃炒豌豆吗

    ?我很喜欢吃哦,你要多吃饭,才能长高高。”

    陆疏木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配合地把豌豆吃了。

    小星星傻笑:“好不好吃。”

    陆疏木冷淡:“好吃。”

    “好吃就好!我还给你夹……”

    言喻看着两个孩子的互动,总是有一种陆疏木才是哥哥的错觉。

    而现在,明明是小星星在给陆疏木夹菜,她却觉得是陆疏木在哄着小星星玩。

    言喻不经意间抬起了眼眸,对上了陆衍专注的视线,只不过一秒,她就淡淡地收回了视线。

    陪着孩子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

    白天一下就过去了,转眼就到了晚上,言喻在阿姨的帮助下,换了睡裙,她靠在了床头,抓起一本法条,问阿姨:“小星星和疏木呢?”

    阿姨虽然奇怪言喻和陆衍、以及言喻和秦让的关系,但她也没多问,笑着答:“那个陆先生在哄两个孩子睡觉。”

    言喻抿了抿唇,淡淡道:“知道了。”

    小星星和陆疏木两个人年纪都还小,还是可以睡一个房间的,陆衍就把陆疏木安排在了小星星的房间里,旁边搭了个临时的小床。

    陆疏木睡觉不需要哄,他自己安静地躺进了被窝里,盖好了被子,陆衍自然也没花多少心思在他那边,就随意地瞥了眼,收回视线,坐在了小星星的床畔。

    小星星穿着粉嫩的睡衣,她不乖乖地躺在被窝里,却在柔软的棉被上面滚来滚去,她高高地翘起脚丫子,两手抓着自己的脚丫子。

    陆衍低眸看她:“小星星,该睡觉了哦。”

    小星星眼睛闪亮亮的:“可是我不困。”她的眼睛里的确没有多少睡意。

    陆衍动作轻柔地将她塞进了被窝里,盖好了被子,把她缠得像个胖胖的茧子,小星星高兴地笑起来,声音清脆:“陆叔叔,我动不了了。”

    陆衍说:“但现在到点睡觉了,而且,疏木弟弟都睡了哦,你是姐姐,要比弟弟睡得早。”

    小星星眨巴了两下,有些犹豫:“那我也睡觉。”

    她闭上了眼睛,不过两秒,又睁开了眼:“但是我今晚还没喝奶。”

    “那你等一下,我出去拿。”

    “嗯。”

    陆衍站起来,往门的方向走去,拧开了门,刚要离开,后面就传来了陆疏木的声音,他安静地说:“爸爸,我也要喝奶。”

    陆衍挑了挑眉,薄唇抿出了弧度:“知道了。”

    其实陆疏木早就没有了喝奶的习惯,他大概是看到小星星喝,所以他才跟着说他也想喝。

    阿姨已经给小星星泡好了奶粉,装在了奶瓶里,陆衍晃了晃,又让阿姨新泡了一杯奶粉,装在马克杯里给陆疏木。

    陆疏木坐在了小床上,他自己捧着马克杯喝牛奶。

    隔壁床上的小星星也捧着奶瓶吸奶,她眼眸圆溜溜的,仿佛永远都有雾气弥漫,她问陆衍:“陆叔叔,疏木弟弟不用奶瓶喝吗?奶瓶很好喝哦。”

    陆衍摸了摸她柔软的头发,只是说:“他是男孩子。”

    喝完奶后,两个孩子得到的待遇仍旧是天差地别。陆疏木得自己下床,把马克杯整整齐齐地放在柜子上,又自己回到床上躺好,盖上被子睡觉,而小星星犯懒,就讨好地笑了笑,陆衍就女儿奴地帮她收好了奶瓶,给她擦了嘴,又让她躺下,盖好被子,还

    念了好一会的睡前故事,才总算哄得小公主睡着了。

    陆衍把门关上了之后,陆疏木在小床上,轻轻地翻了个身,他不知道为什么,在黑暗中看着小星星,然后才闭眼真正睡着。

    言喻的卧室没有上锁,陆衍很自然地走了进去,他在言喻不善视线的注视下,淡定地走进了浴室,开始洗澡。

    他出来的时候,随意地裹了身浴袍,应该是言喻的,对于他来说,有些小了。

    男人的黑发还湿润着,微微地往下滴着水,顺着他的下颔,滴到了锁骨上,言喻还没进被子里,她的睡裙不长也不短,但坐着,多少也露出了白皙的肌肤,长腿又细又直。

    陆衍走了过去,眸光在她漂亮的腿上略过,最后停留在了她打着石膏的另一条腿上。

    他坐在了那一侧的床畔,修长的手一下就握住了她的脚,抬起了石膏。

    言喻猝不及防,她拧眉,想要收回脚,却动弹不得。

    陆衍淡声问:“今天脚好些了么?”

    言喻毫无防备,她的睡裙又在动作间,往上窜了些,几乎要露出一整条大腿了,她抿着唇:“陆衍,你先把我的脚放下。”

    她说着,想要用另一条自由的腿去踢陆衍,结果也只是让陆衍白白地攥在了手里。男人抿紧了唇线,黑发上的水一下滴在了她的脚上,冷得她一瑟缩,她下意识地蜷缩了下指尖,原本是觉得脚在陆衍的手里有些尴尬,转瞬忽然想到,陆衍不是还受着伤么?那天伤得还挺严重,怎么现在

    就去洗澡了?

    她拧紧了眉头,目光往上。

    她记得陆衍的后脑勺有伤口的,他拆掉了纱布也就算了,洗头也就忍了,但头上有伤口,他洗完澡,也不擦干头发。

    言喻声音清冷:“陆衍,你去吹头发,你的头上还有伤。”

    陆衍眼眸深邃,声音从她的头顶上落下:“你帮我吹。”

    言喻面无表情。

    陆衍淡淡地说:“我是为了救你才受伤的。”

    言喻没有多少愧疚心,但她有良心,她胸口起伏了下,眸光动了动:“我没办法走动的。”

    “这好办。”陆衍说。然后,他站起来,就去浴室拿了吹风机,他不知道什么时候,都把他的行李箱搬了过来,他从箱子里找出了一袋子药,放在了床上,再把吹风机插好了电,递给了言喻:“吹完头发后,帮我上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