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真小店〕〔漫展的男厕所有异〕〔斗魄星辰〕〔完美帝者〕〔阴笔断碑〕〔《星河漂流记》〕〔女仙编号零九九〕〔洛小凡的奇妙冒险〕〔激萌兽世:兽夫,〕〔腹黑总裁,奉子成〕〔易烊千玺,此生唯〕〔无敌的舰娘系统〕〔宝贝迷人,BOSS轻〕〔力道〕〔达塔时袋〕〔房产大玩家〕〔航海与征服〕〔重生之八十年代日〕〔二次元称霸系统〕〔我是一只骂街NPC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228章
    ,!

    “哪里好了?”周韵不悦地抿着唇,“你没看当年言喻把我们整个家闹成了什么样?你是忘记了当年的混乱了吗?她把阿衍当做程辞,在婚礼上把阿衍抛弃了,还到处跟别的男人暧昧……”

    陆承国声音重了点,抿直了唇角:“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怎么总纠结着过去的事情,不肯放开呢?谁没点过去?”

    周韵睁大了眼睛,她怒气有点上头了,怒嗔:“承国,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在影射我当年嫁给程家吗?”

    陆承国:“……”他看到周韵生气,没顾忌到仍旧在打点滴的手,一抬高,差点就回血了,陆承国连忙按住了她的手,在她的床畔坐了下来,低声安抚道:“你想到哪里去了?我们这么多年感情,你还看不出我的真心吗?我

    怎么可能会映射你?”

    周韵眼底的情绪仍旧不太好,其实比起愤怒,她更像是忧虑重重,这还是第一次,她有忧虑不敢跟陆承国说。陆承国的手从她的身后绕了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他说:“你看,阿衍长大了,他现在的身份也早就不比以前了,我们做父母的,本来就不可以对孩子束缚太多,更何况,言喻也不是个坏孩子啊,她嫁给阿衍的时候,还给阿衍捐赠过呢,她在自己的事业方面也是一个优秀的律师,没什么不好的。”他说着,笑了笑,有些想念,“小星星那丫头离开了这么多年,我还真想她,不知道那丫头啊,现在还记不记

    得我了。”

    周韵紧紧地蹙着眉,药水冰凉,连带着她的血液都冰凉了起来,她反问道:“言喻哪里好?不说当年和程辞的事情了,就说她……”

    她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陆承国打断了。陆承国看着周韵,神情一下就有些严肃了,他认真道:“阿韵,你怎么就不明白呢?孩子们的事情,让孩子们自己去解决。你是又想说当年言喻怀疏木的时候,一度想伤害肚子的孩子,最后又故意从楼梯上

    摔下来,导致引产的事情?”

    周韵脸部的线条紧紧地绷着,她只觉得指腹都是浸湿的,心跳的速度有些快,她胡乱又有些慌张地随便应:“是啊,她差点就没了孩子……”陆承国轻声说:“都过去了,她怀孕的时候,陆家和程家都一团乱,阿衍又没陪在她身边,他们夫妻感情又不太好,你呢,还让许家那丫头成天在她面前晃荡,言喻一时冲动,不想要孩子,也是情有可原的

    ,而且,疏木现在也好好的,人呐,不能太执着,不然永远都不会快乐的。”

    周韵没有再说话,却无声地咽了又咽嗓子,胸口沉甸甸的,她在害怕事情暴露。

    陆承国低头,揽过了她的肩膀,让她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轻声道:“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休息,你还要陪我到我们都不能走路的时候,陆衍那小子的事情,就让那小子自己去烦恼就好了。”

    他亲了亲周韵的额头:“我们过我们的生活就好了。”

    “好。”周韵抿了抿唇,忽然又问,“承国,如果你发现我做错了事情,你会不会原谅我?”

    陆承国闻言,眸光深了几分,盯着她,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会,才搂紧了周韵,他喉咙上下动:“会,我们半辈子都过来了,你做错了什么都不要紧,你的背后都还有我在呢。”

    周韵慢慢地闭上了眼睛,靠在陆承国的肩膀上,但是她心里的思绪纷纷扰扰,却是一点都没停歇。

    她心里慌乱,不知道言喻怎么跟阿衍说当年的事情,她一时间也想不到自己该以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言喻。

    陆衍原本说好要快点告诉两个孩子他们之间的关系,但到了想要说的时候,对上两个孝明亮漆黑又透着无辜的眼神时,所有的话又都堵在了嗓子眼,怎么都说不出来。

    陆衍陪着两个孝入睡后,他才准备回到言喻的卧室。

    他拧开了门,只看到了一室的漆黑,言喻早已经关灯睡觉,并没有等他,他不知道在深思着什么,在门口驻足了许久,高大挺拔的身影仿佛融入了那一片幽黑之中。

    过了会,他才抬步,慢慢地走了进去。

    他在黑暗中打开了柔和的壁灯,光线慢慢地晕开,隐约形成了模糊温柔的光晕,落在了言喻的脸上。

    她正躺着,轮廓柔和又精致,黑发散在了床铺上,明明很柔和,却散发着淡淡的落寞和抗拒感。

    陆衍想到了今天白天发生的事情,拧了下眉头。

    言喻睡得并不安稳,在陆衍进来的时候,她的意识就有些清醒了,陆衍开灯之后,光线虽然不刺眼,但也足以让她的眼皮微微发热,她睁开了眼睛,陆衍正在慢条斯理地解开外套。

    言喻睫毛微动,又重新闭上,如果不是腿不舒服,她早就侧过身体了。

    她在黑暗中,能感受到陆衍慢慢地躺在了她的身边,她神情抗拒,但是也没再说什么。

    空气沉默了一会,男人低沉的嗓音淡淡地响起,打破了空气的沉寂:“言喻,因为要回国了,我必须安排好程家的事务,所以明天你们要跟我回伦敦。”

    他的语气虽然平静,但带着不容拒绝的命令。

    言喻没有回答他,像是已经重新沉入了梦境中一般,她原本就是抗拒他的,在今天的事情后,抗拒显得明显了许多。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陆衍醒来的时候,已经没看到言喻了,他掀开被子,下床,颀长的身影立在了窗前,他一把拉开了窗帘,利兹带着雾气的阳光,洒落了进来,从这里能看到远处的钟楼,隐隐约约还能听到钟

    声被撞响的声音。

    门外,传来了阿姨敲门的声音,阿姨问:“先生,您起了吗?楼下来了许多人,说是要搬家,阿喻就让我上来先收拾房间。”

    陆衍喉结微动:“进来吧。”

    他的嗓音还带了些晨起的沙哑。阿姨推门进来打扫卫生,她把工具放在了一旁,刚想去收拾垃圾桶,结果就在垃圾桶和垃圾桶的旁边,看到了几个包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