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的贴身特助〕〔至尊兵王归来〕〔你们二次元真会玩〕〔重生婚宠:甜妻,〕〔我的无限复活小皇〕〔全世界都在帮我甩〕〔蜜爱深吻:权少豪〕〔重生军少小甜妻〕〔仙帝归来混都市〕〔幕后〕〔我是老婆的召唤兽〕〔汉化大师〕〔至尊农女太嚣张〕〔被丧尸包养的日子〕〔女战神的黑包群〕〔僵尸神警〕〔我家娘子猛于虎〕〔官印〕〔大叔,轻轻吻〕〔王者荣耀:捡了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268章
    ,!

    这一次的宋清然,唇畔还是浮现着似有若无的笑意,言喻直接打开南北的手机,将南北收到的宋清然和妻子热吻的照片,展现在了宋清然的面前。

    宋清然轻轻地哼笑了声。

    言喻说:“这是北北收到的东西。”

    宋清然在南北面前蹲下来,他眼角眉梢都是流动着的柔情,他轻声说:“北北,很快,我就会解决这些事情。”

    言喻准备叫保镖过来赶人,宋清然的嗓音带着哄,就像是把南北当做他的私有物,他笑道:“北北,我明天再来看你。”

    南北垂下了眼睛,脸上的表情很寡淡,她放在了膝盖上的手指,一点点地攥紧,骨节都泛出了白色。

    宋清然的身影很快就消失了。

    言喻推着南北,往病房的方向走去,保镖也带着小星星和陆疏木回来了,言喻轻声地问:“北北,你还喜欢着宋清然么?”

    南北没说话,喉咙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哽咽着。

    她没有说话,却胜似说尽一切的话。

    二十多年的感情,不是一下就能消磨掉的。

    或许是见到了宋清然,南北忽然有了倾诉的欲望,她说起了她和宋清然之间的事情。

    “宋清然一直都不是花花公子,但他又像是花花公子,因为别人总说他来者不拒,但他一直都在拒绝我。”

    “他拒绝我的同时,又对我管束很严,不让我接触其他的男人,不让我恋爱,也不让我外宿,所以,他一直让我觉得,他对我是特殊的。”

    “他明明向来没有耐性,为了我,却愿意为我排队,只为了等到我喜欢吃的蛋糕。”

    “其实很久以前,我就曾经撞见过,他和别的女人接吻的画面。”

    可是她原谅了他。

    因为他从没有对她许诺过什么,而她又下贱得对他没有任何的抵抗力。

    言喻陪了南北一整个白天,到了下午四点的时候,陆衍过来了,他没进去病房,就站在病房外,轻轻地扣了扣房门,靠在了门板上。

    南北看了他一眼:“阿喻,陆衍来了。”

    陆衍嗓音淡漠:“今晚有宴会。”

    这是解释。

    南北淡淡地笑了:“阿喻,你回去吧,我没事的。”

    言喻点了点头:“北北,我明天再过来看你。”

    言喻站起来的时候,南北忽然握住了言喻的手腕,她抿了抿唇,抬起眼眸:“阿喻,今晚的宴会是周韵办的,许颖夏也会到的吧,你要小心。”

    南北说这些话,一点都不回避陆衍,甚至是,故意刺激着陆衍的神经,更何况,南北相信,陆衍肯定知道他自己的妈妈是什么德行。

    周韵的宴会办得盛大,她邀请了不少的名流,快到开宴时间的时候,她穿着藕色的礼服,披着披肩,笑着和陆承国站在了门口欢迎宾客。

    楼上的卧室里,言喻换好了露背礼服,腰窝清晰。

    脸上的妆容已经化好了。

    陆衍走了进来,轻轻地关上了门,隔绝了外面的喧哗,整个房间都安静了下来,他看到言喻的衣服,眸光一深,不动声色地走到了她的身后。

    他环住了她,吻轻轻地落在了她的耳侧,温和的,柔软的,冰凉的,然后咬住了她的耳垂。

    言喻还没戴上耳坠。

    他的手慢慢地箍紧了她,忽然叫她:“老婆。”

    这一声老婆出来,言喻的身体微微一震,她垂下了浓密纤长的睫毛,神情紧绷。

    陆衍又重新地叫了遍:“老婆。”带着确定。

    今晚的诚很重,言喻和他一起出现,他必须给言喻一个确定的名分,不管言喻接受或者不接受。

    许家一家人,很快就到了陆家的别墅。

    周韵和陆承国陪在了许志刚和许母的身边。

    许颖夏和许颖冬两个人的感情明显更差了许多,许颖冬看到陆衍的时候,眸光闪了闪,下一秒,她就看到陆衍身边的言喻,她勾了勾唇角,似笑非笑地看了看许颖夏。

    许颖夏眼眸微弯,脸上笑容柔和灿烂,仿佛没有一点点的介意。

    言喻看到许志刚的时候,眉心微动,过了一会儿,她看到许志刚一个人在窗边,慢慢地走了过去,站定在了许志刚的身边,开门见山,轻声问:“许先生,您还在找您的亲生女儿么?”

    许志刚眉目一凛,握紧了手里的酒杯,转过头,盯着言喻。

    眸光凌厉,好半晌,他胸口起伏,下意识地眯眼看了不远处的许母一眼,然后率先走到了阳台之上,言喻跟在了他的身后。

    阳台没有人,夏日夜晚的风,有些寒凉。

    许志刚问:“秦律师,把这件事交待给你了么?”

    言喻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倒问道:“您是不是还在找您的亲生女儿,据我所知,您现在的女儿,许颖夏似乎也在寻找。”

    许志刚闻言,眸子沉了沉,视线更是凌厉,绷紧了唇线。

    夏夏也在找?

    这短短的一句话里,隐藏了太多的信息。

    “许先生,我们合作吧,我来帮你一起寻找,您当年的女儿。”许志刚不是容易冲动的人,他听到了言喻的这一句话,盯着言喻看的神色充满了深深浅浅的质疑,他摩挲着大拇指的扳指:“言小姐,如果是敬业的话,那么我佩服你,但我知道,言小姐只是因为和夏夏有

    私人恩怨,恕我不能答应和你合作。”

    许志刚不愿意,言喻也就不强迫他了,只是,言喻的内心多少有点失望,她能感受到,许志刚对许颖夏的感情。

    多年抚养的情分更重,也是人之常情。

    许志刚离开后,这个阳台上,就只剩下了言喻。她想到了赵东的dna检测,又想到了她的那份资料,那份资料想来应该是程辞帮她查的,程辞大概是为了照顾她的心情,知道她亲戚品行不好,所以隐瞒了资料,却没想到,在他去世了之后,他想要隐瞒

    的资料还是被她知道了。言喻双手撑在了栏杆上,眺望着半山腰下的城市,灯火明亮,星火斑点,夜风微凉,渗透进了礼服里,她后腰镂空的部分,只觉得毛孔都舒张开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