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凡武神〕〔抱歉,有系统真的〕〔医路坦途〕〔娇宠新妻:神秘老〕〔都市极品小医仙〕〔男神追妻也漫漫〕〔巨人召唤器〕〔篮坛史上最强〕〔舌尖上的灵气复苏〕〔史莱姆的进化之路〕〔睦宋〕〔最高潜伏〕〔开局就是大天使〕〔那个人在发光〕〔我打造的铁器有光〕〔重生之盛世闲女〕〔潮汐盘〕〔重生之奶爸医圣〕〔极道飞升〕〔女总裁的神医兵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274章
    ,!

    言喻不想吻,偏过头,伸出手,想按住他的脸。

    手却不小心碰到了一旁床头柜上的什么。

    有什么摔倒在了地上。

    言喻半梦半醒,没什么意识,翻了个身体,继续睡。

    陆衍笑了笑,撤离开她的身体,去看掉落在地上的东西,是一只录音笔,他弯腰,蹲下去,捡起了这支笔,准备放回床头上的时候,录音笔却自动地开始播放了。

    先是言喻的声音。

    陆衍黑眸淡淡,因为听到了言喻的嗓音,手上的动作自然而然地停顿了下来,言喻的声音之后,紧接着,跟着的就是许颖夏的声音。

    陆衍眉目凝结风霜,丝毫不动,黑眸里的光却随着声音的展开,逐渐地消失了光泽,只余下无尽的黑暗。许颖夏的声音带着讥讽:“是啊,是我唆使的赵东,可是,不管幕后是谁主使的,事情就是赵东做的,而赵东就是你的弟弟,也就是,你的弟弟伤害了你最好的朋友,言喻,你内心应该很愧疚吧,像你这样

    的孤儿,对亲情是很渴望的吧,只可惜,你现在情理两难了。”

    陆衍绷紧了英俊面孔的轮廓,眉眼冰雪覆盖,拧紧了眉。

    夏夏驱使的赵东?就因为她不喜欢言喻,所以就连言喻身边的朋友,她都要下手是么?

    录音还在继续播放。

    陆衍以为他的心脏不会再有多大的震动,直到他听到了夏夏笑着轻柔地道:“你知道我不是真正的夏夏……”这一句话,就像是重锤,狠狠地砸在了陆衍的胸腔壁上,让人感觉到耳朵轰鸣,他还没反应过来,额角的青筋暴起,脑海里的神经像是被人突然生生地攥在了掌心,缠绕成了一团,一阵阵生疼在四肢百骸

    中流窜着。

    他的表情一瞬间僵硬住了,眸如黑夜,丝毫不透光。

    许颖夏说,她不是真正的夏夏,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言喻在听到安静的卧室中,突兀地响起了她和许颖夏的声音时,她原本沉沉的睡意,猛然间,就消散了。她睁开了眼睛,眼底的雾气,一点点地散开,睫毛纤长浓密,轻轻地翕动着,她第一反应就是要抢回陆衍手中的录音笔,迟缓了一下,手上的动作就停顿住了,她慢慢地将手指收拢了起来,静静地睁开着

    眼睛,听着录音里的嗓音从她的头顶倾泻而下。

    她胸腔里的一颗心脏跳动的速度越发地快了,一下又一下。

    说她自私也好,说她有心计也好。

    这样的巧合,正好解决了她的犹豫,她原本就在考虑要不要在陆衍的面前揭发许颖夏的部分面目,但又有说不出的原因,一直让她纠结着……

    她没转身去看陆衍的反应,能感受到的就只有满室的寂静,如死掉了一样的寂静,而陆衍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又再次地播放了录音笔里言喻和许颖夏的那段不长不短的对话。

    谁也没有出声,打破这一室凝滞的寂静。

    言喻情不自禁地轻轻扇动着睫毛,然后,过了许久,她听到了陆衍关掉录音笔的按钮声,紧接着就是陆衍如同浸在深潭寒冰之中的嗓音:“你偷偷录下来,是专门要给我听的么?”

    这一句话,如同利剑,直直地刺中了言喻心中最柔软的部分。

    心脏很疼,胸口也很疼,她掌心冒出了冷汗,有些濡湿,她没动,只是缓缓地扬起了唇,噙着深深浅浅的讽刺。

    陆衍的第一反应果然还是质疑她的初衷,而不是追究这件事的真相。

    言喻胸口一直悬着的石头,沉沉地落了地,发出了巨大的声响,震得她耳朵轰鸣。她想,她犹豫着要不要将录音笔递给陆衍,恐怕就是因为她内心深处比谁都清楚,陆衍根本不会站在她这边,他是个聪明人,应该早就清楚了许颖夏不是什么好人,也不是什么好姑娘,但他愿意自己欺骗

    自己,甚至牺牲一切去维护许颖夏表面的纯洁。

    言喻胸口起伏了下,她深呼吸,慢慢地转过身,手撑在了身后,从床上坐了起来,掀了掀眼皮,抬眸看着陆衍。

    她率先看到的是陆衍的下颔和菲薄的唇,几乎是直线的唇,薄成了这样,透着浓郁的薄情,他的唇刚刚才吻了她,现在就成了两片凌厉的刀,刮着她的心。言喻微笑着,淡淡地道:“陆衍,如果你要这么想,我也没有办法,我是个律师,我习惯录音,录音是个好东西,比如现在,我就可以用你手上的录音,找到伤害南北的幕后凶手,还可以用这个录音,让警

    察去逮捕许颖夏。”

    那小小的录音笔,在陆衍的掌心中,看起来格外脆弱,像是一不小心,就会被他拧断了一样。

    言喻面无表情:“把录音笔还给我,这是我的。”

    陆衍垂下了头,额前的碎发跟着散落了下来,他身上还穿着黑色的睡衣,显得散乱颓靡,那双隐藏在了黑发之中的眼眸,透着暗黑。

    他喉结滚动,修长的手指上骨节泛着苍白,骨节突兀,嗓音低哑得似是从喉骨缝隙里挤出:“你知道夏夏不是真正的许颖夏,是什么意思?”言喻缓缓地勾起了冷笑,她听到了这个问题,对陆衍唯一残存的温热都消散了,她掀开了被子,就要下床,她什么都没说,只是心里嘲讽自己,她真是有病,明明把垃圾丈夫变成了前夫,时隔三年,又傻

    不拉几地捡了回来,昨晚甚至还对垃圾产生了些许温存的好感。

    她看都没看陆衍,从陆衍的身边路过,抓起床尾上挂着的衣服,就要进更衣室换衣服。

    在再次从陆衍身边擦身而过的时候,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紧紧地握住了腕骨,男人的力道一点点加大,言喻感觉到了一阵剧烈的疼痛,像是腕骨要被捏碎成了粉末一样。

    言喻用劲,想要挣脱开来,却只换来男人越发禁锢的手掌。她背脊挺直,眉目染上了寒气,她咬牙,仍旧继续用力,她皮肤娇嫩,就这样挣扎了几下,手腕上的皮肤就火辣辣的疼,似是已经破皮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时来孕转:总裁欺〕〔复仇的单细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君临星空〕〔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