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娇妃倾城:王爷宠〕〔异界超级神医〕〔颜夕江墨琛〕〔极品神医〕〔假老公,你是鬼哟〕〔她比蜜糖甜〕〔生死帝尊〕〔军少住隔壁:丫头〕〔都市最强皇帝系统〕〔暴力甜妻:帝少不〕〔浴血武神〕〔退役特种兵之全能〕〔刁蛮战王妃〕〔断案奇妃:九王爷〕〔万古魔君〕〔诸天降临大逃杀〕〔极品神医奶爸〕〔田宠医娇:腹黑将〕〔无限英雄之无尽征〕〔霸道帝少惹不得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260章
    ,!

    宋清然没有说话,空气里是无声的寂静,这样的寂静,几乎要夺走人的所有呼吸,让人窒息。

    南北躺在了床上,神情崩溃,她紧紧地捂着胸口,她嗓音嘶吼:“宋清然,你根本就不知道我有多痛,我有多难受!我太难受了,我一想到,孩子没了,我就恨不得替他去死……”

    宋清然轮廓紧紧地绷着,他的眼眸里就只有南北,他对那个孩子,没有什么情感,他只要南北还在就好了。

    他喉结滚了滚,声音从喉间挤压了出去,为了安抚南北,他还是没说出他的想法:“孩子以后还会有的,只要你好好的,就好了。”

    “不会有了。”南北回答得很快,“我们再也不会有孩子了,我也再也不会和你在一起了。”

    宋清然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他骨节分明的手指,缓慢地顺着南北的下颔摸着,淡淡地道:“不会的,北北,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你忘不了我们这么多年的情谊,北北,在宋家,我是你唯一的依靠。”

    不知道是哪一句话,彻底地戳中了南北的心室,让她疼得发颤,让她流泪,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知道哭。宋清然嗓音很凉,他身上极致的黑色,衬托得他仿佛没有七情六欲,又仿佛偏执到了极致,当他想要做什么事情的时候,他就格外可怕,就好比在宋家,他为了南北只依靠他,用尽了手段,让宋家的其他

    人不敢对南北好,让整个宋家,都要看着他的脸色,才能对南北好。

    他的南北,就只能靠着他,在南北的世界里,只有他是实景,而所有人,都应该被虚化成背景,包括,言喻,南北最亲近的朋友。

    宋清然手指冰凉,他不知为何,感觉到了深入骨髓的疼,因为他知道南北在疼,可是,他现在要亲手让她更疼。

    “北北,伤害你的人,我会一一报复回来的,不管是言喻还是那个人。”

    南北抬眸,手指蜷缩,她有些恍惚,良久,淡声道:“不必了,那个人可能是言喻的弟弟。”

    南北轻轻地扯唇笑了笑,眼睛酸涩也毫无感觉。

    可是站在背后指使赵东的人,或许,正是面前这个嘴里说着爱她的男人的妻子。

    南北想起了一句话。

    你看,这个男人,嘴里说着爱我,却又让我这样难过。

    外面日头灿烂,病房内,光线却苍白冷淡。

    宋清然想秘密将南北转移走的时候,被言喻发现了,言喻抿紧了唇线,挡在了病房门口,不让宋清然出来。

    宋清然黑眸沉沉,眼睛血红,瞳孔里凝结着厚重的冰霜:“让开,言喻。”

    言喻背脊挺直,气势没有半分的退让。

    “宋清然,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现在的你是有妇之夫了,南北的好坏,已经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了。”宋清然唇畔冷冽地勾起,带着渗人的温度:“这是我和北北之间的事情。”他怀中的南北,已经陷入了昏迷,不知道宋清然对她做了什么,宋清然看言喻还不让开,他气场暗黑,讥讽道:“言喻,你别忘了,

    是你的弟弟,将北北害成了这样。”他眼眸里的情绪一点点地染上了越发浓重的黑。

    “那是我和南北的孩子。”

    言喻闻言,脸色骤然苍白了几分,她唇线抿紧成了直线,被宋清然的话,戳中了软肋。

    如果赵东说的都是真话,那么,就是她连累的南北;如果赵东说的是假话,那至少说明,对方也是冲着针对她而来的,那么,也是她间接影响了南北。

    宋清然面无表情地看着言喻,路过言喻的时候,言喻伸手想抱南北,却倏然间,就被宋清然单手摁住了手腕,他手上的力道一点都不小,言喻只觉得腕骨像是要被捏碎了一样。

    紧接着,宋清然的手腕,也被两根修长的手指,捏住了手腕的骨骼。

    陆衍手上的力量,比宋清然更加重。

    他的嘴角抿成了危险的弧度,因为用力,让人恍惚间以为听到了骨肉交错的声响,陆衍一点一点地收紧,声音不重,准确来说,是淡得不能再淡:“松开手。”

    僵持了好半晌。

    宋清然唇线冰凉,攥紧了拳头,骨节泛白,率先松开了手。

    陆衍淡淡说:“威胁女人,算不得什么男人,更何况,你还是个已婚的男人。”宋清然面无表情,眼里也没有温度。

    陆衍:“你的太太和你的家人,已经在楼下了,听说,你的太太怀孕了,恭喜你,要做父亲了。”

    这一句话,让宋清然的脸色骤然就如同寒冬腊月的冰雪覆盖。

    言喻的眼角眉梢染着轻薄的讥讽。

    因为陆衍的干涉,宋清然最终还是没带走南北。

    他走出了病房,抿紧了唇,拳头收紧,一拳头重重地砸在了墙壁上,他骨节泛起了冷冽的苍白,面无表情。

    他转过眸,就看到不远处,他妻子柔弱的身影,她看到他,眼睛微亮,笑了起来,声音软软地道:“清然,你也在医院,是看朋友么?你猜,我有个喜讯想要告诉你。”

    她说着,慢慢地朝着宋清然走近了几分。宋清然看着她的眼神,有些死寂,英俊的眉目有着冰封的僵硬,在女人的手,碰在宋清然的手臂时,他额角上的太阳穴重重抽搐了下,青筋起伏,似是难以忍耐,绷紧了轮廓,伸出手,就遏制住了女人纤

    细的脖子。

    他的手指冰冷得像是才从冰库里提出来的一样。

    他声音很轻:“你怀孕了?我让你怀孕的么?”

    女人白皙的脸上,因为被掐的难以呼吸,而显现出了一片红晕,她脸上还是挂着笑容,她纤细的手指拉着宋清然的手,想让宋清然松开一点手指。

    因为嗓子被挤压,她的声音是沙哑艰涩的:“……清然……”

    她除了叫宋清然的名字外,也想不出应该叫什么,她睫毛翕动了下,接着轻声说:“清然,你是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么?”她说着,忽然伸出了手臂,勾住了宋清然的脖子,她踮起脚尖,将吻送到了宋清然的唇上,宋清然垂眸,没动,她的吻越来越缠绵,越来越火辣,轻轻地勾了勾宋清然的舌,宋清然漆黑的瞳眸微微一动,不知道是被触动了哪里,大手一揽,让女人的身形紧紧地吻合自己的身体,深吻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从姑获鸟开始〕〔第一强者〕〔医毒绝世:帝尊的〕〔重生军嫂有点甜〕〔一品道门〕〔君临星空〕〔鬼王传人〕〔农门悍妇撩夫忙〕〔凌天至尊〕〔大完美主播〕〔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