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真小店〕〔漫展的男厕所有异〕〔斗魄星辰〕〔完美帝者〕〔阴笔断碑〕〔《星河漂流记》〕〔女仙编号零九九〕〔洛小凡的奇妙冒险〕〔激萌兽世:兽夫,〕〔腹黑总裁,奉子成〕〔易烊千玺,此生唯〕〔无敌的舰娘系统〕〔宝贝迷人,BOSS轻〕〔力道〕〔达塔时袋〕〔房产大玩家〕〔航海与征服〕〔重生之八十年代日〕〔二次元称霸系统〕〔我是一只骂街NPC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275章
    ,!

    若是平时的她,根本不会以这样伤害自己的方法来摆脱陆衍,可是现在的她,表面就算再平静,内心也充满了怒意,怒意之余,更多的是说不出的对陆衍的失望,那种失望充斥着她的身心,一瞬间差点就

    让她鼻尖一酸,眼泪滚落。

    陆衍还是不肯松开她,反倒一用力,将言喻拽到了自己的怀中。

    言喻牙齿咬得越发紧,她如同崩溃了一样,手动不了,张开嘴,一口狠狠地咬在了陆衍的胸口。

    陆衍的睡衣很薄,她又用力,一下就穿透了睡衣,咬破了胸口的肌肉。

    淡淡的血腥气钻入了她的口腔之中,那样的铁锈气息,让她觉得一阵阵恶心干呕,也刺激着她,让她越发用劲,发了狠,如同要把他胸口的肉都咬下来一样。

    男人重重地闷哼了声,一张英俊的脸孔阴沉得能滴下水来,厚重的冰霜寒气笼罩在了他的周身,眼底的阴翳一点点地凝结着。

    他被言喻咬着,也不动,反倒缓缓伸出手,抱紧了她。

    陆衍低沉没有波澜的嗓音,响在了言喻的头顶上,带着幽幽的叹气还有无奈:“言言,你不相信我。”

    他说着,低垂着眼眸,他漆黑的眼睛里,分布着血丝。

    “我只是想让你亲口承认,你录下来,不是你想自己解决,而是你想告诉我,你想让我知道这件事,让我帮你解决。”

    陆衍声音温淡,目光慢慢地柔和下来,“言言,你太倔了,赵东的事情,我会帮你解决,我刚刚,只是生气,你不信我。”

    应该是说,他们两人之间,没有信任,只要遇到了敏感问题,就是彼此怀疑。

    陆衍的这一段话,让言喻愣怔住了,言喻松开了咬着陆衍的牙齿,鼻息间是淡淡的血腥气,她垂着眼眸,沉默地僵持着。

    陆衍低低地出声:“言言。”

    言喻没有回答,咬了下嘴唇。

    下一秒,她的下巴就被陆衍捏住了,陆衍轻轻地抬起了她的脸,看进了她的眼睛里,他眸色没有波澜:“但是,我想知道,夏夏不是真正的许颖夏,是什么意思?”

    言喻呼吸急促了一秒,然后,她转开了视线,淡淡地说:“陆衍,你明白什么意思的。”言喻停顿了下,补充道:“从小到大,许颖夏就只丢过一次。”

    那一次,两人都知道。

    陆衍的胸腔猛地一震,嗓子眼仿若被什么东西梗塞住了,上不去,下不来,脑海里的神经,一下就崩断了。

    好半晌,他低眸,松了松紧绷的薄唇。

    明明情绪还没调整好,但他,还是给了言喻一个吻,落在了她的眉心上,低声安抚:“把事情交给我,别担心。”

    用过了早餐之后,言喻去教小星星读书,陆疏木陪在一旁玩积木。

    而陆衍就直接去了书房里,书房里就只有他一个人,他长身玉立地站在了落地窗前,面无表情,脸色笼在了阴影里,一半明亮,一半阴暗。

    他的思绪烦躁,指尖发紧,忍不住咬着一根烟,打火机咔擦一声,幽兰色的火光跳跃着,吞噬了烟头,火光熄灭,就只剩下了猩红的火光。

    尼古丁落入了腹腔中,有着麻痹的作用。

    不知不觉间,他一根烟接着一根烟地抽,原本空无一物的烟灰缸里,余下了一大堆的烟头。

    夏夏通过赵东,对南北动手。

    而现在的许颖夏,不是真正的夏夏?

    听起来很饶舌,陆衍却能明白。

    也就是说,现在的许颖夏并不是许家的亲生女儿,但小时候还没被绑架之前的夏夏就是许家的亲生女儿。

    换句话来说,自从绑架之后,许家找回来的夏夏,这么多年来,他疼爱的夏夏,并不是救过他的那个夏夏,也不是他一直想要的那个夏夏。

    陆衍面无表情,脸色没有什么变化,似是麻木,连烟头烫到了他的手指,他都几乎没有反应。

    那救过他的那个夏夏去了哪里?许家到底知道不知道现在的许颖夏不是许家亲生的女儿?如果不知道,是谁隐瞒了许家;如果知道,许家又为什么放弃了寻找自己的亲生女儿,而找了个替代品?

    陆衍喉结滚动,额头上青筋起伏了瞬间。

    从录音里,分明能听出,现在的许颖夏知道她不是许家的亲生女儿,也知道她不是他想要找的那个夏夏,却一直在利用着他对她的愧疚心。

    陆衍一直隐忍着情绪,他摁灭了烟头,转身回到了书桌旁,拿起了电话,拨打出了一个号码,他等了许久,才有人接听起。

    电话另一边的许志刚接到陆衍的电话,还有些惊讶,他温声道:“阿衍,早上好,怎么了?”

    陆衍喉结无声地滑动。

    他没说话,许志刚没听到陆衍的声音,疑惑地重复了遍:“阿衍?”

    陆衍的嗓音因为太久的沉默和香烟,已经沙哑低沉得不成样子了:“许伯父,小时候那个救了我的夏夏,去了哪里?”

    这一句话落下。

    许志刚那边一下就没了声响,电话里,只余下了无尽的寂静,让人难以呼吸的寂静。

    陆衍勾了勾唇,声线冰冷:“这么多年,你一直知道,许颖夏不是您的亲生女儿,也不是我要找的夏夏,是么?但是您却一直利用我对夏夏的愧疚心,换取了无数的利益,是么?”

    许志刚还是没说话。

    在陆衍快挂断电话前,才响起许志刚仿若猝然间苍老的嗓音,轻飘飘的一句,就将所有定了性:“阿衍,你还是知道了。”

    许志刚承认的很快,因为他清楚地知道,陆衍不会无缘无故地对许颖夏的身世有所怀疑,如果他怀疑了,那么他的手里一定有了足够的证据,而且他也会不顾一切地查下去。

    陆衍眼眸蓦然沉沉,他绷紧了唇线,安静地等待着许志刚的回答。

    许志刚却深知陆衍的性格,他沉默了好一会,苍老的嗓音再次传到了话筒里:“阿衍,我们见面谈吧。”陆衍眸色晦暗,眼底的漩涡旋转着,“嗯……”了一声,嗓音中凝结的寒气,能冻伤别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