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尊盛宠:全能小〕〔修行的年代〕〔三国悍刀行〕〔超级万能摇一摇〕〔朕的皇后太凶残〕〔侯门医妃有点毒〕〔灵医小萌妃:诱拐〕〔郓城法医打包走〕〔首席大人,宠上天〕〔叶哥的传奇人生〕〔司礼监〕〔宠物小精灵之庭树〕〔霍少蜜蜜宠:宝贝〕〔步步逼婚:军少宠〕〔打假大帝〕〔重生资本狂人〕〔辽东之虎〕〔木叶之大娱乐家〕〔重生军嫂有点甜〕〔斩赤魂之灵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261章
    ,!

    南北在休息,中途醒来了一次,言喻给她端了水,扶着她半坐着起来,她全身上下都是疼痛的,腹部更是疼,轻轻一动,就全都是撕心裂肺的凄厉。

    她脸颊上都是密密麻麻的冷汗,唇色很白。

    言喻嗓音柔和:“北北,你先喝点水,然后再喝一点粥。”

    南北没有抬眸,纤长浓密的睫毛遮掩住了眼睑下浮动的情绪,她抿着唇,不吭声,言喻给她喝粥,她也没有反抗,乖乖地把粥喝了下去。言喻一边喂,一边说:“宋清然已经走了,下次不会让他再靠近病房了,陆衍已经安排了保镖。”她絮絮叨叨地随便说着些什么,想要转移南北的思绪,言喻笑着,眉眼弯弯,“等过两天,你的身体好一些了

    ,我就让小星星和疏木来看你,现在来,我怕他们吵到你。”

    病房的灯光明亮着,窗外是月色高悬。南北怔怔地看着窗外,月上柳梢,枝桠分明,她在走神,言喻喂完她碗里的最后一口粥,抬起眼,看到她苍白的脸色,瘦削的身影,言喻的心脏就像是浸润在了浓度很高的硫酸之中,一下就被腐蚀了,那

    种绞痛,根本无法言说。

    言喻说:“北北,对不起,是我来晚了,对不起……赵东他……”言喻的话说到了一半,忽然就哽咽住了,她说不出口剩下的话。

    她只有不停地道歉:“对不起,北北……”她顿了顿,眼眶微热,眼泪落下,“赵东的背后一定有人指使,我一定会找出幕后的主使,北北……”

    南北仍旧脸上没有表情,就像是僵化住了一样。

    但她的周身都透着浓郁的悲伤,她的每一处五官都像是有千斤重,难以牵动表情变化,眼泪无声地滚落,她眼睛红肿得就像是兔子。

    “对不起……北……”这样的对不起太过苍白了。

    南北的孩子没有了,是生生地被人从身体里剥离了开来。

    南北无声地落了一会泪,最终,还是崩溃地哽咽出声,她紧紧地咬着下唇,想克制着哭腔,换来的,就只有更加沉重的悲伤。

    言喻抱住了她的肩膀,南北的身体一僵,半晌,她才转过了身,回抱住了言喻。

    她几乎失声:“阿喻,我不怪你,我知道跟你没关系……我就是难过,我无法原谅我自己……我看到你……我就……”她话没有说完,言喻懂她的感受。

    不管怎么样,赵东之前说的话,就是明晃晃地拿着言喻伤害南北,南北的心里不可能没有一丝介意的,谁也不会是圣母。

    言喻给南北请了两个护工照料,病房周围也安排好了保镖。

    言喻从病房出去,慢慢地,关上了病房的门,走廊外,原本等在外面的陆衍已经不在了,言喻也不觉得奇怪,因为陆衍的工作繁忙,他肩上的责任担子一直都很重。

    言喻下了楼,却发现陆衍的车子就停在了住院部大楼下。

    他修长的手指就搭在了车窗上,车旁已经落了一地的烟头,言喻出来的时候,陆衍正在弹烟灰,他看到言喻,慢慢地收了手,摁灭了烟头。

    言喻瞥了眼一地的烟头,感觉到了陆衍的烦躁。

    陆衍下了车,为言喻打开了车门,他淡声道:“坐我的车。”他打开的是副驾驶座,这是两人相识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这样邀请她,坐上他的副驾驶座。

    言喻眉目微垂,看着这个副驾驶座,抿了抿,恍若隔世,她状态最糟糕的时候,想要坐这个副驾驶座的时候,却被陆衍阻止了,大概对于他来说,驾驶座的位置,只会留给他在乎的人。

    当年,她需要在乎的时候,他把在乎给了许颖夏。

    她现在不需要在乎的时候,他却又想把他自以为是的在乎给她。

    有句话说,迟到的正义不算正义,那么,迟到的在乎,也早已经不是在乎了,也早已经变质了。

    陆衍漆黑的眼眸里,有着明显的血丝,眸光冷冽,又隐约透着无奈。

    他语调喑哑:“言言……”

    言喻淡淡地勾了下唇角,收回了视线,没有坐副驾驶座,而是绕过他,自己打开了后车座的车门。

    陆衍握着门把的手指,用力地紧绷着,他周身像是困兽一样,束缚着,其实,他今天早就料到,现在的言喻根本不可能坐副驾驶座。

    这么多年来,副驾驶座的问题看似不严重,但两个人之间,不管多有默契,言喻都会有意识地避开副驾驶座,而他,却几次开不了口。

    因为当年,是他亲自用副驾驶座,羞辱了言喻一顿。

    他心脏一疼,像是要撕裂。

    他今天非要邀请言喻坐副驾驶座,是为了想打破两人之间的僵局,也是看了南北的情况,想要补偿,更是满足自己自虐的倾向,或许是他欠了言喻太多,只有疼痛,才能让他的愧疚少一点,再少一点。

    一路无话,陆衍的脸色绷着,言喻也垂眸没有表情。

    到了公寓的楼层,言喻率先走出了电梯,却又一下,被陆衍拽回了电梯里,电梯的门又关上。

    陆衍的手指掐着言喻的腰肢,他大约隐忍了许久,直接吻了下去,密密麻麻的,带着啃噬。

    又吻得有些没有章法。

    一会吻在她的唇上,一会落在她的锁骨上,他的唇舌濡湿,席卷着她口腔里的舌头共舞。

    他的吻带着一股沉戾的寒气。

    好半晌,他才松开了气喘吁吁的言喻,他的额头和她的额头碰着,他盯着她:“言言,我不喜欢你什么事情,都瞒着我。”

    言喻抬眸,对上他的视线。

    陆衍继续道:“你在调查赵东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他喉结无声地滚动,“你要相信我,我不喜欢你,忍受委屈。”

    言喻静默了几秒,淡淡地笑了笑,她的笑容淡的几乎一笑即逝:“我告诉你,你会无条件地站在我这边么?”

    “会。”陆衍淡漠道。言喻又是笑,男人啊,都是一张嘴,她轻轻回答:“你不会的,当我的事情,遇上了你妈妈和你的夏夏,你就会变了一个态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我的邻家空姐〕〔君临星空〕〔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