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废品帝国〕〔重生之绝顶张狂〕〔房产大玩家〕〔战争天堂〕〔九零军婚有点甜〕〔帝女倾权〕〔狂暴武魂系统〕〔我的绝色武神老婆〕〔重生空间之全能军〕〔宝可梦大师之从火〕〔遥望行止〕〔诸天逆流证道〕〔天命大改造〕〔厉少很傲娇:女人〕〔超武升级〕〔武神毁灭系统〕〔剑道纯阳〕〔总裁老公,顶级宠〕〔史上最强大妖〕〔不可思议的奇幻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281章
    ,!

    言喻气得颤抖,眼眶发热,她用力得手掌都隐隐发麻,掌心是痛的。

    她咬紧了牙关,才克制住,不让自己再打赵东一巴掌。赵东匍匐在了病床上,全身都是疼的,他害怕得不行,在这个病房里,他唯一能依靠的就是言喻了,言喻是个女人,容易心软,他还要去抓言喻,下一秒,他的手,就被陆衍攥住了,陆衍狠狠地捏住了他

    的手腕,“咔擦……”一声,骨骼断开。

    赵东还要叫言喻。

    不过一瞬,他的下颔骨就被陆衍给卸掉,骨头错位,下巴掉了,光是蠕动着,却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他的唇畔溢出了猩红的血。

    言喻的脚步很快,她往电梯的方向走了过去,陆衍跟在了她的身后,她听到了陆衍沉稳的脚步声,电梯门还没打开,电梯显示的楼层还在跳动着。

    她感觉到陆衍温热高大的身体就在她的身后,他的气息从她的头顶上传了过来,他握住了言喻的肩膀,想让她冷静下来。

    言喻胸口浅浅地起伏着,红唇抿成了直线,她的睫毛不停地颤抖着,眼泪落了下来,又被她擦拭去了。

    陆衍喉结滚动,还没说话,言喻忽然转过了身,用力地抱住了陆衍,她埋首在了他的脖颈处,微微踮起了脚尖,像是要从他身上汲取力量一样。

    陆衍垂下眼睑,盯着言喻黑发的发旋,抿了抿唇,伸手回抱住了她。

    “陆衍。”

    “嗯?”

    她又不说话了,但隐隐的嗓音,却足以透出她的难过。

    电梯已经到了,两个人却谁都没有动,任由着电梯又慢慢地合上,安静了一会,陆衍抬起了她的下巴,低头咬了下她的唇,淡淡地道:“没事,一切都会好的。”

    南北就在隔壁栋的病房,她一个人无聊,就在病房里走来走去,幸好病房大,但走了不过一会,她就觉得无聊了。

    她靠在了窗户边上,有些走神。

    病房门口忽然传来了一阵喧闹声,有人闯了进来,她还没反应过来,病房的门就被人狠狠地踢开了,撞在了墙壁上,又缓缓地反弹了回去。

    进来的人是宋清然。

    宋清然也带了不少黑衣人,两派人就在走廊上动起了手,医生和护士都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南北拧眉,沉下眼,心脏加速了起来,她攥了攥手指,对宋清然淡淡地说:“你进来就进来,何必来闹事。”

    宋清然声音平静,他明明离她这样近,声音却像是隔着千山万水,他笑了笑:“北北,只要你愿意见我,那些人我立马就让他们离开。”

    “你让人撤离。”

    “好。”

    宋清然说完,不知道他怎么通知门外的黑衣保镖,门外的动静声,的确渐渐地小了下来,陆衍安排的保镖在门外问南北:“宋小姐,您怎么样了?”

    “我没事,没关系的,你们休息吧。”

    “好的。”南北坐了下来,宋清然站着,过了会,他坐了下来,长腿悠闲地交叠着,背依靠着椅背,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敲击着桌沿,他眸光专注地看着南北,带着浅浅的笑:“北北,你今天的气色好了很多,我很想你

    ,所以过来看看你。”

    南北也淡笑:“谢谢你来看我。”

    “我们之间不需要谢谢的,北北。”

    “需要的,从今以后,我们就没有关系了。”宋清然仿佛没有听到南北的这一句话,他站了起来,站定在了南北的面前,他勾起了南北的下巴:“北北,离开了我,你还能活得下去么?你的职业资格证被我吊销了,你所有的证件都在我这里,就连你的

    心都在我身上,离开了我,你想怎么活?”

    南北胸口早已经被刺穿得像是筛子,她疼得几乎麻木。

    “宋清然,你怕不怕我去死。”

    宋清然笑了起来:“不怕,北北,没人比我清楚,你有多怕疼,又有多珍惜生命,你不舍得死的,如果你死了,我就会娶别人,和别人永远在一起。”南北觉得可笑,她淡淡地看了宋清然一眼,不让他碰她:“是啊,我不会去死,可是,我会跟别人在一起,只要我愿意,我没有证件,我也能一辈子当金丝雀,当你的金丝雀,和当别人的金丝雀,没有什么

    不同。”

    宋清然的眼眸黑了几分,英俊的眉眼闪过阴翳。他什么话都没说,碰了下耳朵,南北这才注意到,他的耳朵上带了微型对话器,他忽然弯腰,横抱起了南北,不顾南北的挣扎,打开了病房门,不知道何时,门外陆衍安排的保镖全然消失不见了,只剩下

    了宋清然带来的十来个保镖。

    宋清然的脚步又快又大,他没走电梯,抱着南北走楼梯间的紧急出口。

    南北挣扎着,双手握拳,锤在了宋清然的胸口上,一下又一下,宋清然像是丝毫没有感觉一样,根本没反应。

    南北声音里充满了怒意:“宋清然,我叫你松开我,听到了没有。”

    “没有。”南北还要说什么,宋清然忽然就暴怒了起来,他黑眸沉沉,额角的青筋暴起,没看南北,火气却是对着南北发:“北北,我说过,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会给你一个家,你能不能像以前一样听话,不要在现在

    给我惹麻烦!”

    宋清然绕了一个楼梯的拐角,继续往下走。

    “啧,欺负女人。”下一层楼梯处,不动声色地站立着一个男人,南北看了下去。

    那个男人慵懒地靠在了墙边,头微微垂着,薄唇上松松地咬着一根烟,眉目英俊,神态懒散。

    这个男人,南北眸光定定地看了他一会,落目在他的轮廓上,这样出色的骨相,她怎么都不会忘掉的。

    是上一次,在她被宋清然和他的新婚妻子纠缠的时候,拉来救场的那个男人,薄砚。薄砚周身的气场有些神秘,他气质淡定又懒散,看似衿贵,身上穿着的衣服却又看似平常,他似乎本来想离开的,手指上已经拿出了钥匙,那个钥匙只是普通的大众车钥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农门悍妇撩夫忙〕〔天骄战纪〕〔逆天炼丹师:妖神〕〔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重生八零:媳妇有〕〔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