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老婆乖乖的〕〔六零俏佳人〕〔娇宠小兽妃:冷血〕〔异种骑士团〕〔六合天师〕〔位面复制大师〕〔大唐不良人〕〔恶魔交易所〕〔石头怪就是可以为〕〔请开始表演〕〔十星皇者〕〔重生之玄学首富〕〔火影极光〕〔大唐昏君〕〔不死生物的巫师旅〕〔重启九七〕〔电影世界穿梭门〕〔时空之前〕〔纯阳第一掌教〕〔主宰养成路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285章
    ,!

    “嗯,开不了。”陆衍轻声地再次重复了句,狭长的眼眸笑眯眯的。

    言喻目不斜视地开车,她胸口浅浅地起伏了下,她也知道陆衍现在心里烦躁,因为他只有烦躁的时候,才会忍不住抽烟,且越抽越凶。

    言喻眉心动了动,笑意淡得几乎看不见。

    其实她和陆衍现在的目的是一致的,她想找到真正的许颖夏,陆衍也想他小时候的救命恩人,他惦念多年的女神。

    红灯的时候,陆衍的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他瞥了眼屏幕,他动作坦荡,没有避开言喻,言喻的余光也看到了屏幕上的名字。

    是许志刚。

    陆衍捏了捏高挺的鼻梁,才发现他后来忘记联系许志刚了。

    他抿直了薄唇,表情冷淡,接起了电话,漆黑的眼眸看了眼言喻,又转开了视线。

    许志刚问:“阿衍,你下午不在公司。”

    陆衍菲薄的唇轻轻动:“嗯。”

    许志刚声音沉重,叹了口气:“我们见一面吧。”

    因为离得近,车厢内又格外的寂静,言喻其实听到了许志刚说的每一句话,她下意识地握紧了方向盘。

    陆衍转眸,看着言喻,眼眸一点点深邃了起来,他眯了眯眼眸,笑了笑:“好,就在昌平路和翠屏路交界处的咖啡屋吧。”

    陆衍挂断电话:“言言,一起去吧。”

    言喻没动,红灯已经变成了绿灯,她没有回答他的话,踩下了油门,融入了车流之中,问题是,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就在昌平路和翠屏路交界处的咖啡屋。

    言喻已经看到了咖啡屋的招牌。

    陆衍没有逼迫言喻,他安静着,给言喻自主选择的机会,言喻握紧了方向盘,最终还是在咖啡屋的门口停了下来。

    陆衍眼眸噙着淡笑,率先下了车,他绕过车头,给言喻打开了驾驶座的车门,他单手撑在了车顶上,眸光专注又深邃:“言言,走吧。”

    走进咖啡屋坐了下来,陆衍帮言喻点了东西,然后给言喻的咖啡里倒进奶茶,不过一会,言喻就透过落地玻璃窗,看到了许志刚匆忙进来的身影。

    许志刚看到言喻的时候,有些惊讶地怔了下。

    陆衍不动声色,握住了言喻的手,很是亲昵:“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许伯父,之前您托了言喻,帮您寻找亲生女儿。”

    许志刚眉心微动,他坐了下来,跟言喻打了招呼:“言律师。”

    陆衍:“关于夏夏的事情,你不用介意言喻的在场。”

    许志刚虽然有点不太习惯言喻在,但也没说什么,何况他要说的这些事,言喻早就都清楚了,只是他心里忍不住喟叹,看来言喻在陆衍心中的地位已经很高了。许志刚喝了口咖啡,苦涩的味道弥漫在了口腔里,他凝着眉目,寒气覆盖,又带着无尽的无奈:“当年你们被绑架了之后,夏夏丢了,你伯母情绪崩溃,她身体本来就不好,我们结婚了那么多年,她好不容

    易才有了第一个孩子,就是那样惹人疼爱的夏夏,夏夏就是她的命根子,那段时间,她精神状态一直不好,我只好抱回了现在的夏夏,当做亲生女儿来养,骗你伯母,那就是真正的夏夏。”

    “后来,你伯母的状态才慢慢好转,我再找了几年,也没有找到真正的夏夏,慢慢地,也就放弃了。”

    陆衍神情冰凉,漆黑的瞳孔就是无波的古井,深邃又阴森。

    “所以,你就拿着假的夏夏,来欺骗我?”许志刚眉目浮现疲惫:“阿衍,你应该清楚地,我已经后悔了,因为那时候,现在的夏夏在美国救了你一次,你们那时候已经在一起了,你也把她当做真正的夏夏,你伯母很满意你,你让我能说什么?我不

    敢、也不能冒着让你伯母再次崩溃的风险,而告诉你,夏夏不是真的夏夏。”他叹气,“谎言就是这样,有了一个,就会有两个、三个,只为了让那个谎言,更加完整。”

    陆衍没有回答,几人间的气氛越发的凝滞,空气都停止了流动。

    许志刚沉闷地说:“你伯母现在是经不起一点折腾了,阿衍,夏夏我会继续找的,我会补偿她的,更何况,这么多年,我一直没忘记掉她,也一直觉得有愧于她,但是请你原谅我疼爱妻子的心情。”“如果你还记得夏夏的恩情,不管是以前的夏夏在幼时对你的恩情,还是现在的夏夏在美国对你的救亡,阿衍,我只求你,不要去伤害你的伯母,如果让她知道她疼爱的夏夏,不是她亲生的夏夏,后果不堪

    设想……”

    陆衍放在桌面上的手指,缓慢地收拢了起来。

    他胸口积压的郁气,就像是堆积在了即将爆炸的气球之中。

    许志刚:“我找了这么多年的夏夏,都没有任何有用的线索……”他嗓音艰涩,“或许,夏夏已经不在了,她那么小,就被扔在了路边,很难存活……”

    言喻心脏一紧。

    她从来没想过,这样的一种可能,或许真正的夏夏,真的不在了。

    陆衍黑眸越发沉冷,浮冰飘染,复杂的情绪就像是丝线,紧紧地勒着他的心脏,几乎要勒进骨肉之中。

    他有心痛,有愧疚,有不安,有想念。

    他怀念小时候和夏夏在一起玩的时光,心痛夏夏这么多年流落在外,甚至有可能早已经丢失了性命,愧疚夏夏所遭受的一切,都是因为他而引起的,不安他这么多年,都没有想过她正在受苦。

    许志刚继续道:“阿衍,现在的夏夏有缺点,性格也不好,但她是你伯母的开心果和小棉袄,而且,念在她在纽约曾经救过你的份上,不要对她下手。”

    陆衍喉结无声地滚动。

    言喻冷冷地勾唇,琥珀色的瞳仁里噙着讽刺的憎恨,她这几年的性格压抑得太过厉害了,现在似乎是一下爆发了一样。她看着许志刚,很失望很失望,在他的脸上只看到了隐忍和屈服,看到了愧疚,没看到爱,她移开视线,落在了陆衍的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大千劫主〕〔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我的邻家空姐〕〔第一强者〕〔最强医仙混都市〕〔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