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打造完美家园〕〔超级仙尊重生都市〕〔女总裁的逆天高手〕〔请爱我,苏小姐〕〔重生八零娇妻威武〕〔带着仙葫开农场〕〔大师下凡〕〔八零重生小幸福〕〔钻石甜婚:国民男〕〔豪宠天外妻:影后〕〔大唐好相公〕〔迦勒底的黑发骑士〕〔主神猎手〕〔侦情校园〕〔长得太凶了怎么办〕〔从出生开始当天帝〕〔红楼之贾敏的逆袭〕〔仙妻入怀:兵王大〕〔修仙小农民〕〔麻辣小村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220章
    ,!

    陆衍的头发少又短,吹倒是很容易干,他微微垂着头,言喻吹头发的时候,看到了他根本就还没好的伤口,但已经结了痂,她避开了那处伤口。

    等头发干后,陆衍随意地将吹风机放在旁边。

    言喻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修长的手指在浴袍的腰带上轻轻一解,腰带忽然就松开了,整个浴袍都敞开了,露出了他紧致修长的身材。

    言喻一愣,目光所及都是陆衍的身体。

    再下一秒,那个可怜的浴袍,一下就落到了地上。

    言喻觉得辣眼睛,耳朵微烫,她有些震惊:“陆衍,你为什么脱衣服?”

    陆衍仍旧垂着眼眸看她,他的眼睛很黑,是纯碎的明亮,在灯光下,宛若星辰落下,细细地看去,能看到他的眼球里倒影着她的身影。

    言喻问完,他没有立马回答,反倒是抿直了唇线,喉结轻轻地上下滚动着。

    他不知盯了言喻看了多久,声音沙哑地道:“你说呢?”

    言喻手指蜷曲了下,盯着他看,慢慢地,也反应了过来,越是反应过来,她的耳朵越是红,越是烫,她觉得自己真是想得太多了。

    陆衍轻轻地冷哼了声,听不出多少情绪,他转过身,背对着言喻。

    他的肩膀宽阔,肌理分明,肌肉是冷硬着,绷紧的时候,是一块块地虬结着,往下是结实的腰线,弧度流畅。

    言喻的视野宽阔,就算不想看,也一并地把他臀部的线条都看了去。

    但这都不是重点,陆衍后背的伤口还蛮严重的。

    都是那天为了躲避电车,给她垫在身后的时候,擦伤的,猛地一眼看过去,是一片青青紫紫。

    然后,陆衍就趴在了床上,他修长有力的手上抓了一瓶药水,往一旁,递到了言喻的面前,声音平淡地道:“帮我擦药。”

    言喻没有动,仍旧垂眸看他的后背。

    陆衍没有吭声,但他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他是为了她才受的伤,不管怎么样,她替他上个药不过分吧。

    言喻的嗓子轻轻地咽了咽,她眸色微暗,扫了他的手,一眼,拿了根棉签,接过他手上的药水,沾取了药水,轻轻地擦在了他的伤口处。

    药水温度低,落在了陆衍的背上,更是只有一点点的冰凉,冷倒是不冷,就是让他觉得轻柔的痒。

    他绷紧了下颔的线条,黑眸幽深,叫人看不清。

    言喻上药水的方式,是从肩膀的伤口开始,再慢慢地往下,最后落到了腰上,言喻将旧的棉签扔到了垃圾桶里,又拿了根新棉签,涂抹的时候,右手的小拇指一不小心就勾到了他的肌肉。

    陆衍的腰部更是一下就紧绷了起来,宛如轻柔的羽毛轻轻地吹拂过,带起一阵颤栗。

    夫妻一年多,即便过了三年,陆衍情动的反应,言喻还是清楚的。

    她抿起了唇角,心里只觉得讽刺,男人就是这样,就算两个人的心离得再远,他的身体还是会对另一个人起反应。

    她连上药的心情都没有了,随便地涂抹了几下,就将棉签扔到了垃圾桶里,淡声道:“好了。”

    陆衍仍旧趴着,等背上的药水干了,才慢慢地翻过身,自然地掀开了言喻的被子,躺了进去。

    言喻的脚动不了,她胸口起伏了下,顺着方向看了眼拐杖,不知道什么时候,拐杖已经被陆衍放到了离床很远的地方。

    言喻抿直了唇角:“陆衍,我让阿姨给你收拾了房间,你去客房睡觉。”

    陆衍微微偏了头,男人的视线很平静,床头灯在他轮廓深邃的脸孔上打下了薄薄的阴影,又笼了层似有若无的雾气。

    就连言喻也不得不感慨,岁月真是优待他。这三年,时光只是打磨了他,他的五官没有多少变化,整体的气质却越发的深不可测,让人感到浓郁的距离感,却偏偏又引诱着人逐步去靠近他,老少通吃,不管是年轻的小女孩,还是职场女强人,只怕

    都会忍不住对他这一种男人心动。

    冷硬如刀剑,柔软似春风。

    言喻回过神,如果他真的是春风,那也是含着冷冽寒意的初春之风。

    陆衍眼眸漆黑,唇角凌厉:“客房?你是忘记了早上怎么答应我的么?我们都是成年人,对早上的谈话应该没有误解吧。”

    言喻安静地看了陆衍好一会,表情冷淡,什么都没说,也掀开了被子,但是和陆衍之间隔着远远的距离,她打着石膏的脚不太方便,她只能正正地朝上躺着。

    陆衍似乎轻笑了一声,笑声有些低。

    他伸手,关了灯,整个房间都陷入了黑暗之中。

    言喻当做什么都没听到,闭上了眼。

    她身旁的陆衍却朝她靠了过来,不过一瞬,言喻整个人就落入了陆衍的胸怀之中。

    男人身体的温度比较高,又赤裸着,和她就只隔了一层薄薄的睡裙布料。

    言喻买的睡裙是粉色的丝绸,格外薄,又丝滑,两人一碰触在一起,睡裙就顺着力道的方向,慢慢地往上滑。

    言喻毫无阻碍地感受到了陆衍紧实的身体线条,硬朗的肌肉,裹着强大的力量。

    他身上有着独属于他的特殊味道。

    闻起来有些甘冽,不是沐浴露,不是香水,也不是药膏的味道,言语无法描述。

    陆衍整个人搂住了言喻,他的手臂紧实有力,温热的呼吸就喷洒在了她的耳朵旁,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升温了。

    言喻胸口起伏,深呼吸,她抿紧了唇:“陆衍,别碰我。”

    陆衍轻轻“嗯……”了声,更像是敷衍,她越是说,他的手越是不安分,已经撩起了她的睡裙下摆,裙子顺着嫩滑的肌肤,堆积在了腰间,他粗粝的手指探了进去,有意识地在她柔软的腰窝上停顿住。

    她很瘦,腰腹处有明显的比基尼桥,而陆衍的手指就暧昧地停留在比基尼桥附近,只要他一狠心,往下,就能够没入她的衣服之中。

    言喻心脏缩了下,她连忙抓住了陆衍的手。但没有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