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明星之勋〕〔神级强者在都市〕〔报告长官:夫人在〕〔重生小俏娘:摄政〕〔重生蜜宠:景少,〕〔大道朝天〕〔惹火萌妻:总裁老〕〔娇妻入怀:霸道老〕〔临时老公,吻慢点〕〔北宋大表哥〕〔蜜捕成婚〕〔锦堂归燕〕〔生存进度条[穿书]〕〔绿茵风暴〕〔残王嗜宠:透视小〕〔歆底沉千念〕〔王者荣耀之超级召〕〔报告妈咪:爹地要〕〔都市之时间主宰〕〔替嫁小妻有点甜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266章
    ,!

    他的呼吸沉而缓,声音呢喃:“言言,过去的三年,每每想起你,我都想,这样地按着你。”

    这是一常上的暴风雨,风雨飘摇,孤船飘零,被海浪吞噬,又被海浪释放。

    陆衍抱着言喻回到了房间,她闭着眼,慢慢地平息着呼吸,半晌,却发现,陆衍只是抱着她,一动不动,似是在享受着这样的温存。

    言喻的心脏微微一动。

    她睁开了眼睛,从她的角度,看到了陆衍线条凌厉利落的下颔,和微微起伏的喉结,她慢慢地,靠在了他的肩窝上,亲昵地将鼻尖贴在了他的脖子上。

    一室寂静。

    没有人说话。

    言喻的手,从他的喉结滑过,陆衍能感受到她的情绪变化,他的喉间就像是被寒风灌了许久,只有干涩和艰难。

    言喻想,如果时间能停留该多好,在这样风雨缥缈的时候,让她有一个港湾,让她不用再漂泊。

    时间久到言喻都快睡着了,她迷迷糊糊间,听到了陆衍的声音,低沉又缓慢,是从喉间挤压出来的:“对不起。”

    言喻眼睛有些酸。

    对不起什么。

    他们之间,不是一句对不起,能解决的。

    周韵、许颖夏、曾经的欺骗和背叛,都是横亘在他们之间永恒的鸿沟。

    第二天就是宴会。

    周韵一个人自己办宴会,陆承国也被她拉着,这边做点事情,那边做点事情。

    陆衍一大早就要去公司,言喻也跟着起来了,她昨晚睡觉前,身上什么都没穿,但因为两人一直抱着睡觉,醒来的时候,两人都有些汗流浃背。

    陆衍先起床,去拿了她的裙子,又回到了床上。

    隔着夏日的被子,搂住了言喻,呼吸是灼热的,皮肤是滚烫的,重重地吻了下去,然后松开她的唇,贴在了她的耳根,说话的同时,唇时不时就碰到她灼热的肌肤。

    “我帮你穿。”

    他就像对待一个孝子一样,帮她穿了内衣,套上了连衣裙,整理好了衣物,她连衣裙上有衣带,他骨节分明的手指缠绕着,不过一会,就打出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让言喻觉得有些惊讶。

    陆衍微笑着:“以后,只要有时间,我都会帮你,恋爱就是这样的吧,自己能做的事情,都让对方来为自己做。”

    言喻睫毛缓缓地动了动,浅浅地笑了笑,房间安静了下来。

    陆衍上班后,但两个孝今天放假,都在家里。

    小星星和陆疏木正在家里的游戏厅玩跳舞机,陆疏木玩什么都很认真,他安安静静地研究了一会,告诉小星星怎么使用,然后就下去,任由着小星星玩。

    小星星随便跳,手舞足蹈,在跳舞机上胡蹦乱跳,时不时被自己逗乐了,传出了一串串银铃一样的笑声。

    “疏木,我要跳双人舞,你也上去,一个人它不动。”

    她话音落下,言喻就正好推开了房门,她脱掉鞋子,踩在了柔软的粉色地毯上,轻声笑问:“妈妈现在要去医院看干妈,宝贝们要一起去吗?”

    “去!”小星星闻言,立马从游戏机上蹦跳了下去,一下就扑到了言喻的怀中,撒娇着,“我要去看干妈,我好想好想干妈。”

    言喻垂眸笑看陆疏木,她知道陆疏木内敛,不喜欢撒娇,所以直接说:“疏木,跟妈妈一起去看干妈好吗?”

    陆疏木抿了抿唇,走过去,牵住了言喻的手,他少言寡语,但看着言喻的眼神,一直都是专注又认真的。

    言喻一手抱着小星星,一手牵着陆疏木,三人往楼梯下走去。

    周韵在客厅里,听到了脚步声,抬起了头,看到言喻,拧了下眉头:“今天你要出去?还是带着两个孩子出去?”

    她的语气里已经有了不满了。

    言喻抿唇,眸色淡然,深处是一片冰凉的冷漠,但她不想让陆衍难堪,她淡淡地道:“是。”

    周韵:“言喻,你知道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言喻冷静地回看周韵,很安静地看了挺久,看得让周韵都有些毛骨悚然了,她明明什么都没说,但是周韵却忽然想起,她三年前做过的事情,不知道陆衍是不是知道了,陆衍知道了会怎么样,言喻又想要

    回来做什么……

    但她转念一想,底气又足了几分。

    她是陆衍的妈妈,是两个孩子的奶奶,只要言喻还想要这两个孩子,想要陆衍,言喻就得尊敬自己,就得屈服于自己,言喻能做什么呢?

    周韵抿了抿唇,背脊挺得越发直了,冷淡地道:“言喻,我告诉你,我不满意你,三年前是这样,三年后还是这样,你不适合我们陆家,更不适合陆衍……”

    言喻没听周韵讲完,就快步地走了出去。

    这样很没礼貌,可她宁愿没礼貌,也不愿意两个孩子听到他们的奶奶,对着他们的妈妈,说出了这样的话。

    不管她反驳,还是不反驳,最终也会伤害到两个孩子。

    客厅里,周韵更是生气:“言喻,我话还没说完,谁准许你走了!”她气急败坏,“三年过去,你真是越来越没教养,越来越低俗了。”

    言喻把两个孩子放进了儿童安全座椅里,她弯着腰,认真地笑看小星星,说:“乖,忘掉奶奶刚刚说的话。”

    小星星眼眸漆黑,眼底有些委屈,是为言喻。

    言喻摸了摸她柔软的头发,轻声地说:“奶奶和妈妈之间有些误会,不过不关你们的事情,奶奶和妈妈都爱你们,知道了吗?”

    小星星点了点头。

    陆疏木抿直了唇线,明显生气了,他面无表情,垂下了眼睫毛,遮掩住了眼底的情绪。

    言喻亲了亲陆疏木的额头:“乖。”

    然后她才坐上了驾驶座,启动了车子,小星星忽然对着言喻道:“妈妈,我想爸爸了,我要给爸爸打电话。”

    言喻怔了下,还是拿了下手机,递给小星星,陆衍很快就接听了起来,他的声音温和,笑了下:“言言。”“爸爸,是我,我是小星星。”她笑眯眯的,声音就像吃了糖一样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大千劫主〕〔第一强者〕〔重生八零:媳妇有〕〔首席律师〕〔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隐婚娇妻:老公,〕〔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