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宠婚:蜜吻小〕〔撩一送二:总裁大〕〔修仙之重生仙帝〕〔魔法日记:魔伊传〕〔傲天弃少〕〔早安,龙先生!〕〔快穿:炮灰女配要〕〔剑鸣九天〕〔来自男主后宫的宠〕〔恋爱手册,萌妻掌〕〔喜劫良缘,纨绔俏〕〔韩先生,情谋已久〕〔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医杀手妃〕〔神医凰后〕〔慕川向晚〕〔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狂医废材妃〕〔国民男神是女生:〕〔创神纪:女王有毒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250章
    ,!

    他眯了眯眼眸,慢慢地,抿直了唇角,就像是一条冷冽的直线,原来程辞调查过言喻,资料里写的是程辞曾经调查了言喻的父母的事情,她的父母不在了,倒是还剩下一个弟弟。

    陆衍拿起了资料上写的言喻弟弟的信息,不学无术,毫无作为,流里流气。

    陆衍拧了下眉头,这是言喻的亲弟弟?

    隔天,言喻放心不下南北,律所那边的事务还没正式上手,她跟律所负责人请了假,就去了酒店找南北。

    言喻找陆衍要了酒店电梯的密码,绕路去了面包店,买了甜品,才去了酒店,南北就在酒店里。

    她看起来的状态还不错。

    言喻进来的时候,她正播放着音乐,在做孕期瑜伽,旁边的地毯上,摆放了好几盘水果,还有一杯牛奶。

    南北抬眸,看到了言喻,弯了弯眼眸,眼睛亮亮的:“阿喻,你来了。”

    言喻把手里的袋子提高了一点,晃了晃,笑:“我给你带了甜甜圈,还以为你没得吃,不过……”她下巴朝着一旁的水果扬了扬,“是我想多了。”

    南北把瑜伽的动作做完了,才慢慢地吐出了一口气,她皮肤光洁,额头上覆盖了一层浅浅的惫,因为运动,脸颊上也有点红润。

    看她要站起来,言喻连忙走过去,扶了她一把,言喻问道:“宋清然联系你了吗?”

    南北抿了抿唇角,眼眸还是弯的:“不知道,我出来的时候,没带手机,我怕他在我手机里装着定位。”她看着言喻,“宋清然联系你和陆衍了吗?”

    言喻点开了手机屏幕给她看,上面一排密密麻麻的来自宋清然的未接电话。

    南北睫毛轻轻翕动,似有若无地笑了下,没说什么,她转身走到一旁的桌子旁,端起了温开水,浅浅地啜了口:“做完瑜伽有点累。”

    言喻也识趣地不再提起宋清然。

    两人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南北说:“太无聊了,一直在酒店套房里,听说这个酒店的设施很齐全,要不,我们不出酒店,就在酒店里走一走?”

    最后两人去的地方,是酒店在九楼开的一家甜品店,南北特别喜欢甜品,但现在怀着孕,没办法吃冰,所以她就点了热的芋圆,言喻点了仙草,就坐在了窗边,南北垂眸看着窗外,有些走神。

    言喻问:“北北,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跟医院请假了吗?”

    南北沉默了一会儿,纤细的手指握着勺子,无意识地搅拌着芋圆,然后她垂下了眼睫毛,很淡地笑了下:“宋清然早就把我在医院的工作辞了,他不希望我出去工作。”

    言喻闻言,拧起了眉头。

    她不喜欢宋清然这样的行为,至少如果她的工作被人随意辞了,她早就发火了,也就南北太喜欢宋清然,才忍耐了下来。

    言喻眸光落在了南北的肚子上,看了一会,还是忍不住轻声道:“你想怎么处理肚子里的孩子?”

    因为她自己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所以对孩子特别关注,但其实,如果南北决定和宋清然分开,她并不赞成南北生下肚子里的孩子,不过,最终的选择权还是在南北的手里,她不会出言干涉。

    南北安静地坐着,什么话都没说,仿佛在思考着什么,然后有一下没一下地吃掉了碗里的芋圆。

    坐了一早上,到了午饭时间的时候,两人才从甜品店出去。

    言喻看了下时间,说:“我们去吃午饭吧?”她说着,却没听到南北的回答,她转头看南北。

    南北的眸光有些定住,怔怔地看着前方。

    言喻顺着南北的目光看了过去,酒店走廊的尽头,站立着一个黑色的剪影,高大修长,带着浓郁的清冷。

    那个身影不紧不慢地越走越近,灯光投射,他的轮廓深邃分明,那一双漆黑的眼眸,也渐渐地,越发清晰,如同携带着凛冬的寒雪,视线里没有温度。

    宋清然的长相属于白净派,但久居高位,让人看到他的时候,先注意到的是他身上凛人又高高在上的气质,完全掩盖了他五官的清秀。

    走近了几分,才看到他脸色的阴沉,一双眼眸深邃不见底,承载着无尽的怒意,仿若有黑色的火焰跳动着。

    南北下意识地就要往言喻的身后躲去,言喻也往前了一步,遮挡在了南北的面前,两人这小小的动作,更是一下就激怒了宋清然,他狭长的眼底有着轻轻浅浅的红色血丝。

    宋清然站定住,抿紧了薄唇,眉眼覆盖霜雪,动了动唇开口,声音沙哑:“北北。”

    他的嗓音就像是从谷底深渊中传出来的一样,喉间生涩。

    “过来。”

    他眼睛里,只有南北。

    南北咬了咬下唇,她抬眸看他,看到他的一瞬间,心情复杂,连她自己都分不清自己的情绪,她安静着,什么话都没说。

    几人之间的空气停止了流动一样,带着令人窒息的感觉。

    宋清然耐性不大,他唇线越发绷直,没有一丝的弧度,沙哑的嗓音似是浸润在千年寒冰之中:“北北,过来。”

    南北不想过去,她知道宋清然已经领证了,领证之后的他,就已经不再是她的宋清然了。

    宋清然眉目一冷,闪过了什么,大步地走了过来,就要绕过言喻,去拽南北。

    言喻自然不肯让开,挡在了南北的面前,她脸上的表情也有些绷:“宋公子,北北不想跟你走,请你不要强迫她。”

    宋清然根本都没听言喻说话,他没去动言喻,伸长了手,握住了南北的手腕,他英俊的脸上阴沉得仿佛要滴下水来。

    南北的瞳孔轻轻收缩,条件反射一样地往后退了一步,她盯着宋清然的眼睛,胸口起伏了下,轻声道:“宋清然,我跟你没有关系,我不跟你回去。”宋清然听到这一句话,狭长的眼眸里更是冷厉,他独裁专断习惯了,但也习惯了南北跟他使小性子,他面无表情,淡淡道:“你怀孕了,别伤害到肚子里的孩子,跟我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