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打造完美家园〕〔超级仙尊重生都市〕〔女总裁的逆天高手〕〔请爱我,苏小姐〕〔重生八零娇妻威武〕〔带着仙葫开农场〕〔大师下凡〕〔八零重生小幸福〕〔钻石甜婚:国民男〕〔豪宠天外妻:影后〕〔大唐好相公〕〔迦勒底的黑发骑士〕〔主神猎手〕〔侦情校园〕〔长得太凶了怎么办〕〔从出生开始当天帝〕〔红楼之贾敏的逆袭〕〔仙妻入怀:兵王大〕〔修仙小农民〕〔麻辣小村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244章
    ,!

    季慕阳静默半晌,“嗯……”了声,然后有些无奈地道:“刚刚是我的堂弟,不务正业。”

    言喻想笑,她没想到,季慕阳还会说这样的话。

    这三年,季慕阳变化得其实很大,变得沉稳了。

    言喻:“你的堂弟很厉害,是暗网上千金难求的私人侦探。”

    聊了一会,言喻就想走了,她怕药效一过,她刚刚喝下的酒就要起反应了,因为她似乎觉得有些晕了。季慕阳走在言喻的身旁,他时不时就会垂眸看一眼言喻,看着她白净氤氲的小脸,却不敢看她婀娜的身姿,对于言喻,他的心思一直很微妙,这是陆衍的女人,他不能肖想,他也只能以朋友的身份出现,

    但他却时时冒出想要照顾她一辈子的想法。

    三年前,她离开的时候,他不见得多想她,但这三年来却莫名地跟陆衍生疏了起来,今天一听说她回来了,他屁颠屁颠地就扔下了所有事情,赶来了。

    季慕阳:“言喻。”

    “嗯?”言喻寻声抬眸。

    季慕阳笑了笑,对上她的视线,眼眸深邃,自然而然地伸出手,手指顺入了她的发中:“乱了。”

    “什么?”言喻没有明白。

    “你的头发乱了,现在好了。”言喻大概是酒意上头了,她不知道的是,季慕风这人漫不经心,下手也狠,为了给素了几年的季慕阳下荤,点的酒都是高浓度的。

    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已经超出了安全距离。

    言喻眨了下眼睛,反应迟钝地想避开。

    “慕阳。”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带着寒意森然的凛冽。

    酒吧门口的柱子旁,一个高大的人影靠在了柱子上,是陆衍,他姿态冷然,看着季慕阳和言喻。

    昏黄的路灯打在了他的身上,他的手里夹着一根已经点燃的烟,烟雾袅袅,火光猩红让人瞩目,而地上,已经有了零散的几个烟头了,他不知道在这儿,站了多久。

    路灯的光束下,可以清楚地看到空气里起伏的浮沉颗粒。

    他凝视着和季慕阳靠得很近很近的言喻,不知道是不是在克制着什么,他不紧不慢地滚了滚喉结,又慢条斯理地抽了口烟,然后,将烟头扔在了地上,捻灭,一步一步地朝着言喻的方向走了过去。

    他背对着光线,整张轮廓分明的脸笼入了阴影之中,明明灭灭间,透出了让人害怕的气息,周身的气场强大又摄人。

    他看到言喻穿着的修身旗袍时,眸光更是冷冽了几分。

    转眼间,他已经走到了言喻的身边,伸出手,揽过了她的腰,他手上的力道在增大,箍得言喻有些疼。

    季慕阳直起了身子,懒散冷淡地看着陆衍,他勾了勾唇角:“阿衍,你回来了。”

    陆衍眼神落在季慕阳的身上,搂着言喻的动作,无形间就在宣誓着主权:“阿阳,好久不见。”

    季慕阳笑得眉眼弯弯,看起来有些漫不经心:“有时间一起喝一杯。”

    “嗯。”

    季慕阳的目光又顺着陆衍往言喻看。

    陆衍的眼眸沉了沉,他语调淡淡地说:“今晚她出来,没跟我说,家里的两个孩子都还在等着她。”

    大约是“两个孩子……”这个词,点醒了季慕阳。

    他插在裤兜里的手指攥紧了。

    言喻已经有些难受了,按照惯性,她顺势靠在了陆衍的身上,眼皮沉沉,明明听到了陆衍和季慕阳的对话,却怎么也听不清楚他们的对话内容。

    陆衍最后看了眼季慕阳,眸色平静,但那双黑色的深邃眼眸中,仿佛洞察了一切:“阿阳,言喻是我孩子的母亲,也会是我这辈子唯一的妻子。”

    季慕阳的瞳眸微微瑟缩了下,什么话都没说。

    陆衍已经揽着言喻,往外面走去了。

    而他季慕阳就只会在身后瞧着他们两人的身影,什么也不敢做,也不能做,就算他现在上去,从陆衍的怀中夺走了言喻,又能改变什么。

    一路上,车里还有司机,陆衍也没跟言喻说什么,就是抱着她,一路的目光都在盯着她,到了公寓楼下的时候,言喻的大脑已经被酒精侵袭了,她紧抿着唇,发现自己整个人都被人搂在了怀中。

    她的脑袋放空了许久,在被半搂半抱着进公寓大门的时候,她下意识地就开始反抗,右手肘往后面那人的腹部顶去。

    陆衍拧紧着眉,唇线抿得很直,单手就攥住了言喻的右手肘,将她的所有攻击都融化在了掌心里。

    她还要挣扎,下一秒,她的后背就抵在了略显得有些冰凉的墙面上,男人高大冷硬的身躯覆盖了上去。

    一楼大厅的灯光不算明亮,但也不算暗淡,偏偏陆衍挡住了身后的灯光,他的脸隐匿在了半明半暗的光线里,唯有一双眼眸格外深邃。

    言喻酒意上头,眼里朦胧着的都是轻轻浅浅的醉意,她盯着陆衍的脸,眼前英俊的脸模糊了又清晰,周身萦绕着的都是酒气。

    她皱了皱鼻子,似乎忘记了她刚刚才喝过酒。

    “你喝酒了。”她指责对方。

    陆衍怒极反笑,还有些哭笑不得:“对,我喝酒了,你一点都没喝。”

    事实上,今晚的陆衍根本就没碰过酒。

    “你松开我。”言喻说着,又开始挣扎了起来,她今晚穿得旗袍短倒是不算很短,偏偏叉开得很高,一举一动间,白皙笔直纤细的长腿,若隐若现。

    陆衍按着她的手腕,将她压在了墙上,她心跳快了起来,有些紊乱,陆衍的俊脸离得她越来越近,她觉得有些燥热不安。

    还没来得及反应,腰就被他握住,隔着薄薄的旗袍,她能感受到他手指的冰凉,明明天气早已经暖了。

    言喻有些走神,酒精迟缓了神经,陆衍的唇就碰上了她的唇,贴在了一起,他的身体也几乎和她无缝地压在了一起。她觉得呼吸有些艰难,胸口中的气息仿佛被人挤压着,只出不进,而他却还在攫夺着她的呼吸,探出了舌尖,将她含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