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1号宠婚:军少追妻〕〔绝境逃生〕〔雷神皇〕〔蔺先生,一往情深〕〔盛世为凰:暴君的〕〔萌妻不服叔〕〔医痞农女:山里汉〕〔盛宠皇妃:夫君,〕〔惹火狂妻:邪帝,〕〔逆天千金之制霸豪〕〔重生悍妇〕〔国民男神是女生:〕〔娇娃联盟:小妻超〕〔重生之全能男神:〕〔先婚后爱之独宠世〕〔首席独宠:军少的〕〔尸王噬宠:妖女要〕〔绝色毒医王妃〕〔绝世符神〕〔我的姐姐很弟控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267章
    ,!

    “小星星。”陆衍那边似是翻了下文件。

    “我跟妈妈还有弟弟,一起去看干妈。”

    陆衍笑:“是么?那你们路上要注意安全。”

    “爸爸,我想你了。”

    陆衍胸口一暖,眼底的笑意更深:“爸爸今天会早点回去的。”

    小星星黑眼睛转了转:“爸爸,奶奶问妈妈--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么?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呀,今天是什么日子么?奶奶怎么不让我们去看干妈呀?”

    这话说出口,陆衍倒是愣怔住了。

    他锋利的薄唇抿成了毫无弧度的直线,漆黑的瞳孔里,浮现的全是冷冽的寒气。

    他倒不觉得言喻在耍手段,他的唇畔甚至闪过了一丝苦笑。

    如果现在言喻愿意耍手段就好了。

    所以,小星星的这些话,应该就是她想告诉自己的,小星星在暗示他,今天早上他们三个人被奶奶为难了。

    陆衍喉结轻轻地上下滚动了下,陆衍说:“爸爸知道了,今天没什么事情,你们三个爱去哪里,就去哪里,等傍晚的时候,爸爸去接你们回来。”

    小星星隔着电话线,亲了陆衍一口:“爸爸,我好爱你。”

    因为她年纪小又天真可爱,无论做出什么样的举动,都不会让人反感。

    言喻从后视镜里看了小星星一眼,她弯了弯眼睛,心里柔软成了湖水,尽管这些事情,她并不需要陆衍知道,但是,小星星的举动,还是让她感觉到了温暖。

    言喻推开病房的门,南北正坐在了病床上,膝盖上摆放着一本书,阳光透过窗户,照射了进来,南北的脸色苍白中带着透明,就像是阳光下的泡沫,很轻易地,就会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南北听到开门声,抬起头,看到小星星,笑了起来:“小星星!”

    小星星跑了过去,趴在了南北的床畔,抬起眼眸,伸出了肉乎乎的手,握住了南北有些冰凉的手,问:“干妈,你生病要快点好,不要让我担心。”

    南北捏了捏小星星的脸颊,眼睛里,不自觉地就流露出了怀念,手指也舍不得离开,有一下没一下地感受着小星星柔软的皮肤。

    小星星任由着南北捏,眼睛弯了弯:“干妈,好痒呀。”

    南北鼻子一酸,她隐忍了下来。

    原本,几个月后,她也可以会有个孩子,可爱的孩子,可是现在,那个孩子没有了。

    言喻等小星星进去后,才慢慢地牵着陆疏木进去。

    陆疏木皮肤白皙,唇红齿白,安静地看了看南北的脸,然后就收回了视线。

    言喻心里有些紧张,她不知道南北现在什么想法,她轻声开口:“北北。”

    南北睫毛翕动,没有动,好一会,才抬起头,看着言喻,她嘴角扯出了笑意,很淡很淡,她在尽量调整情绪:“阿喻。”

    言喻说:“等你好了,我会把赵东交给你。”

    南北睫毛又动:“你测dna了?赵东不是你的弟弟?”

    言喻咽了咽嗓子:“还在检测,不管他是或者不是,我都会把他交给你。”

    南北眼眶热意上涌,她抿紧了唇角,抬起头,想要隐忍下眼泪,却只让眼泪更加汹涌地顺着眼角落了下来。

    她深呼吸,胸口如同被钝刀一下一下地磨着,疼得不行。她忽然抱住了言喻的腰肢,埋头在了言喻的腹部,她哽咽着,哭声压抑:“阿喻,我该怎么办?我太疼了,哪里都疼,我舍不得,我什么都舍不得……我该怎么办?我恨得想要杀了赵东,想要杀了宋清然的

    妻子,想要杀了宋清然……”

    “我真的太疼了。”

    言喻眼底水汽萦绕,她一垂眼,眼泪就顺着地心引力,往下落,她咬紧了下唇,害怕哭声会溢出唇畔。

    南北崩溃了一样,她攥紧了手指:“阿喻,我该怎么办……”

    一旁的小星星明显被南北和言喻吓到了,她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眸,眼里有着茫然,好一会,她的手被陆疏木握在了掌心之中,陆疏木的手虽然小,却在给着小星星力量。

    南北哭了一会,她慢慢地恢复了理智,这才想起病房里还有两个孩子,她抹去了眼泪,声音轻得几乎要听不到:“阿喻,我想出去照照太阳,带我出去好不好?”

    明明才不过几天。

    南北坐在轮椅上,看着刺眼的阳光,却忽然有一种恍若隔世的错觉,她伸出了纤细的手指,轻轻地遮挡在了眼前,她皮肤白皙,几近透明,绒毛细微。

    南北说:“感觉好久没出来了。”

    小星星垫着脚,也要给南北推轮椅。

    南北笑着,转过头,摸着她的头发:“你还小呢,过来干妈抱抱你。”南北才说完,眸光忽然定在了不远处,她看到一抹熟悉的高大身影,站立在了大树的阴影下。

    日光刺眼,他所在的那一处,却似是寒气凛然。

    南北心脏一缩,她很快地移开了视线,她说:“阿喻,帮我换一个地方,我不想在这里了。”

    她说着,自己的手抚上了轮椅,想要往前推。

    树下的男人已经大步地朝着南北走了过来,站定在了南北的面前,他身影高大,将南北笼在了自己身体的阴影下。

    南北脸色苍白,看都不看宋清然:“阿喻,我们走。”

    言喻深呼吸,就要推走南北的轮椅,宋清然按住了轮椅,他盯着南北看了一会,视线移到了言喻的身上,居然淡淡地笑了笑。

    “言喻。”

    言喻什么表情都没有,她不明白,宋清然为什么还能这么淡然地出现在南北的面前。

    南北看到宋清然,就觉得全身都疼,她只觉得自己傻,傻到了极致,她眼前浮现出宋清然和别的女人热吻的照片,这样的出轨,早就不知道多少次了。

    她胸口一阵阵反胃。

    宋清然也没说什么,就是眸光定定地看着南北,他眼尾笑意泛开,似是一点都不为自己的举止感到羞愧。言喻面无表情,让保镖先带着两个孝往旁边去玩,她盯着宋清然:“宋清然,你是准备自己离开,还是准备让我拨打给你的太太,让她带你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