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医狂少〕〔一路仕途〕〔九叔之兽血融合〕〔第一狂妃:废柴三〕〔吻安,挠心小娇妻〕〔大唐司刑丞〕〔契约婚宠,秦少的〕〔嫡女在上〕〔尸加工〕〔弃妃归来:皇上请〕〔全职武神〕〔娇妻在上:穆少,〕〔极品农妃〕〔全能狂兵〕〔花心圣手〕〔盛妻凌人〕〔靠脸吃饭[快穿]〕〔侯门锦商〕〔女总裁的特种兵王〕〔参商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273章
    ,!

    言喻站在原地一会,时而听到周围人的唏嘘声,时而又听到恭喜声,但所有的声音,她都排除在了外面。

    直到许颖夏带着许母走了过来,远远的,言喻就紧拧了眉头,神情有些冷淡,她不喜欢许颖夏,顺带着,觉得无条件宠爱着许颖夏的许母都有些不顺眼了。

    都是许母的溺爱,才造就了许颖夏如今的性格。

    言喻心念在心脏绕了一圈,微动,不知道如果许母知道,许颖夏不是她当年心心念念的那个女儿,她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如果许母知道,她当年丢失的女儿或许还在遭受着痛苦,她又会是什么样的感受?

    许颖夏走到了言喻的面前,她笑得单纯,又带了点幽怨:“阿喻,你和阿衍复合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为什么每一次都要瞒着我?”

    言喻看了她一眼,唇畔挂着浅笑,什么都没说,一副“看着许颖夏继续表演……”的模样,转身就要走。

    许母却忽然叫住了言喻,她声音很清软:“言小姐,夏夏把你当做朋友,你怎么不理夏夏,女孩子要善良……”

    言喻听完许母这些话,一点都不惊讶,为了许颖夏,许母完全可以颠倒黑白。

    言喻转眸,对上了许母的眼睛,抿了抿唇,眼底没有什么温度,甚至如同冷剑:“许阿姨,那你要告诉许颖夏了,我不把她当做朋友,她也不配当我的朋友。”

    尾音轻飘飘地落下,言喻窈窕修长的身影,已经走出了宴会厅。

    许母眨了眨眼睛,紧紧地蹙眉,她怎么也没想到,言喻会这么不给面子,直接甩冷脸走开。

    许颖夏说:“妈,不用跟言喻计较了,她以前就是这样的为人处世的态度,孤儿出身,没人教养她……”

    许母倒也不生气,她看着言喻离开的背影,莫名地有些走神,她回过神,轻轻地在心里叹了口气:“算了,夏夏,今晚阿衍闹了这么一出,算是给了她名分,阿衍的态度你也清楚了,咱们不要阿衍了吧?”

    许颖夏抿直了唇线,微微垂下了眼睫毛,每一处的微表情都写满了委屈。

    许母心里跟着她的表情酸涩了起来。

    这是她的宝贝女儿啊,她舍不得看她的夏夏委屈。

    宴会一直到晚上11点才散了,陆衍作为主人,送走了最后一批客人,才疲惫地扯了扯衣领。

    言喻让人泡了蜂蜜茶,她把蜂蜜茶递给了陆衍,陆衍接过,浅浅地啜了口,淡声问:“小星星呢?”

    言喻回答:“小星星和疏木都上楼了。”

    “嗯,我们也上楼吧。”

    结果,两人在楼梯口,就遇到了陆承国。

    陆承国身上还穿着手工唐装,他板着一张脸,垂在身侧的手指,紧紧地攥着,他在克制着火气,他垂着眼眸,怒视着陆衍和言喻,压低嗓音:“你们俩,跟我进书房。”

    陆衍菲薄的唇线冷然,他楼紧了言喻的腰,言喻侧眸,在陆衍的脸上看不到一丝表情。这栋别墅因为常年没人居住,书房也显得比较冷清,光线暗淡,笼罩着阴影,书房的门才合上,陆承国就趁机发难了,他一只手撑在了书桌上:“言喻,阿衍,你妈现在有高血压,很严重的高血压,我一直

    告诉她不严重,是希望她能放松心情,你们今晚却瞒着她,摆了她一道!你是想气死她么?”

    陆衍已经脱掉了西装外套,里面穿的是黑色的衬衫,衬托得他表情有些阴翳,他面无表情:“爸,这是妈想摆我一道,我说过我就只是想要言喻,妈却擅自叫了时嘉然,想直接公开时嘉然……”

    他的话还没说完,陆承国就睁大了眼睛,怒火在眼底跳跃:“你妈是关心你!你一方面说着要言喻,一方面又在英国订了婚,难道能怪得了你妈么?还有言喻……”

    “不关言喻的事情。”陆衍绷紧薄唇,眼眸似是黑夜,几乎没有任何的光泽,“今晚的公开是我一人的决定,她什么都不知道。”

    陆衍看陆承国的态度,就知道今晚就算再商谈下去,换来的也不过是一顿骂,他淡漠道:“爸,不管什么事情,做决定的都是我,和言喻无关,你们为难言喻也没用,有什么事情,我们明天再说。”

    “还有,我有权利选择我的结婚对象,我希望你和妈妈不要再干涉我们了。”

    陆承国撑着书桌的手指,有些用力,他喉结滚动,没说话,陆衍和言喻往外面走,陆承国微凉的嗓音传入他们的耳朵里,带了点无奈。

    “阿衍,你不要等到失去了妈妈才开始后悔。”

    陆衍脚步一顿,“嗯……”了声,身影消失在了书房里。

    两人进了卧室,言喻忽然问:“这一次,你真的不打算顾及你妈妈的情绪么?你不担心她的身体?”

    陆衍沉默了许久,言喻都以为他不再回答了,他才慢慢地说:“担心,但不能因为担心父母的身体,就牺牲自己的情感。”

    忙碌了一天,两人都很困。

    半夜的时候,小星星却不知道为什么做了噩梦,来敲陆衍、言喻的卧室门,陆衍下床开门,抱起了小星星,她像一只八爪鱼一样,缠着陆衍,不肯松开,疲倦地揉着眼睛,说:“我要找妈妈。”

    陆衍把小星星放在了床中央,睡在两人之间,小星星自觉地感受到了妈妈的气息,往言喻的怀中滚了过去,她抱住了言喻。

    言喻困得不行,迷迷糊糊地伸出手,也回抱她,过了一会,言喻感觉到,陆衍将他们两人,都一起抱在了怀中。

    第二天,或许是因为昨晚小星星来闹,言喻起得迟了些,她昏昏沉沉,是被陆衍轻轻地哄着,才睁开了眼睛。

    陆衍说:“已经早上九点多了,你要是还困,吃一点东西垫垫胃,再睡。”

    她困得连眼睛都快黏在了一起,全身没有什么力气,陆衍笑了笑,抱着她,将牛奶递到了她的嘴边,她低头,喝了几口,又闭上了眼睛。陆衍也不强求,放下她,让她继续睡,盯着她看,过了会,弯腰,给了她一个早安吻,原本只是浅尝则止,吻着吻着,他来了兴致,慢条斯理地探舌,轻轻地卷起了她的舌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