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火影之医者日记〕〔在现实中开BOSS〕〔武欲封元〕〔矿世英雄〕〔从励志到丽质[重生〕〔1胎2宝:墨少,别〕〔诱宠鲜妻:老婆,〕〔帝妃临天〕〔神医小萌妃:帝尊〕〔99次逃婚:顾少,〕〔超时空微信〕〔都市之无上医仙〕〔隐婚蜜宠:傲娇老〕〔武逆焚天〕〔三界微信群〕〔热血仕途〕〔极品狂医〕〔特战之王〕〔玄学天师的开挂日〕〔蔷薇色的你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236章
    ,!

    而他的身影,在地上拖曳出长长的一道暗影,是孤独和落寞。

    他不敢去打扰他们三个,就好像他们三个是一个世界,而他早已经被排除在了外面,他就是一个孤家寡人。

    陆衍让程管家下去了,佣人们也慢慢地撤退了,整个餐厅里,就只剩下了一家四口。

    陆衍慢慢地蹲了下来,他伸手,把小星星抱到了自己的怀中,他漆黑的眼眸盯着小星星,专注又意味深长。

    小星星哭得眼睛鼻子都红了,纤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显得楚楚可怜。

    她磕磕巴巴地说:“陆叔叔,你去安慰妈妈,妈妈哭了。”

    陆衍喉结微动,菲薄的唇抿成了没有弧度的直线,他继续盯着小星星,很认真很认真地开口,嗓音是沙哑的:“小星星,你……还记不记得爸爸?”

    “爸爸?”小星星揉眼睛的动作轻轻停顿,“不记得了。”

    陆衍握紧了拳头,声音艰涩,不知道该从哪个地方说起。

    “你看,我们的眼睛是一样的颜色。”

    小星星抽噎着,眨眨眼,认真地对视上了陆衍的眼睛,她点了点头:“我知道,因为我们都是中国人啊,老师说,中国人的眼睛都是黑色的。”

    陆衍良久无言,心脏的紧张快要超出负荷,冷静了一会,直接道:“我是你的爸爸,你忘记我了,对不对,可是,没关系,爸爸会慢慢地让你想起我。”

    孝子的记忆力很短的。陆衍提醒她:“你记得以前爸爸给你一个手机吗?爸爸让你给我打电话,我们经常打电话的……”他还想说更多的事情,但说起来,才发现他和小星星之间的相处其实很短暂苍白,几乎没有什么值得一提再提

    的事情。

    电话?

    他一说起电话,小星星一下就想了起来,她知道她以前有个电话的,可是后来丢了,她就再也找不到爸爸了。

    但是,陆叔叔突然说他是她的爸爸。

    小星星一瞬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她有些无措,身体僵硬。

    陆叔叔……怎么会是爸爸?原来他的爸爸就是陆叔叔……她觉得自己有点失望,又觉得自己有点开心。

    她记得……妈妈以前和爸爸在一起不开心的。

    小星星原本抱着陆衍的手,忽然就往后缩了点:“陆叔叔,我……我不知道你是爸爸,我要问问妈妈。”

    说实在,小星星的反应在陆衍的意料之外。

    因为小星星天真又善良,还很温暖,陆衍一直以为她会很快接受他是爸爸的事实,甚至她应该是个会给他暖心反应的女儿。

    但没想到,小星星退缩了。

    陆衍从来没有这样清醒地意识到,他有多失败。

    言喻听到了陆衍和小星星的对话,她抱着陆疏木,久久也不肯松开手,她不知道,当她告诉陆疏木他们的关系时,陆疏木又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她沉默着,刚想开口,但陆疏木有些闷闷的嗓音先响了起来:“我知道,你是我的妈妈。”

    言喻只觉得,思绪忽然一下就断裂了,沉沉的思海中有什么,炸开了花,让她无法思考,无法回应,这是她想了千千万万遍,都没有想过的可能性。

    她的心脏跳动的速度,快要无法承受。

    是谁紧紧地遏住她的喉咙,让她难以呼吸。

    陆疏木仿佛猜测到了她的疑问,直接回答道:“不是爸爸告诉我的,我自己知道的。”

    他是怎么知道的,他没有说,言喻也无法猜到。

    但怎么知道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听陆疏木的语气,似乎没有一点点的怨言,也没有丝毫的不满。

    言喻握着陆疏木的肩膀,让他稍稍和自己拉开了点距离,她细细地盯着他的神态,仿佛失去了语言的组织能力,她只能重复地问:“你知道我是你的妈妈?”

    “嗯。”他黑眼睛纯粹如雪水。

    “……你不怪我么?”

    陆疏木闻言,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最终,还是摇了头,他轻轻说:“怪,可是我更想要妈妈。”

    就这么短短的一句话,将两个大人的心,往深渊中拖曳了下去。

    言喻胸腔里,盈了酸涩的水,浓度渐深,腐蚀着早已经腐烂的伤口。

    “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陆疏木抿着嘴角,眼圈也红了,他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浮现了一点点的红血丝。

    言喻胸腔里的恨,在慢慢地往顶峰攀爬。

    如果不是周韵,如果不是程管家,如果不是陆衍,如果不是她……陆疏木和她就不会被迫分开三年。

    她原本并不想回国,但是,她的睫毛翕动着,眼底有寒意。

    凭什么,那些人做错了事情,还能安逸地生活呢?

    陆疏木心思细腻,敏感,他很难过,但也很快就调整好状态,他的手轻轻地给言喻擦掉了眼泪,他很少跟人有肢体接触,但言喻不一样,言喻是他的妈妈,她身上有他喜欢的味道。

    陆疏木朝着她看,靠近了点,在她的脸颊上亲吻了一下。

    言喻回过神,眼前有些模糊地盯着他看,心脏被他一下就攫获住了,汹涌不绝的母爱包裹住了她。

    她破涕为笑,也回了他一个吻。等两人都安静了下来后,哭的人变成了小星星,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盯着妈妈和陆疏木拥抱的样子,忽然心里就酸酸胀胀的,一阵无法言说的难过袭击了她,她“哇……”一声,鼻子一酸,就哭得更惨,眼泪

    就像是开了闸的水,无法控制。

    她一边啜泣,一边落泪,大大的水润的眼睛就盯着言喻看,盈满了委屈。

    这是她的妈妈,不是陆疏木的妈妈。

    她不要妈妈被陆疏木抢走。

    她跑到言喻身边,紧紧地贴着言喻,看到陆疏木抱着言喻的手,她撇撇嘴,不高兴地一根根地掰开了陆疏木的手指,她断断续续地说:“这是我妈妈。”小星星也不知道她在害怕什么,可是这几年来,妈妈都是她一个人的,她不要跟别人分享,虽然她知道分享是美德,但是妈妈不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第一强者〕〔首席律师〕〔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隐婚娇妻:老公,〕〔重生八零:媳妇有〕〔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