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败魔尊〕〔最强万界大穿越〕〔大唐烟雨〕〔楚先生的甜宠娇妻〕〔系统之屠仙灭神〕〔木叶之旗木家的快〕〔异世界厨仙〕〔红色莫斯科〕〔宠后多娇:昏君养〕〔异鬼之下〕〔陛下免礼〕〔路过漫威的骑士〕〔率性道医〕〔邪魅鬼医:纨绔大〕〔覆汉〕〔汉末之吕布再世〕〔阻道者杀〕〔都市修仙狂仙〕〔斗破苍穹之倾城绝〕〔刀客的位面之旅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253章
    ,!

    陆衍看了眼她的电脑,移开了视线,他抿了抿唇,嗓音温润:“南北在酒店很安全,我已经让人吩咐下去,不会让宋家公子靠近南北住的楼层。”

    言喻淡淡地“嗯……”了声。

    陆衍早就知道了今天酒店发生的事情,但他和南北并没有什么深入的交情,他也不是爱管闲事的男人,他愿意让南北住进去,已经是破格了。

    等他洗漱完毕,走了出来,言喻已经侧躺在了被窝之中,身体就像是婴儿一样,乖乖地蜷缩着。

    陆衍从她的身后,躺进了被子里,男人温热低沉的气息,就落在了她的耳侧,他伸手关掉了电灯,只余下一盏忽明忽暗的微弱的床头灯。他的嘴角隐隐约约地勾着,看着言喻修长的后颈,皮肤温润,就像是镀了一层柔光,他的眉目有着浅浅淡淡的笑意,伸出手,将言喻揽在了怀中,软玉温香在怀中,她柔软的发丝扫过了他的脖颈,就像是

    轻柔的羽毛滑过了他心脏上最为柔软的地方。

    言喻被他一抱,不太舒服地挣扎开来,淡淡说:“松开。”

    她转过身,抬眸看陆衍,对于他们之间现在太过近的距离感到一丝不适,她抬眸,陆衍英俊得无可挑剔的脸上,挂着浅笑,如沐春风,但在这样的光线下,又有些看不透的意味。

    言喻没有说话,倒是陆衍,他沉默了一会,忽然说;“因为我回来了,陆家那边可能要办个宴会,妈最近身体不好,宴会的事情可能要拜托你。”

    他语气平淡。

    言喻想也不想地拒绝了:“我办不了。”

    先不说她没有办过宴会的经验,就连上流社会的宴会,她也没有参加过几次,她哪里会办宴会,更何况,她垂下眉,有些淡淡的讥嘲。

    陆衍是让她以什么样的身份,去承办宴会?

    她现在跟陆家、跟陆衍已经没有关系了,她又何必上赶着去挨骂。

    陆衍安静地看了她一会,薄唇微动,却什么也没说,好半晌,他还是强硬地将言喻搂入怀中,几乎是禁锢,不让她挣脱开来。

    言喻挣扎了几下,没有挣脱开,她也就不再管了,强忍着心里的不适,或许是因为今天宋清然和南北的事情,让她联想到自身。

    她特别想跟南北说,跟宋清然分开吧,他结婚了,他已经和别人组建了一个家庭,南北没有必要再和同一个人纠缠,毕竟天底下的男人这么多。

    但是,她最终没有说,因为她自己都还和陆衍纠缠,还撇不清过去。

    她和南北,谁也没有资格说谁。

    言喻闭上了眼睛,不再思考,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她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照顾好她的两个孩子,未来的事情,未来再说。

    她并不赞同,为了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就要强迫自己跟前夫凑合。

    但现在的情况,是她舍不得离开两个孩子之中的任何一个,如果她不在陆衍身边,她就没办法陪着陆疏木。

    言喻很快就睡着了,陆衍却没有睡着,他的轮廓模糊了又清晰,灯光柔和,却不知为何,他的眉目却显出了几分冷峻,好一会,他垂下了眉眼,忽然又散去了压迫感,眉心微蹙,透出了无形的无奈。

    他这辈子,总共就只和两个女人有过纠缠,他在感情方面的经验,其实并不足。

    夏夏是他的初恋,但是对于夏夏,他并没有花费多少心思,去追求。他们自然而然地就在一起了,他疼爱她的方式,就是满足所有她提出的要求,极尽一切能力去取悦她,夏夏也容易取悦,她以前毕生的追求就是舞蹈和爱情,每一次,他看到她在舞台上绽放光彩的时候,

    都觉得她整个人熠熠生辉。或许,那时候,他还喜欢夏夏的生机勃勃,后来的夏夏,放弃了舞蹈,随意人生,他在她的身上,再也看不到任何光芒。和言喻在一起的过程,显得更加波折又戏剧化。一开始的时候,他对她厌恶,他觉得她心机深沉,是那时候的他没有把握会,一次又一次地伤害她,将她逼走了;而现在,他有心想要补偿,却不知道

    该从何补偿,也不知道该怎么讨好?言喻和夏夏不一样,他遇到言喻,总有种无法掌握的感觉,有心无力。

    陆衍喉结无声地滚动,他抿直了唇线,闭上眼,陷入黑暗。

    他的脑海,忽然冒出了一个想法。

    或许不是不懂得取悦,而是他无法取悦。

    言喻讨厌他妈妈周韵,但是周韵又是他妈妈,如果让他亲手为言喻收拾她,他是个俗人,他做不到。

    时隔三年,陆衍重新回国,许颖夏彻底地觉得,陆衍已经不会再是她的阿衍了,他对她已经没有了任何一丝男女的情谊。

    但她不甘心,也不愿意,她身边就没有比陆衍更加优秀、对她更好的男人了,何况,她失去了之后,再也找不回来的男人,凭什么,言喻却可以占有?

    她承认她不喜欢言喻。

    从很多年前,在英国开始,她就不喜欢,她不喜欢言喻的笑,不喜欢她的优秀,反正,言喻的一切,都让她喜欢不来。

    许颖夏一直没遇到言喻,她看到言喻也在那个孤儿院里,总觉得不安,右眼皮和心脏不停地跳动着,她害怕,言喻会是许志刚的女儿,那这样,言喻真的就要抢走她的一切了,她不允许。

    许颖夏皱紧了眉头,垂眸看着手里的调查资料。

    她找了不少侦探去调查,言喻的孤儿院信息没有任何的问题,天衣无缝,让人无法怀疑她的身世问题。

    许颖夏目光一行一行地略过,最终落在资料的言喻的弟弟上。

    没有父母,但父母曾经生了个儿子,这个儿子因为父母早亡,就是一个流氓,许颖夏眉心一动。

    这个人,会是言喻的污点吧。

    这种赌徒,如果知道了他有个做律师的姐姐,会不会从此纠缠上言喻?许颖夏想到这,拿出手机,拨打了个电话,她的红唇轻轻地动了动:“帮我查一下这个男人,赵东,找到他之后,帮我安排一下见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第一强者〕〔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时来孕转:总裁欺〕〔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我的邻家空姐〕〔君临星空〕〔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