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天废柴 林君河楚〕〔神秘使者〕〔萌妃当道:霸道妖〕〔超级制造商〕〔花媚玉堂〕〔逆天废柴:邪君的〕〔都市狂医〕〔全能摇摆人〕〔隋炀也是帝〕〔八零珠宝设计师〕〔带着灵宝闯世界〕〔幻想科技之王〕〔最佳娱乐时代〕〔还看今朝〕〔聊斋好莱坞〕〔天剑书香〕〔急案特攻〕〔从超神学院开始的〕〔都市神级强者〕〔点道为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238章
    ,!

    枪战?

    陆衍的记忆里没有关于枪战的任何情节,他只是出过车祸,他垂下眼睫毛,也就是那一次,他重遇了许颖夏。

    夏夏救了他。

    然后,他醒来,就开始追求她。

    更何况,陆衍的整个记忆画面并没有断层,他记得每一年大致发生的事情,没有空缺。

    程管家声音很慢:“其实,你跟辞少爷是很像的,小时候我就知道了,只不过,辞少爷比你会掩藏,你们兄弟俩从很小的时候就不和,明明互相厌恶,却又爱纠缠在一起。”

    陆衍的脚步停顿住,他听到程辞的事情,不由自主地就会想听下去,这些记忆太过久远,何况,他在很小的时候,就随周韵离开程家,怎么会跟程辞相处?“是辞少爷去找你的,他想见到陆太太,我答应他,只要他每次达到我和家主的要求,我就准许他去中国一趟,每一次你们的见面,我都在暗中跟着,你们还经常互相换身份,轮流在程家和陆家待着。”程

    管家轻轻笑,“小时候你们长得更像,但是我和家主都能分辨出,哪个是辞少爷,哪个是衍少爷。”

    陆衍黑眸幽深,绷着一张脸,静静地听着程管家的话。“而且,只要你们俩互换身份的时候,就一定会不遗余力地陷害抹黑对方,比如,当辞少爷留在陆家的时候,他就会在差不多你们要换回来的时候,想尽办法在学校或者家里打架闹事,然后等你换回来的时

    候,就会挨陆承国的打;比如有一次,你在程家快离开的时候,就故意在宴会上出丑,那一次,虽然家主知道闹事的是你,但还是将辞少爷打得皮开肉绽。”

    陆衍拧着眉头,他对程辞的记忆真的很模糊,程管家说的这些事情,他听起来就像另一个人的故事一样。

    “你们越来越大,你们的矛盾也越来越严重,但更多的是辞少爷对你的敌意,他喜欢占有你真正喜欢的东西。”

    陆衍转过身,盯着程管家,他的表情阴沉,在这样的光影下,有些吓人,语气却是冷静的:“枪战是什么?”

    对于程管家的话,他没有相信,也没有不相信,只是让程管家将那些事情讲述清楚而已。程管家缓慢道:“有人想除掉辞少爷,辞少爷明明知道结果,却约了你去,他想让你当替身,其实长大后你们长相的区别还是挺大的,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或许是因为另外的原因,最终意外去世的人是辞

    少爷。”

    “辞少爷的身上有中枪痕迹,对外宣称一律是意外车祸。”

    陆衍眉头紧紧地锁着,他什么也没说,直接抬步离开,进了卧室。

    言喻还是跟前几天一样,早已经躺着睡着了,陆衍攥紧了拳头,他不知道程管家为什么突然说起了程辞,关于他今晚讲的这些事情,他没有任何的记忆。

    陆衍面无表情,躺进了被窝里,他从后面,轻轻地贴在了言喻的后背上,抱住了她,他垂眸盯着她的侧脸,眼神却渐渐深,又像是有些走神。

    他闭上眼睛,浮浮沉沉间,耳畔隐约听到了两个声音在争执,眼前模模糊糊还出现了两个男人在对峙。

    一个声音温和,含着笑意,缓慢地道:“陆衍,真有意思,你想抢我的位置,我越来越想跟你玩了。”

    一个声音慢慢地回他:“程辞,你也开始走心了?听说,你喜欢上一个学生了,不知道那个学生会是谁?”

    再然后,就是第一个声音再次响起,全然失去了温和,只余下了令人心惊肉跳的阴森:“陆衍,你敢动她,我就会让你尝一尝失去一切的滋味。”

    陆衍猛然睁开了眼睛,却发现天已经亮了,方才的两个声音,是梦,却梦得很真实,双胞胎之间,是会有感应的,但他对程辞的确没有什么记忆。

    言喻还没醒,睫毛浓密纤长,睡姿有些不安,蜷曲着。陆衍盯着言喻的脸孔,想着,他本来就猜到,程辞不可能是外界呈现的那样温和的模样,在这样的程家长大,有哪个人,会是单纯温和的,只不过,程辞擅于将自己的丑恶面掩藏起来罢了,他在言喻面前

    ,或许就是一个简单的爱她的男人。

    陆衍胸口有些闷。

    他揽过了言喻,吻住了言喻的额头。

    嫉妒如同蚂蚁,啃食着他的心脏,疼得几乎要发疯。

    他又想,但是程辞已经死了,不管过往是怎么样,他都无法再和言喻在一起,那都是过去了。

    程管家说的那些事,也并不重要,是真是假,都无所谓了。

    言喻睁开眼,看到自己在陆衍的怀中,她没有什么表情,推开了陆衍,说:“热。”

    现在的天气的确越变越热了。

    陆衍倒是笑了,没有因为她的冷脸而生气,脾气挺好:“等会你再收拾一下东西,我们晚上的飞机,回国。”

    言喻淡淡道:“回国之后,我不去陆宅。”

    陆衍突然变得很好说话:“好,不去也好。”

    他眉心微微皱,他现在还不知道该怎么让言喻和他妈妈相处,他黑眸闪过一丝暗光,是疲惫,也是愧疚。

    言喻从床上起来,陆衍也下了床,他看着言喻的背影,眉心跳了又跳,他淡淡地问道:“言喻,你在计划着什么?”

    言喻没有回头,声音很平静:“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妈妈过分了点。”

    陆衍抿直了唇线,胸口沉了又沉,竟是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

    一个是他的妈妈,一个是他孩子的妈妈。

    天底下最难的难题之一。

    中午的时候,言喻收到了秦让的短信。

    秦让才知道她要回国的事情,约她出来见个面,陆衍去了公司处理最后的事务,言喻让家里的佣人看好两个孩子,她开了程家的车子,去了市中心。

    两人在老地方咖啡厅见面了。

    言喻走进咖啡厅,远远的,就看到了秦让的身影,他穿着黑色西装,搭配白色的衬衫,正低头选咖啡。言喻坐在了他的对面,笑:“秦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