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医狂少〕〔一路仕途〕〔九叔之兽血融合〕〔第一狂妃:废柴三〕〔吻安,挠心小娇妻〕〔大唐司刑丞〕〔契约婚宠,秦少的〕〔嫡女在上〕〔尸加工〕〔弃妃归来:皇上请〕〔全职武神〕〔娇妻在上:穆少,〕〔极品农妃〕〔全能狂兵〕〔花心圣手〕〔盛妻凌人〕〔靠脸吃饭[快穿]〕〔侯门锦商〕〔女总裁的特种兵王〕〔参商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278章
    ,!

    周韵在被陆承国扶住之后,才仿佛找到了依靠,她后背出了一身的冷汗。

    陆衍还没开口,一直安静着的言喻的眼底闪过一丝冷意,她嘲讽地开口了:“伯父伯母,在你们的眼里,一条生命就只是一个不要再提起的话题,是么?”

    这一声“伯父伯母……”更是讽刺,直接表明了她根本就不想把陆家的二老当做自己曾经和未来的公公婆婆,也就是或许她根本就不想再嫁给陆衍。

    周韵被言喻这样一激,她头又疼得厉害,她也冷笑了下:“和你有关的生命,能值钱到哪里去么?”

    “阿韵!”周韵才说完,就被陆承国狠狠地呵斥了,他不赞同,眸光有了怒意,“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陆承国对着言喻露出了充满歉意的笑容:“阿喻,别跟你……伯母计较,她现在心情不好,说的都是气话……”

    “不是气话。”周韵也冷笑,她数落起了言喻,“从你的出身到你的心机,你从头到脚,就没有一个地方是我让满意的……”

    “够了。”

    这一声充满寒意的呵斥,来自陆衍。陆衍下颔的线条冷得像是冻僵了一样,他黑眸里弥漫了浓郁的黑雾,隐约透着猩红的血气,他伸出手,猛地将言喻搂到了自己的怀中,他逆着光,轮廓越发显得冷硬,带着厚重的压迫感,气压很低,迫着

    周韵:“妈,是我娶太太,不是您,如果您以后还要继续插手我的婚姻,您知道我的态度的……”

    剩下的话,他没说完,却透露出了威胁。

    周韵微微睁大了眼睛:“阿衍,你在威胁我?你为了言喻这个女人,在威胁我?我是你妈妈!”

    陆衍拧紧了眉头,只觉得一股隐约的烦躁上涌。周韵继续道:“阿衍,你是不是觉得言喻救了你,又给你生了两个孩子,所以你就愧疚?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你最该愧疚的人是夏夏,她两次救了你,无论是小时候,还是长大后,她听话又乖巧,她把最

    美好的青春都给了你!阿衍,谁对你最好,你应该心里有数!”

    陆衍攥紧了掌心,唇线是毫无弧度的直线,他眼眸中是冷冽的风雪,提到了许颖夏,眼底寒气越发冷:“不是她。”

    周韵对上他的视线,被他眼睛里的暗黑给吓到了。

    陆衍眉心闪过不耐,他薄唇似刀片:“许颖夏不是许家的亲生女儿。”

    他只说了这一句话,看了小星星一眼,小星星立马明白了过来,朝着陆衍跑了过来,抱住了他的腿,陆衍抱起她,搂住言喻,言喻的手里牵着陆疏木,一家四口直接往别墅外走去。

    周韵一时愣住,好一会儿,她也没反应过来:“什么?”

    眼看着陆衍的身影就要消失在门口了,她咬了咬牙齿,被气得头脑发晕,只觉得她的陆衍被言喻给带坏了,彻底地不再亲近她。“阿衍,我不管你为什么会产生这样奇怪的想法,难道你就是因为你觉得夏夏不是许家的亲生女儿,就不喜欢夏夏了么?你执着的难道就是小时候的那个影子?”她越说越觉得有道理,冷冷地勾唇,“如果你

    真的找到了那个所谓你认为的真正的夏夏,那言喻又该怎么办?”

    陆衍的脚步只顿了下,然后头也不回地往外走。

    说者有心,听者也长了心,言喻垂下了眼睛,攥紧了手指,周韵说的话,萦绕在她的耳畔。

    陆衍的车子就停在了外面,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叫了司机,司机已经在等候着了,为几人打开了车门。

    言喻弯腰坐进了后车座,陆衍把小星星和陆疏木抱上了车座,他也跟着上了车。

    小星星小心翼翼地仰头问陆衍:“奶奶生气了吗?”

    陆衍抿了抿唇:“对,奶奶对爸爸生气了,她年纪大了,不小心就迁怒了你们,不过,不关你们的事情。”

    小星星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陆疏木也抬起眼眸,他不比小星星,他安静地开口:“奶奶就是对我们生气的,我不喜欢奶奶,因为奶奶不喜欢妈妈,也不喜欢我和姐姐。”

    陆衍的眸光微微一顿,手指蜷缩,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陆疏木根本不在意他的回答,他隔着小星星,握住了言喻的手,认真地道:“妈妈,我会保护你。”

    言喻笑了起来,反握住他的小手。

    小星星也一起握住了手:“我也会保护妈妈的。”

    陆衍笑了笑,揽住了言喻的肩膀,将小星星和陆疏木,都裹了过来,他垂下了眼眸,专注地盯着这三人,笑意越发深。

    言喻对上了陆衍的视线,停顿了一会,又转移开视线。

    车子平缓地前进着,言喻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她嗓子轻轻地动了动,周韵说的,也不无道理。

    许颖夏不是夏家的亲生女儿,那么,自然也就不是陆衍小时候念念不忘的救命恩人,陆衍现在知道了这个真相,那他一定会不遗余力地寻找真正的许颖夏,真正的救命恩人。

    一旦那个女孩被找了回来,她在陆衍心中的地位,一定会高于现在的许颖夏。

    因为陆衍对她有了更多的愧疚和不安。

    言喻是见过陆衍怎么宠许颖夏的,几乎是无条件地满足她提出的要求,如果真正的夏夏回来了……如果那个夏夏提出要和陆衍结婚……

    言喻笑了笑,唇畔的弧度,是似有若无的讥讽。

    一路无言。

    半路之中,陆衍忽然低声道:“言言,dna出结果了。”

    言喻没有睡着,她的眼睛一下就睁开了。

    她转眸去看陆衍。

    陆衍的黑瞳深邃,他抿紧了薄唇,如刀似剑,菲薄的唇动了动:“我们现在去鉴定中心。”

    言喻的胸口跳动的速度快了起来。

    陆衍沉声吩咐前座的司机:“转头去鉴定中心。”鉴定中心的门口缓缓地停下了一辆黑色的保时捷,陆衍长腿先跨在了地上,然后弯腰走了出来,他一站稳,就回过头去抱两个孝子下车,再扶言喻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