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火影之医者日记〕〔在现实中开BOSS〕〔武欲封元〕〔矿世英雄〕〔从励志到丽质[重生〕〔1胎2宝:墨少,别〕〔诱宠鲜妻:老婆,〕〔帝妃临天〕〔神医小萌妃:帝尊〕〔99次逃婚:顾少,〕〔超时空微信〕〔都市之无上医仙〕〔隐婚蜜宠:傲娇老〕〔武逆焚天〕〔三界微信群〕〔热血仕途〕〔极品狂医〕〔特战之王〕〔玄学天师的开挂日〕〔蔷薇色的你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283章
    ,!

    南北弯了弯唇角:“辛苦了,我没事,你们帮我把病房里的几样东西清理出去吧。”她指的这些垃圾都是宋清然送来的。

    保镖们收拾完东西后,整个病房又回复到了平静之中。

    南北坐了一会,决定去洗澡,她打开了喷头,水温适中,温度适宜,水流冲刷着她,她现在身体不太好,这样的冲洗不宜时间过久,她很快就擦了擦毛巾,但找了半天,却发现她忘记带换洗的衣物进来。

    病房的浴室里,只有一条大毛巾。

    幸而这个病房,就只有南北一个人居住着,病房现在也没人,她也不用觉得尴尬,南北取下了大毛巾,随意地裹在了身上。

    毛巾很短,连臀部都不能堪堪地遮住,露出了南北白皙笔直的大长腿。

    病房里,开着温度适宜的空调,不会让人觉得冷,也不会觉得热。

    南北先是走到了窗前,动作快速地拉上了窗帘,然后才解开了浴巾,从一旁的柜子上,取了一件新的才服,刚想换上,她忽然觉得背后似乎有人的样子,一点点的凉飕飕蹿上了她的背脊线。

    南北转过了头,在后面不远处的进门处,看到了一个人影。

    因为窗帘拉上了,整个病房的光线就显得有些暗淡了,那个人影形成了,一个高大修长的剪影,男人英俊的脸孔,半明半暗地露了出来,明明灭灭。

    南北被吓了一大跳,心脏悬在了嗓子眼,跳动的速度都快了起来,像是要蹦跳出了胸口。

    她用手捂住了浴巾,然后才慢慢地看清了,那个男人是去而复返的薄砚。

    南北看不清楚薄砚的神情,只觉得尴尬,她怎么也没想到,她的病房里会有人,那个人还会是对于她来说很陌生的薄砚,而她现在刚刚洗完澡,露出了大半个身体的模样却被他看了个干净。

    南北有了点怒意,更多的是难堪,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怪异,她的两颊都红透了。

    薄砚似乎也是刚刚推门进来,他应该也没料到,南北会是刚洗完澡,又换衣服的模样,他神态自若,眸光坦然,漆黑的瞳仁里带着笑意,十分绅士地转过了身,打开门,慢慢地走了出去。

    和他相比,南北的强装镇定,就显得有些弱了。

    南北胸口蹦跳着,她深呼吸,告诉自己,病房内光线不太好,他应该没看清楚,她动作快速地换上了新的才服,闭上了眼睛,抿着唇,让自己冷静下来,新时代的女性要坦然要坦然。

    这话纯粹是她瞎编的。

    南北换完后,重新拉开了遮光窗帘,一丝一缕的光透了进来,让整个病房恢复了亮堂。

    这时候,病房门被敲响了,南北拧了下眉头,淡淡地道:“请进。”

    进来的人是薄砚。

    男人深邃的目光落在了南北的脸上,他似乎含着笑,他的薄唇弧度似是扬起,又似是抿着,这样的男人最难掌控,看似温情,又有可能最是无情。

    薄砚嗓音温润缓慢:“我刚刚敲门了,你没回应,所以我刚刚推门进来了。”

    南北觉得自己要是再纠缠刚刚那件事,只会让自己难堪,她没有回应,直接转移了话题:“你来是有什么事情么?”

    薄砚的唇畔挂着浅笑,他迈开长腿,靠近了南北,眼神落在了南北的身上,站定在了南北的面前,他微微垂眸,摊开了骨节分明的大手,掌心里躺着一个东西。

    南北瞳孔微怔,那个东西是她的耳环,她下意识地伸手摸了下耳朵,果然只摸到了一只,而这只……

    薄砚轻笑,乌黑的眼眸里氤氲雾气,他不急不缓地解释道:“刚刚在楼梯间,挣扎间,你的耳环不小心掉在了我的身上。”

    是人都会若有所思,什么样亲昵的姿态,才会让一个女人的耳环掉在了一个男人的身上。

    但明明说的是这样暧昧的内容,他的语气却又这样坦然。

    “进门的时候,我跟保镖说我是你的朋友,又有了你的耳环,保镖就让我进来了。”

    南北的那副耳环戴了很久,保镖们日常要注意她的变化,自然认识她的耳环。

    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被这一个刚见过两面的男人,几乎看光了身体,南北抿紧了唇,冷淡地看着薄砚。

    薄砚并不在意,还伸出手,摸了摸南北的头发,动作有些温柔:“我刚刚什么都没看到。”

    要是别的人说这样的话,只会让人觉得可笑,怎么可能什么都没看到。

    但是薄砚这样说,却有一种莫名让人信服的感觉,让人安静了下来。

    南北抬眸,看了薄砚一眼。

    薄砚黑眸深邃,波澜微起,笑意漾开,他慢慢地道:“不过,下一次,不要在别的男人面前这样,不是所有人都有这样的自制力。”

    两个人刚刚认识,根本没有什么话可以聊,但薄砚却不觉得尴尬,他沉默地坐了一会,然后才站了起来,“我走了。”

    走到了门口,他高大的身影忽然顿了下,留下了一张联系卡,淡淡地道:“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联系我,你的朋友也有自己的生活,她没有办法一直照顾你。”

    他嗓音温润:“抱歉,简单地看了看你的资料。”

    说完,他就离开了去。

    南北眉心跳了跳,抿了抿唇,她下意识地走到了窗边,往下看去,薄砚查了她的资料,侵犯了她的隐私权,却又说的这样坦荡,像是他只是关心她一样。

    窗边下,就是一个停车场。

    没过一会,薄砚就出现在了南北的视野里,他走到了一辆黑色的车子旁,那辆车只是普通的大众车,不是豪华车。

    他拉开了车门,坐了上去,没有立马启动车子,而是慢慢地降下了车窗,他微微低头,点燃了一根香烟,就坐在驾驶座,沉默地抽了一会烟,似有若无地抬眸看了一眼南北病房的窗户。南北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等她再往窗外看的时候,只能看到大众车远远的车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第一强者〕〔首席律师〕〔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隐婚娇妻:老公,〕〔重生八零:媳妇有〕〔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