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真小店〕〔漫展的男厕所有异〕〔斗魄星辰〕〔完美帝者〕〔阴笔断碑〕〔《星河漂流记》〕〔女仙编号零九九〕〔洛小凡的奇妙冒险〕〔激萌兽世:兽夫,〕〔腹黑总裁,奉子成〕〔易烊千玺,此生唯〕〔无敌的舰娘系统〕〔宝贝迷人,BOSS轻〕〔力道〕〔达塔时袋〕〔房产大玩家〕〔航海与征服〕〔重生之八十年代日〕〔二次元称霸系统〕〔我是一只骂街NPC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265章
    ,!

    周韵抿了抿唇,有些不高兴,但佣人这么多,她总不能在佣人面前,和小星星一个孝子争执这些。

    陆衍顺势就弯腰抱住了小星星,小星星看到周韵的眼神,有些害怕,她下意识地靠近了陆衍,然后轻轻地说:“爸爸,我要妈妈。”

    陆衍勾起唇角,笑意似有若无。

    他往后走了几步,单手抱着小星星,另一只手,轻轻地扶在了言喻的后腰,他的态度很明显,这是他陆衍的女人,他要呵护着他的人。

    于是,方才还占据着主导位置的周韵,却一下就被排除在了外面,她的儿子,也仿佛不再是她的儿子了。

    这是一个不常居住的别墅,但周围风景优美,空气清新,适合休养身体,陆承国为了让周韵好好地养身体,也特意让人好好地整理了这里的房子。

    一走进去,入目的就是赏心悦目的浅色调。

    陆承国正在喝茶,客厅里响着的京剧,他微微闭上了眼睛,手指轻轻地敲着,时不时地就浅浅地啜一口乌龙茶。

    听到了脚步声,陆承国睁开了眼睛,笑道:“回来了?”

    他站了起来,目光柔和,看到小星星和陆疏木的时候,眼底的笑意更是越发深,眼尾的皱纹泛开,他对着小星星招招手,他这辈子无儿无女,有个陆衍,也算养了个儿子,但从来没养过香香软软的女儿。

    陆衍放下了小星星,小星星迈开腿,扑向了陆承国的怀抱。

    她嗓音甜甜:“爷爷。”

    “誒。”陆承国应道,整个神情都柔和了下来,他粗粝的手指,轻轻地蹭了蹭小星星的脸颊,动作格外轻,像是害怕一不小心,就会蹭破了小星星的皮,眉眼弯弯,“想吃什么,爷爷让人去拿。”

    陆承国的脸上有胡子,小星星好奇地盯着他的呼吸,轻轻地摸了下,觉得有些刺,她笑眯眯:“爷爷,你有胡子,你的胡子会留的很长很长吗?”

    陆承国说:“小星星要爷爷留的长吗?你想要,爷爷就会留的长。”

    正说着,佣人已经上了两盘水果,还有一盘开心果。

    小星星看到开心果,眼睛就亮了起来,像是两簇明亮的火光,灼灼发亮:“我最喜欢开心果了。”

    “爷爷给你掰。”

    周韵抿着唇,慢慢地走了过来,坐在了陆承国的旁边,陆承国却没有注意她,他正在给小星星掰开心果,一颗一颗地喂给小星星吃,就像在喂一只可爱的小仓鼠。

    周韵唇线抿紧,抬眸又看到言喻的脸上没什么表情,陆衍却侧眸去看言喻,眼睛的光线里,都是显而易见的柔和。

    周韵的胸口更是积压着郁气,她裹紧了披肩,面无表情地往后靠了靠,陆承国才意识到了周韵,他侧眸看了周韵一眼,关心道:“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周韵抿紧了唇,就是不说话。

    言喻坐在了周韵的对面,明亮的灯光,将周韵的表情都照射得清清楚楚,她盯着周韵看了好一会,收回了视线,淡淡地笑了笑,眼底冰凉。

    其实周韵和许颖夏很像,她们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永远都只会为自己着想,也永远不会为自己做过的事情,感到愧疚。

    陆承国陪小星星玩了一会,小星星就困了,言喻抱着小星星上去洗澡,陆疏木跟在了言喻的身后,也上楼洗澡了。

    言喻一个人没办法给两个孩子洗澡,陆衍继续坐了一会,也惦记着楼上的三人,站了起来,陆承国忽然道:“阿衍。”

    陆衍抿紧了薄唇,凝视着陆承国。

    周韵身体不舒服,已经在佣人的陪同下,上楼睡觉去了。陆承国话也不多,只是交待了一句,声音里多少有了无奈:“阿衍,你妈妈现在身体不好,年龄大了,你也别跟她计较了,你和言喻的事情,我向来不干涉,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但我就一个要求,不管

    怎么样,言喻不能伤害你妈妈。”他顿了顿,“你妈妈是伤害过言喻,但平心而论,她一直都是爱你,从小到大,她对你一直很好。”

    陆衍修长的手指蜷缩了起来。

    他沉默了半晌,淡淡地问:“爸,如果有人让妈妈引产了呢?”

    陆承国的胸口像是被重锤狠狠砸下,他抿紧了唇,眉头蹙得很紧,他似是想要说什么,最终只剩下了叹气。

    如果……如果有人这样对周韵……那他……

    他唇动了动:“不要说假设,没人会知道假设的事情,阿衍,你只要记得,周韵是你的妈妈,妈妈,就只有一个。”

    陆衍拿钥匙,开了浴室的门,言喻还躺在了浴缸里,她听到了门锁开启的声音,眉心重重一跳。

    原本下意识地,想要站起来,但她冷静了下,又往浴缸里沉了沉,面无表情:“陆衍。”

    陆衍站着,慢慢地弯下腰,从她的身后,低下了头,伸出手,轻轻地捏住了言喻的下巴,微微地让她抬起头。

    两个人的眼睛对视上了。

    浴室的灯光落在了浴缸的水面上,波光粼粼,倒影在了两人的眼睛里,陆衍的呼吸,慢慢地,就变得沉起来,又有些粗重。

    他俯下身,勾住了她的唇舌,就吻了起来。

    这个吻,比平时的来得沉重。

    言喻发觉,陆衍的心情不是很好,其实重逢之后,他们两人都能感觉到,两人的内心都背负了太多的东西,内心的情绪,需要发泄。

    陆衍吻得越来越重,言喻也被慢慢地勾起了情致。

    成年男女之间的事情,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更何况他们之间。

    陆衍垂眸,眸光坦然,他微微用力,托着她,将她抱了起来。

    言喻整个人被甩在了冰凉的瓷砖上,她肌肤滚烫,瓷砖温度太低。

    浴缸里的水流还在缓慢地流动着,声音很轻,寂静的空间里,只有淡淡的水流声,他手指的粗粝,压迫着她的肌肤,慢慢地往下,握住了她的手腕,压住了她的脉搏,她的脉搏有劲地跳动着。陆衍盯着言喻看,眸光一动不动,他眼底漆黑无光,漩涡席卷着,灼热得仿佛能将言喻整个都融化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