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机甲战士没有爱情〕〔魔熠天穹〕〔欺身BOSS:蠢萌老〕〔狂暴仙医〕〔皇家宠婢〕〔不灭修罗〕〔极品学生是丹神〕〔黑道学生7:天门帝〕〔快剑至尊〕〔天门帝国〕〔白雅顾凌擎〕〔我成了女装大佬〕〔三国之暴君吕布〕〔云凤归〕〔重生之王牌千金血〕〔君臣谋〕〔重生之抱住警草好〕〔神级美食主播〕〔重生学霸商女:枭〕〔豪门遇狐:宠妻戾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287章
    ,!

    湿润的、温和的,带着亲密和爱的。

    “言言,我很喜欢今天的你。”

    “有些人的确不值得原谅。”

    “我很高兴,你选择了相信我,而没有把事情藏在心里,我希望以后的每一天,遇到事情的时候,你都会选择和我分享,和我一起承担,我想和你做真正的恋人。”

    言喻微怔,全身有些僵硬,她抿着唇,什么都没说。陆衍继续道:“今天的你特别美,还有,你刚刚说我喜欢你,是么?你说的对,我喜欢你这样有恃无恐的样子,我喜欢你仗着我喜欢你而嚣张的样子,言言,你压抑了太久,封闭了太久,让我都无法再看到

    你的内心,让我很久都没看到这样美丽的你了,我喜欢看到这样的你。”“上一次,你说,你觉得真正的夏夏提出结婚的请求,我会答应。不会的。”他将言喻抱在了怀中,将她禁锢在了自己的范围之中,“如果是在遇到你之前,我对婚姻没有要求,她提出结婚的请求,或许我会

    答应,可是现在有了你,我报答她,我会选择其他的报答方式,而不会选择用婚姻来报答,我现在就只想和你进入婚姻。”

    言喻靠在了他的胸口上,她闻到的都是陆衍身上的气息。

    她方才情绪激动,和许志刚对话的时候,无意识就脱口而出,陆衍喜欢她这句话。

    陆衍胸口的肌肉分明,带着灼热,又有些硬度,他的手臂收了收,让两人贴合得更加紧了,言喻觉得,他的身体像是生来就和她的契合一样。

    重逢之后,她本来就相信,陆衍喜欢她。因为喜欢很容易,对于陆衍来说,喜欢一个人,就会对她好,对她温柔,想讨好她,但她也不知道陆衍爱不爱她,或许说爱太过可笑,在现在纸醉金迷、釜流尽的世界里,爱就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得的物

    品。

    言喻垂下的眼睫,不停地翕动着,她问自己,她喜欢陆衍么?

    这个问题几次浮现在言喻的心口,几次让言喻胸口的温度都变得灼热,让她的一颗心都变得跳动得很快很快,她都怕,她心脏的跳动声,被近在咫尺的陆衍听到。

    她能肯定的是,她对陆衍,也有了情感。人是情感动物,她和陆衍纠缠来纠缠去,有了两个孩子,相处的时间不长不短,陆衍这人,说好不好,说坏,却又不是坏到了极致,偏偏给人留下了那么点可以挽回的余地,所以,言喻对陆衍有情感,是

    合情合理的。

    那这情感的具体成分又是什么?

    言喻现在觉得,可能是喜欢,她是喜欢陆衍的,正是因为喜欢,所以,陆衍在她的眼里,才会变得特殊,她会在意,会关注,也会因为陆衍说他只想和她进入婚姻这一句话,而感动心动。

    她的这颗心,很久很久都没有因为某一句话,而这样地心潮澎湃了。

    咖啡屋就在路的拐角边上,车水马龙,车流涌动,喇叭声微微刺耳,周围的车来来往往,带了点喧嚣,但从陆衍喉头之中蹿出的嗓音又格外的清晰,格外的蛊惑人心。

    “言言,我刚刚说的都是认真的,我选你。”

    他说着,吻落在了她柔软的头发上,风轻轻地吹拂过,连风都是温柔的模样,吹拂在人的脸上,是惬意的。

    他很坦荡,就在咖啡屋人来人往的门口,他向她坦白:“许颖夏是我的初恋,我承认,她对我来说是特别的,不一样的,但那都已经过去了,我曾经爱过,但也只是曾经了。”

    他的声音很释然:“我早就对她没有喜欢的情绪了,早过去了,把你和她放在天平上……不,你和她本来就不该放在同一个天平上称量……”

    陆衍说着,他修长的手指锊着她的细软的头发,一遍又一遍,手指上仿佛带着电流,每一次的碰触都是过电一样的温柔。他抿了抿唇,或许是不善言辞,更不擅长这样长篇大论地说着温情的话,他沉默了许久,继续地开口,又是那句重复的话:“我的意思就是,我只会和你在一起,也只会和你结婚,以往欠你的,我都会弥补

    回来。”

    言喻听着他说的话,慢慢的,才放松了身体,也慢慢地伸出手,回抱住了他的腰身,她在他的胸怀里,这才算是交付了自己。

    “我得为三年前鲁莽刻薄的我所做的大部分事情而道歉。”陆衍背脊笔直,无论何时,身材的线条都是流畅有力的,他声音从言喻的头顶上传递了下来,带着释然:“现在回去看三年前,只觉得荒谬,其实你是没有错的,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提出捐献骨髓的同时嫁给我,你都是坦荡荡的,是我接受了你的骨髓捐献,也就是接受了你的条件,同意了用婚姻做交换,那么我就应该理所应当地接受婚姻带来的责任感,可是我并没有接受,还因此而憎恶你,羞辱你,

    冷落你,让这段婚姻给你带来了许多的伤害……对不起……你也救过我的命,你对我来说,也是特别的,但我却被蒙蔽住了双眼。”

    言喻的身体微微一震,她环在陆衍背后的手,慢慢地用力,莫名地心疼,她想起过去,真的觉得隔了一层雾气,已经很模糊了,什么都看不清了。

    时间就是最好的良药,当你遇到一个难关,觉得难以度过,想选择最极端的方式解决,不妨冷静冷静,等一切都平静之后,你会发现,那些难关都不再是难关了。

    但是,这样并不代表,要无条件地原谅作恶的人,不给作恶的人任何的惩罚。

    言喻咽了咽嗓子,勾唇,淡淡地想,是啊,就算当年的伤害不再那么痛了,也在她身上留下了明显的伤痕,她做不到无条件原谅。

    但陆衍这样提起了三年前,她心湖里倒灌了酸涩的水,缓慢地腐蚀着心墙,换个角度来看,陆衍也是受害者。她把陆衍当做程辞的替身,她欺骗了陆衍,她在遭受引产痛苦的时候,陆衍也以为他失去了儿子,他们遭受的痛苦是一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修行在万界星空〕〔超级鉴宝师(风乱刀〕〔神级升级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