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真小店〕〔漫展的男厕所有异〕〔斗魄星辰〕〔完美帝者〕〔阴笔断碑〕〔《星河漂流记》〕〔女仙编号零九九〕〔洛小凡的奇妙冒险〕〔激萌兽世:兽夫,〕〔腹黑总裁,奉子成〕〔易烊千玺,此生唯〕〔无敌的舰娘系统〕〔宝贝迷人,BOSS轻〕〔力道〕〔达塔时袋〕〔房产大玩家〕〔航海与征服〕〔重生之八十年代日〕〔二次元称霸系统〕〔我是一只骂街NPC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232章
    ,!

    所以,周韵毫不犹豫地选择引产孩子,因为孩子不能在,在她看来,这个孩子是陆家和她的耻辱,只要留着,就是狠狠地打在陆家脸面上的巴掌。

    至于周韵为什么不放过孩子,而是赶言喻走……言喻想,或许是因为陆衍的交待吧,陆衍说过,他不会放她走的,如果她走了,周韵该怎么跟陆衍交待;又或许是因为,那个名声带有污点的孩子的存在就是耻辱,即便周韵放走言喻,让她偷偷生下孩子

    ,一大一小突然消失在公众视野里,也只会让陆家更处在舆论漩涡之中。

    在那样的情况下,周韵能想到的最好的保全方法,就只有牺牲言喻肚子的孩子了,但是,所有的秘辛丑闻都需要遮羞布。

    所以,她带着言喻去引产的那一天,买通了医生,驱散了留在客厅里的所有佣人,只留下许颖夏,这样,她就可以明目张胆地对外界的大部分推卸责任,说是言喻不小心滚落楼梯,所以孩子没了。

    而陆衍,不管是对言喻愧疚,还是失望,只要他同意和言喻离婚,周韵的理由就更充分了,她完全可以解释说,离婚的理由就是因为言喻没看好肚子里的孩子。

    言喻的眼眸黑白清冷,寒气森凉,又仿佛看不到一丝人气。

    她知道人心险恶,自小生长在孤儿院,成年后当了律师,几乎是将最恶的人都见得差不多了,但是,那些恶,在没有施加到自己的身上时,永远都不会感同身受。

    豪门就是这样,繁华背后多的是腐朽,腐朽越深,表面越是繁华。

    所以,周韵才会不顾她的死活,不顾肚子里孩子的死活,就只为了保住陆家的名声。

    程管家将杯中的茶水喝完了,这才开口,声音不疾不徐:“对于豪门世家来说,名声的确很重要。”

    陆衍英俊轮廓凝结着厚厚的冰一样,那一双漆黑不见光的眼眸里更是蒙上了厚厚的黑雾,让人隐隐心里发毛。

    短短的十几分钟,他将那些线索串联在了一起,只觉得,一颗早已经冷硬的心,生生地被拖曳到了寒潭之中。

    他太阳穴上,有青筋起伏,又隐没。这几年,他不是没有怀疑过陆疏木事件的真相,可是,在孕期的言喻状态不稳定,心情不舒服,而且,她并不喜欢他,她不想生下这个孩子,这一切都是有可能的,所以,她从楼梯上滚落下来,不管是意

    外还是故意,也都是他能想象到的。

    但他怎么也没有想过,会是他妈妈,强迫言喻引产。

    陆衍发紧的手指,缓缓地用力握紧,绷紧了手背上的条条分明的青筋。他脑海里的思绪乱成了一团,他的薄唇绷成了冷硬的直线,微微垂下眼睫毛,黑发在灯影下,有了阴影,模糊了他的神情。

    这一个晚上,陆衍没有进卧室。

    偌大的卧室里,只有言喻躺在了床上,她盖着被子,闭着眼,却是一夜无眠,思绪太多,扰乱得她无法安心睡觉。

    一会是程管家的脸,他那样可恶,却也是他救下了陆疏木,但她知道程管家不是什么好人,不然早就告诉她陆疏木的存在了。

    一会是周韵和许颖夏的脸,神情狰狞,让言喻恨得整个心脏都瑟瑟发疼。

    一会又是陆衍的脸,陆衍没有错,陆衍是无辜的,那么错的是谁,错的是他们之间的关系,他们本就不该掺和在一起,被所有人阻止的爱情婚姻不会幸福的,他对她没有信任,而她对他也没有。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需要漫长的时间和共同的特殊经历来建立。

    而她和陆衍之间,很难很难有这样的信任。

    或许……一辈子都不会有了。

    可是,他们却因为两个孩子,又捆绑在了一起,言喻整个人仿佛落入了迷雾森林之中,雾气迷蒙住了她的眼睛,让她看不清前方的路。

    她的眼角有些湿润,她深呼吸,翻了个身,将头埋入了枕头里。

    陆衍的书房里,高大的书架旁边是光线昏黄又暗淡的落地灯,复古宽大的落地窗旁边,挺拔地伫立着一个身影。

    他身上披着薄薄的黑色风衣,莫名的,透出了肃杀之气。

    现在是伦敦时间凌晨12点,北京时间第二天早上8点,陆衍连夜委托了私家侦探,他在等结果。

    最初的简单结果,在半个小时后,就发到了陆衍的手机里。

    陆衍冷淡地盯着手机屏幕,屏幕的冷光投射在了他深邃的轮廓上,衬托得他很阴翳。

    三年前,他将私立医院的医生、护士撤走,将家里的佣人换走,就是为了不让他们乱说言喻的闲话。

    现在,私家侦探的消息却说--佣人倒都还在,只是佣人们案发当天都在别墅外,不知道情况;而知情的医生和护士却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短时间内,无法找到他们。

    陆衍的心里跟明镜似的,真相是什么,他大概也清楚了。

    他的大掌一直摩挲着薄薄的手机,等到凌晨1点的时候,他终于还是拨出了电话,那边,是陆承国接听的电话。

    陆承国似乎正在吃饭,他接听起电话的时候,放下了筷子,瓷碗轻轻地碰撞了下,他叫道:“阿衍,早上好。”

    陆衍下颔骨绷得死死的,他喉结上下动着。

    “爸,当年,妈和言喻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这句话的尾音重重地落下,陆承国那一头刹那间就陷入了沉寂中,陆衍没有吭声,陆承国也没有。

    两人的听筒里,安静得能听到电流的细微声。

    尘埃落定。

    半晌之后,陆承国的嗓音平静地响起:“阿衍,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妈妈对她做过的事情,已经感到后悔了。”

    果然。

    陆衍的表情没有一丝波澜起伏,他在查不到医生的去处时,就猜到了,当年的后续处理,绝不可能是他妈妈做的,因为他妈妈没有这样的本事。陆承国似乎叹了口气:“你妈妈没跟我交待当年的事情,是我发现她在偷偷给医生转账,才去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