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武之帝庭崛起〕〔丧尸之全面战争〕〔天价隐婚:巨星老〕〔爆头偏执狂〕〔佣兵狂妃〕〔忍者也玩主神空间〕〔入骨暖婚:重生娇〕〔重生之一世花君〕〔大宋之最强酒楼〕〔星际之宝妈威武〕〔撞鬼就超神〕〔星光战场〕〔土豪修仙系统〕〔舰娘之红色血统〕〔扶一把大秦〕〔万界收容所〕〔我只是,菜鸟〕〔重生之八十年代新〕〔他是亡灵〕〔赤壁之崛起荆南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259章
    ,!

    这样的话,让言喻没有一丝一毫的感动,有的只有无尽的平静和嘲讽,她不受赵东的影响:“是不是谁找过你,告诉过你我有可能是你的姐姐?还有,谁让你来找南北的?谁让你去打她的!在巷子里,你说

    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赵东只回答了最后一个问题,他眼圈泛红:“我知道你是我的姐姐后,我就想认回你,可是我害怕没有本事,被你嫌弃,我作为弟弟,就想替你做点事情,姐,我在赌场听说陆氏集团的总裁在酒店里养了一

    个女人,就是这个怀了孕的南北,所以我才趁机想帮你教训她。”

    “撒谎!”

    言喻说完,已经不想再听赵东说任何的话了,她蹲了下来,眸光冰凉地盯着他。

    赵东发现,言喻眼眸里的光,和陆衍如出一辙,看着他,如同看着一件毫无生气的物品,言喻从口袋里,拿出了手帕,轻轻地,放在了赵东的脸上,动作很轻柔。

    赵东微微一怔,被言喻的动作弄得有些懵然。言喻在他的注视下,缓缓地勾起了唇角,她轻轻地动了动唇:“谁也无法占证明你是不是我弟弟,除了dna,就算检测出来的结果,证明了你是我的弟弟,也改变不了什么,我不会给你一分钱,也不会给予

    你任何的帮助。”

    她的嗓音平淡又冷冽,透着浓郁的疏远和冷漠。

    陆衍黑眸里呈现出了言喻的倒影,他眸色深了深,明白了言喻的想法,她取出手帕,就只是为了检测dna。

    病房里。

    宋清然慢慢地走到了南北的病床旁,他周身都萦绕着凉薄的冷气,他轮廓的线条显出了冷冽,那一双黑眸里雾气浮现,情绪起伏,难以看清,是深不可测。

    他慢慢地弯下腰,眸光一瞬不瞬地垂眸看着她,从她苍白的皮肤上滑了过去,她的唇有些脱水,显得干燥,唇纹明显,整个人就像是一个即将破碎的瓷娃娃,让人心疼。

    宋清然移开视线,看到床头柜子上有一个棉签,和一瓶水,他伸出手,取出了棉签,沾了水,动作细致温柔地给南北润唇。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手指克制不住地颤抖,他弯下腰,蜻蜓点水地在南北的唇上落了吻,他闭上眼,睫毛也不停地翕动着,攫取着她的呼吸,越吻越深,像是要封住她的所有出气。

    他的动作越来越深入,越来越疯狂,几乎要将她整个人都吞入自己的腹中。

    宋清然的另一只手,顺着盖着南北身上的被子,一点点地往她腹部上滑去,覆盖在了她平坦的腹部上。

    那里,平坦的,没有一点点的起伏。

    原本里面的孩子,已经不存在了。

    宋清然的呼吸有一瞬间的停滞,但更多的,他又觉得松了口气,他和北北之间,不需要孝,不需要结晶,不需要任何形式的第三人,他的北北,就只是他的,他要将她藏起来,让所有人都无法看到她。

    北北怀孕了之后,已经忽略了他很多。

    更何况……

    宋清然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他眼眸深邃,呼吸有些沉重,又带着粗,病房里安静得只听的到他的呼吸声。

    现在的南北不适合怀孕,不然,他不仅保不注子,也保不住北北。

    孩子没了也好,他就不用亲自动手,毁掉他和南北的爱。

    南北浓密纤长的睫毛轻轻地翕动了下,宋清然的呼吸都喷洒在了南北的脸颊上,他的手指在她娇嫩的肌肤上抚摸着,逡巡着,从她的额头,落到了她的唇上,带着无尽的眷恋。

    他忽然开口:“北北。”他低声地叫着她的名字,“北北,你恨我么?”

    南北已经清醒了,她没有睁开眼,睫毛动了动,眼角却滑落了下一连串的透明的眼泪,她苍白的鼻尖,泛起了一丝红。

    宋清然声音甘冽,一个吻,落在南北的眼皮上,她眼皮很薄,温度灼热,他的唇在落下的瞬间,就感受到了眼球的微动。

    “北北。”他又叫她,“我爱你。”

    他低沉的嗓音轻得仿佛什么都听不到,羽毛轻轻地落下,寂静无声。“北北,你不能离开我,你等我,我迟早会给你,你想要的所有东西,等我解决了所有的事情,就娶你,以后我们一起生活,好不好?就我们两个人,再也不分开。我会是你最好的依靠,我会永远地爱你,

    疼你,我们就像小时候一样,每天都在一起,你永远,乖乖地跟在我的身后。”

    他越说,眼底的黑越是纯粹,越是一眼望不到底,如同深渊,让人不敢久望,他的偏执让人觉得隐隐的可怕,心脏收缩。

    南北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手指紧握了起来,指甲因为用力,掐入了掌心之中。

    她猩红着眼睛:“我不想见到你。”南北的话说得很慢很慢,很平静,她情绪没什么起伏,是压抑的。

    宋清然似是什么都没听到,他眼底的神色,越发的深情,凝视着南北,带着无尽的情意。

    “北北。”他的每一声,都是嘶哑的、低沉的,“再给我多一点时间,好不好?”他明明是在询问,语气却带着命令,仿佛只要南北说句让他不满意的话,他就会不顾一切地囚禁了她。

    “北北,如果你不会长大,该多好?”

    这样的话,听来就让人毛骨悚然。

    南北震了震,想起了之前被困在别墅里的日子,宋清然不让她接触任何的外人,不让她工作,不让她出去。

    她唇线抿成了毫无弧度的直线,语气极其冷淡,也极其认真:“宋清然,我们不可能了。”

    宋清然仍然置若罔闻,他的态度前后就没有任何一丝的变化。在这样无声的对峙之中,南北终于有些崩溃了,她大喊道:“宋清然,我说的话,你听不明白吗?我说分手!我说我们分手!我说我们不可能了!你知道不知道,我们再也没有希望了!”她的眼泪如同开了闸的水,根本无法控制,“我的孩子没有了,我的孩子因为我做了小三,所以他离开了我,我没有了孩子了……我太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时来孕转:总裁欺〕〔复仇的单细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君临星空〕〔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