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明星之勋〕〔神级强者在都市〕〔报告长官:夫人在〕〔重生小俏娘:摄政〕〔重生蜜宠:景少,〕〔大道朝天〕〔惹火萌妻:总裁老〕〔娇妻入怀:霸道老〕〔临时老公,吻慢点〕〔北宋大表哥〕〔蜜捕成婚〕〔锦堂归燕〕〔生存进度条[穿书]〕〔绿茵风暴〕〔残王嗜宠:透视小〕〔歆底沉千念〕〔王者荣耀之超级召〕〔报告妈咪:爹地要〕〔都市之时间主宰〕〔替嫁小妻有点甜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230章
    ,!

    只可惜,出生不如时小姐。

    陆衍看程管家的眼神很凉,淡淡道:“我有事情会回中国一段时间。”

    程管家笑了笑:“当然可以,家主的亲生母亲虽然人品不怎么样,但毕竟还是家主的母亲。”

    言喻抿了抿唇,弧度含了几分讥讽。

    陆衍和言喻不待见程管家,但是陆疏木并不是这样,他前两年的时间里,大多数也都是和程管家一起的。

    程管家朝他招了招手,他看了眼言喻的表情,还是走了过去。

    程管家笑了:“好孩子。”

    言喻知道有两年时间,是程管家在照顾陆疏木,正好现在见到程管家了,她也有一肚子疑惑,想让程管家来解答。

    陆衍为小星星的到来,准备了很多东西,他看起来像是真的打算将小星星当做公主来养,一柜柜衣裙,一排排的玩具,把小星星兴奋地不行,一整天都窝在她的卧室里。

    晚上吃完饭,陆衍就去了书房工作,两个孩子已经到二楼玩了,言喻正准备上楼的时候,程管家站在了楼梯口,喊住了她:“言小姐。”

    言喻仰头看着二楼,唇畔弯了弯,慢慢地走了上去,跟着程管家到了二楼的程管家书房。

    程管家打开了书房的大灯,灯光明亮又刺眼,言喻微微侧头,避开了灯光的直射,等适应了,才慢慢地看着程管家。

    程管家让言喻坐在了他的对面,他慢条斯理地泡着茶,眉目慈祥,也给言喻倒了一杯,他笑:“普洱茶,试一试。”

    言喻浅浅地啜了口,口感盈满唇齿之间。

    程管家手上的动作没停,唇畔笑意不明:“家主这一次带你回来,大张旗鼓的,看来是不给时小姐的面子了,时小姐该伤心了。”

    言喻没有回答他,她刚刚刷了新闻,媒体的新闻和评论的确对时嘉然很不利,都在猜测她的未婚妻身份要被去除掉了。

    程管家:“但实际上,家主能给你的也就只有这样的大张旗鼓了,时家和程家的联姻是怎么也不可能解除的。”

    言喻轻轻地放下了茶杯,抬眸,灯光下,她的眼眸明亮又深不可测:“是啊,但程管家,这话你应该要告诉陆衍的,是他要订婚,也是他这样带我回来,您跟我讲,也改变不了什么。”

    程管家闻言,笑出声,还轻轻地摇了摇头,又给言喻的茶杯满上:“言小姐,还跟当年一样可爱。”

    “程管家也跟当年一样,爱神秘,话总是说一半,保留一半。”

    “那时小姐想知道的事情,我一定知无不言。”

    言喻盯着程管家,毫不客气地直接问道:“陆疏木是我的儿子,可是,为什么他会被你抱走?为什么当年他还活着,所有人却都不知道?”

    程管家抿了口茶,沉默了一会,才不急不慢地开口:“但在我眼里,陆疏木就只是家主的孩子,下一任的继承人。”

    “所以,你明明知道那个孩子对我来说有多重要,还要瞒着我抱走他?”

    程管家笑了,声音似有若无地含了讽刺,“重要?哪里有什么重要,你离开了他,以为他死了,不也开开心心地活了这么多年?”

    言喻握着茶杯的手指紧了紧,她抿直了唇角。程管家继续道:“当年的事情,的确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虽然我并不喜欢你,但是你的腹中有家主的孩子,是男胎,所以除了家主外,我自然会派人紧密地关注你。不过那时候,陆家老宅里的情况,家主藏得很好,我并不清楚。但出了老宅,去了医院,那边的消息就传给我了,说是--你怀孕了,却并不想要孩子,几次伤害肚子里的孩子,最后意外滚下楼梯,肚子里的孩子如果还继

    续在你的肚子里,只会是死胎,还会伤害到你,所以就只能选择引产。”程管家看着言喻的脸色慢慢苍白,他慈祥的眉目慢慢地舒展开来:“可是啊,我的人联系了医生,医生告诉我的却是另外一个版本,说是你被强制引产,而你当时的身体根本就不适合引产,引产的结果很容易导致你和孩子都出事,我怕当时的你出了事,会影响家主的决定,所以,就买通了医生,让他想办法保下了孩子和你,明面上告诉周韵,孩子已经死了,暗地里,就将小疏木转移到了我的手上。”他顿了

    顿,“言小姐,你应该知道的,当年是周韵想要害死他,如果不是我,你现在根本就看不到疏木小少爷。”

    言喻喉咙发紧,手指绷得很紧,她的背脊挺直,冷汗涔涔,心里酸涩一片,更多的是沉沉的疼。

    她第一次听到她滚下楼梯的这个版本。

    她睫毛翕动,似乎明白了为什么陆衍上一次会说她不要孩子了。

    她苍白的唇动了动:“所以,周韵也告诉陆衍,我当年在医院手术引产的原因也是我不要孩子,主动滚下楼梯的么?”

    “当然。”

    书房的空气有些凝滞,明明窗户已经开着,但却没有一丝一缕的风透了进来。

    言喻没再看程管家,她站了起来,往书房外走去,她的手握在了门把上,慢慢地旋开,门开了四分之一,她又停顿住了,眸光慢慢地往上抬,然后定住,她握着门把的手,一点一点地用力收紧着。

    画面凝固了几秒。

    她的嗓子无声地咽了咽,下巴的线条显得有些紧绷。

    好一会,她红唇轻动,看着门外,却是对程管家说的:“程管家,还麻烦你告诉你的少爷,当年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沙发上,正在喝茶的程管家闻言,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他抬头,往门口的方向看了过去。

    言喻背对着他站立,背脊挺直,蝴蝶骨分明,整个人如同凛然的利剑,他只能看到她站定着的秀气背影。

    下一秒,言喻慢慢地将整个门都拉开了。如同慢镜头推进一般,随着门板的拉开,门外的视野也慢慢地拓宽了,陆衍高大挺拔的身影就站在了门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大千劫主〕〔第一强者〕〔重生八零:媳妇有〕〔首席律师〕〔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隐婚娇妻:老公,〕〔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