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打造完美家园〕〔超级仙尊重生都市〕〔女总裁的逆天高手〕〔请爱我,苏小姐〕〔重生八零娇妻威武〕〔带着仙葫开农场〕〔大师下凡〕〔八零重生小幸福〕〔钻石甜婚:国民男〕〔豪宠天外妻:影后〕〔大唐好相公〕〔迦勒底的黑发骑士〕〔主神猎手〕〔侦情校园〕〔长得太凶了怎么办〕〔从出生开始当天帝〕〔红楼之贾敏的逆袭〕〔仙妻入怀:兵王大〕〔修仙小农民〕〔麻辣小村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263章
    ,!

    周韵垂着眼眸,微信群里的几个贵妇们,冷嘲热讽。

    “陆太啊,这是你的前儿媳吧?当年闹得那么难堪,头顶上绿油油,陆衍还跟她在一起啊。”

    “听说啊,男人就是对坏女人,念念不忘呢。”“陆太,你当年不是雷厉风行,让儿媳去引产了么?可是我今天看到了你前儿媳牵着一个小男孩呢,你当年是不是怕了,没让引产了啊,啧啧啧,那可是你们陆家一辈子的污点,这不是留着黑料,让人戳陆

    家的脊梁骨么?”

    周韵气得胸口胀,脸色发红,她抿紧了唇,手指微动,打下了一行字:“那个孩子,不是陆衍的,也不是当年那个孩子!”

    她发完后,又后悔,但已经没办法撤回了,已经有不少人看见了。

    她更是气得不行。

    她握紧了手指,只觉得血压飙升,脑袋发胀,一旁的佣人连忙将药送了过来,劝道:“太太,别气了,您快吃药吧,医生嘱咐了您,要保持心态平和。”

    周韵深呼吸,怎样都压不下那一股怒火。

    幼儿园开放日,一整天小星星都很开心,她眼睛弯得像是小月牙,整个人都充斥着欢喜,她娇气,头发扎了半天,就觉得头皮被扯得有些疼痛了,撒娇让陆衍帮她把发圈拆了下来。

    陆衍垂眸,骨节分明的手指帮小星星解开了发带,又动作细致温柔地用手,给她梳了梳头发,整理好发尾。

    小星星原本让陆衍牵着手,走了几步,又抱着大腿,说她好累,要抱抱。

    言喻最近一段时间,没怎么管小星星,忽然发现小星星被宠得似乎有些娇气了,以前的时候,小星星不会这样频繁地让人抱她。

    陆衍瞥了眼言喻的表情,就猜到她大致的想法,他淡淡道:“小星星很乖,她知道应该朝谁撒娇,之前父亲角色缺席了太久,现在补偿她,也无可厚非。”

    言喻闻言,去看小星星。小星星眼眸湿漉漉又圆溜溜的,是漂亮的鹿眼,微微下垂,染着无辜和天真,她以前一直觉得父亲对小星星来说,可有可无,或许以前是真的可有可无,但现在她有了父亲后,自然想享受对着父亲撒娇的

    权利。

    言喻安静了下来,陆衍垂眸看着她,眼底的情绪越发的浓重,渐渐的,越发地染上了莫名的情绪,似是情深,似是多情,他也沉默了许久,说:“言言,我也想补偿你。”

    他不让言喻躲避,他伸出了手,动作温柔地捧起了言喻的脸颊,直到在她琥珀色的眼睛池水里看到了他凛然的轮廓线条,他才继续道:“言言,这一次让我重新补偿你,好不好?”

    言喻看着他,眼里起雾,雾气弥漫。

    光线明亮,人的影子就像是墨迹,泼洒在了地板上,渐渐地,重叠成了一个,“言言,我和宋清然不一样。”

    多余的话,他没再说。

    陆承国和周韵一直想见陆衍和两个孩子,又想着回国后,又还没给陆衍办过欢迎宴会,再加上,陆家安静了太久,周韵生搀,更是久久都没参加过上流社会的社交。

    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周韵举办了一个宴会,地址就在陆家的一个半山腰的空别墅处。

    宴会的前一夜,她又打电话给陆衍,要让陆衍先去那个别墅,说是她和陆承国都在。

    陆衍拧了拧眉头,淡声:“我和言喻明天再去,今天不过去。”他的话还没说完,电话就被陆承国拿了过去,陆承国声音温和,带着无奈和请求:“阿衍,你妈现在身体不好,这种小事,你就别跟她犟了,带着言喻先回来,我们老了,你们年轻人能陪我的时间,也不多

    了。”

    陆衍挂断了电话,手指微微发紧。

    他修长的手指捏了捏鼻梁,莫名的,觉得有些疲惫,这种疲惫来自于心灵,比工作的疲劳更加沉重。

    他转过身。

    言喻正在陪着小星星做作业,她低垂着眉眼,整张脸,在灯光下,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雾气,几乎能让人看到她脸上细腻的绒毛,显得漂亮又干净。

    老师给小星星布置了画画的作业,小星星打开了水彩笔,心不在焉,对什么都很感兴趣,东边一点,西边一点,没一会,整个手指上都是水彩的痕迹。

    言喻笑了,被气笑了:“陆星小朋友,你的作业准备什么时候完成?”

    小星星眨巴了两下眼睛,软软道:“等一会。”她睫毛跟小扇子似的,“妈妈,你不要生气,我等一下就画完了,我还是你最爱的小星星。”

    言喻说:“我的最爱不是你。”

    “那是谁?”

    言喻停顿住,她刚刚那一句话是随便说的,可没想到要怎么接下去,如果说陆疏木,就会在孩子心里留下比较的阴影,如果说自己,又觉得有些尬。

    “是我。”

    男人低沉的嗓音在言喻的身后响起,陆衍双手插着兜,缓缓地踱步走了过来,他站定在了母女俩的身后,微微弯腰,俯身,看着桌面上小星星的画,画了大半天,就只画了一棵树。

    她手上沾染的水彩,都比她画出来的颜色还要多。

    陆衍俯身的时候,言喻就在他的身上,闻到了酒气,不算浓,但也不淡,她抿了抿唇,淡淡地道:“陆衍,以后少喝一点酒。”

    陆衍听到这句话,视线移到了言喻的身上,他黑眸里像是也沾染了酒气,带着令人心醉的温度,他眼底,慢慢地晕染开了笑意,如同星光坠落,又似是灯火随风摇曳。

    言喻只要释放出了一点点的温暖,就会被他完全地捕捉住。

    他勾起唇角,波光潋滟是眼眸:“言言,你在关心我,对不对?”他嗓音如同浸润在久久的红酒之中,醇香浓厚。

    言喻抿唇:“你想怎么想,都是你的自由。”

    陆衍没跟言喻计较这些口头的话。小星星听到陆衍说的“是我……”两个字后,立马转过身,牢牢地搂住言喻的脖子,她看到陆衍的脸离言喻太近了,还伸出手,轻轻地推了推陆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