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真小店〕〔漫展的男厕所有异〕〔斗魄星辰〕〔完美帝者〕〔阴笔断碑〕〔《星河漂流记》〕〔女仙编号零九九〕〔洛小凡的奇妙冒险〕〔激萌兽世:兽夫,〕〔腹黑总裁,奉子成〕〔易烊千玺,此生唯〕〔无敌的舰娘系统〕〔宝贝迷人,BOSS轻〕〔力道〕〔达塔时袋〕〔房产大玩家〕〔航海与征服〕〔重生之八十年代日〕〔二次元称霸系统〕〔我是一只骂街NPC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271章
    ,!

    她微微扬着下巴,眼角的余光,从镜子中瞥到了身材纤细苗条又优雅的言喻,女人看女人,只需要一眼,就能看全对方身上的亮点。许颖夏发现,言喻身上的裙子是d家当季的限量款,全城就那么一条,她很早以前就看中了,但是当时d家就已经告诉她,裙子被人预定了,她怎么也没想到这条裙子,是被陆衍预定了,还被陆衍赠送给了

    言喻。

    言喻脖子上的钻石项链,也是陆衍赠送的吧。

    许颖夏捏紧了粉扑,手指一点点地用力,她垂下了眼睫。

    陆衍向来出手大方,她几年前就知道那条宝石蓝项链,被陆衍买到了,她也曾向陆衍撒娇讨要过,陆衍却迟迟不肯给她,现在却出现在了言喻的脖子上。

    言喻明明得了好处,却偏偏还摆出了一副全然不在意的淡然模样,真让人厌恶。

    言喻装作没看到许颖夏,她的手伸到了水龙头下,红外线感应,水流缓缓地流动,冲在了她的手上。

    许颖夏收起了粉扑,唇畔勾起,笑容温婉,她去看言喻:“阿喻。”

    言喻没有回她,直起身子,打量了下镜中自己的妆容,从一旁抽出了一张纸,慢条斯理地擦着手。许颖夏也不在意,她轻声地说:“阿喻,三年了,你变化得可真大。”她停顿了下,安静地说,“我还记得,我刚刚认识你的时候,你还在为程辞要死要活,那时候,你瘦得就像是一个纸片人,精神状态也很

    差,差点就随着程辞的过世而自杀了呢。”

    言喻擦手的动作慢了下来。许颖夏:“不过就几年,你就已经忘记了程辞了吧,彻底地背叛了程辞,爱上了程辞的弟弟陆衍了,是么?”她说着,慢慢地靠近了言喻,勾唇笑,“背叛的滋味很舒服吧,阿喻,你有没有觉得自己很脏,在

    两个兄弟之间徘徊,先是陪哥哥睡了,然后再陪弟弟睡了,内心的愧疚感,有没有吞噬了你?”

    言喻眼眸沉下,琥珀色的瞳孔里,覆盖上了寒冰,她红唇抿直。许颖夏:“过河拆桥这个词说的就是你吧,阿喻,你和陆衍能有今天,都是因为我,是我把陆衍让给了你,是我给你和陆衍创造了机会,可是你呢,和陆衍在一起后,生了两个孩子后,却将我踹在了一边,

    甚至还怂恿阿衍毁了我。”

    言喻冷冷地扬了下嘴角,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许颖夏这样的利己主义者,永远都觉得是别人对不起她,许颖夏大概忘记了当年是怎么样利用她,怎么对不起陆衍,又怎么做了那么多恶心的事情了……言喻擦干净了手上的水珠,她已经不想再跟许颖夏同处一个空间了,许颖夏不让言喻走,她挡在了言喻的面前,睁大了眼睛:“阿喻,你用我用过的阿衍,你不觉得恶心吗?你和陆衍接吻的时候,不会想起

    ,他曾经和我热吻的画面么?你和他上床的时候,他抚摸你的时候,你不会想到他的手也曾经在我的身上抚摸过么?他给你买的项链,买的裙子,他曾经都给我买过了!”

    言喻是成年人,她不想在乎别人的过去,可是,许颖夏这样讲出来,她是真的有些反胃,反胃许颖夏的恶心。

    言喻抿了抿唇,视线冰冷,如同利剑,射中了许颖夏的胸口,她声音浸润在寒气之中:“让开。”

    许颖夏笑:“阿喻,你之前不是要拿我不是许家女儿的事情来威胁我么?我不怕了,我爸爸知道了这件事,我也博取了他的信任,我有足够的资本,能在许家真正的女儿回来之后,依然能在许家立足。”

    言喻闻言,倒是不惊讶。

    她背脊挺直,眸光定定,静静地打量着许颖夏,不肯放过她脸上的每一丝情绪的变化。言喻也淡淡地笑了:“你还是害怕的,如果不害怕,你就不会特意告诉我这件事了。因为你害怕的不只是许父和许母,你还害怕你的塑料花姐妹们知道你不是真正的许家女儿后,疏远了你,你更害怕陆衍知

    道了之后,彻底远离你。”言喻仿若看透了一切,她也学着许颖夏,亲昵地喊她名字:“夏夏,你应该知道,如果玩把戏,你是玩不过我的,如果我认真起来,十个你都不够我玩的。我想,你应该没忘记,你想借腹生子,却被我玩在

    掌心的事情吧?”

    大约是这一句话,激怒了许颖夏。

    她睁大了瞳孔,胸口上的怒火一下就被点燃了,她咬紧了下唇,攥紧手指:“言喻,你别太嚣张,你多的是把柄在我手上。”她冷笑,“前几天的赵东殴打南北事件,只是我给你的小小教训。”

    言喻垂眸冷冷地睨着她:“果然是你做的。”言喻伸手进了包包里,不知道在找什么,半天后,只拿出了一支口红,不知为何,扔在了垃圾桶里。许颖夏看了眼,就收回了视线,笑了:“是啊,是我唆使的赵东,可是,不管幕后是谁主使的,事情就是赵东做的,而赵东就是你的弟弟,也就是,你的弟弟伤害了你最好的朋友,言喻,你内心应该很愧疚

    吧,像你这样的孤儿,对亲情是很渴望的吧,只可惜,你现在情理两难了。”言喻眉目凝结寒霜,她胸口起伏,压抑着怒火:“许颖夏,我们的私人恩怨,为什么要牵扯上南北,南北和她的孩子是无辜的,可你却害死了她的孩子!你做出了这样丧尽天良的事情,都不愧疚的么?你害

    死了一条人命,就只是因为我帮许志刚查许家真正的亲生女儿的事么?”“当然不止这件事。”许颖夏占据了上风,她的嗓音又恢复了轻柔,如同黄莺轻啼,楚楚可怜,“你知道我不是真正的许颖夏,只是我复仇系列小小的引子而已,还有更多的原因,归结在可一起,就只是一句

    话:我讨厌你。”

    言喻咬紧了牙根,压制下了胸口翻腾的恨意。她缓缓地压迫着靠近了许颖夏,垂眸盯着她,唇轻轻地动了动:“夏夏,那你不妨也等着,我的报复,我的恨要从三年前开始计算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