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火影之医者日记〕〔在现实中开BOSS〕〔武欲封元〕〔矿世英雄〕〔从励志到丽质[重生〕〔1胎2宝:墨少,别〕〔诱宠鲜妻:老婆,〕〔帝妃临天〕〔神医小萌妃:帝尊〕〔99次逃婚:顾少,〕〔超时空微信〕〔都市之无上医仙〕〔隐婚蜜宠:傲娇老〕〔武逆焚天〕〔三界微信群〕〔热血仕途〕〔极品狂医〕〔特战之王〕〔玄学天师的开挂日〕〔蔷薇色的你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290章
    ,!

    大概是这一句话,刺激了季慕风,时嘉然又半推半就,她心情实在不太好,只觉得烦躁想要抒发,她意识有点不清醒,又有点清醒,至少她知道,她和季慕风滚床单了。

    季慕风年轻气盛有体力,但他大概是太兴奋了,一下就结束了,时嘉然还没进入状态呢,然后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季慕风脑袋都气得要冒烟了,他咬牙切齿,满脸通红:“不许笑,我这是没准备好。”

    “第一次吧?”

    “……不是!我不是!”

    后来的季慕风大概是为了证明自己,也有可能是食髓知味,需求旺盛,反反复复来了好几次。

    第二天醒来,时嘉然是被热醒的,她整个人都被肌肉分明的手脚禁锢在了怀中,身后的人全身不着寸缕,毫无羞耻之心,散发着荷尔蒙很重的热度,甚至,因为精力旺盛,早已经起了反应。时嘉然拧紧了眉头,觉得昨晚的自己,真是疯了,她面无表情,要挣扎开季慕风的怀抱,季慕风不知道什么时候也醒了,他反倒从后面收紧了手,紧紧地贴着她,把下巴搁在了她的肩膀上,他眼睛黑亮,

    声音里的满足和喜悦掩都掩盖不住,他就像一只哈士奇一样地蹭着时嘉然:“你醒了?”

    时嘉然推开了他,抱着被子坐起来,垂眸:“穿上衣服,离开这里,忘掉昨晚。”

    事后无情,可以入选渣女排行榜榜首了。

    季慕风:“?……”他大概是觉得委屈,垂着头好一会,也坐起来,黑眸很大,犹豫了下,开口道:“我知道你叫时嘉然,你的事情我也知道,我没有别的意思。”他怕时嘉然生气,“我就是想说,你的烦恼我可以帮你解决,我有办法让你继续照顾你妈妈,我还知道你爸的把柄……那个陆衍他有前妻还有孩子,他还跟他前妻纠缠不清,他身边还有不少红颜知己,什么救命恩人,什么初恋情人,他年纪也大了,我就不一样了,我身

    强体壮……”

    时嘉然拧眉,打断了他:“你知道我?”她微微眯起了眼眸,“你知道这么多事情,你是什么身份?姓季?”

    季慕风抿了抿唇,有些腼腆:“我是私家侦探。”

    “你几岁?”

    季慕风:“23。”

    时嘉然面无表情。

    季慕风:“22。”

    时嘉然抿了抿唇。

    “21,21,马上就22了!”

    时嘉然嗤笑了下,直接当着季慕风的面,穿起了衣服,脸红的反倒是季慕风,一张脸堪比猴屁股。

    时嘉然穿好后,很认真地问:“你是私家侦探,你还知道什么?”

    “你想摆脱陆衍吗?”

    时嘉然没回答。

    季慕风:“你可以拿一个消息,跟他交换条件,让他帮你和你的爸爸对抗,这个消息,一定是陆衍很想要的。”

    “和言喻有关?”

    季慕风点点头。

    时嘉然挑眉问:“言喻委托你的?”

    “本来是,但我把消息给了你,我会和她解约的。”

    时嘉然垂眸,两人的视线交汇,她看到季慕风眼里的灼热,怔了怔,又移开了目光。

    言喻的手头有一个跨国并购案,需要处理的事情和参考的资料很多,还有很多在国内查找不到资料,她给秦让打了个电话。

    秦让最近也很忙,他接起了电话:“言喻。”

    言喻说:“好久没联系了,你最近还好吗?南风呢?”

    “南风参加夏令营去了,他说等他夏令营结束,想去看小星星,正好那时候我也休假,我也回中国一趟。”

    言喻弯了弯眼睛,笑:“好啊,等你们到了,我就去接你们。”

    两个人的交谈很自然,就像是认识了很久很久的朋友,秦让问言喻:“在国内有些资料不太方便,有什么需要我帮忙查的么?”

    但也有一些资料,国内才有,言喻也会帮秦让查,两人就是互相帮助的同事关系。

    聊到了后面,秦让分享了一些工作中遇到的趣事,言喻笑意轻松,秦让又说他过段时间会去参加婚礼,认识了一个新女伴。

    言喻笑意更深:“祝你幸福。”

    秦让沉默了很久:“只是普通朋友。”

    莫名其妙的安静,让气氛又一下似乎变得有些尴尬了起来,不知该如何描述的氛围在两人之间萦绕着。

    良久,秦让嗓音含笑,微微低,有些沙哑:“我还是单身。”

    “……嗯。”

    “言言……”

    “嗯?”言喻握紧了手机,垂下了眼睫毛。

    “……没什么。”他把她刚刚说的那句话,还给了她,“祝你幸福。”

    “嗯。”

    秦让笑了起来,声音柔和:“那就先这样。”

    电话马上就要挂断了,言喻忽然又问:“南风的妈妈,是怎么回事?”

    秦让顿了顿:“南风是我哥哥的孩子,他的妈妈是我的嫂子,她已经过世了,自杀的,在我哥哥去世了不久之后。”

    他说的风轻云淡,言喻却忽然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秦让说她让他想起了一个故人,他说她和那个故人几乎是一样的经历,只不过她比那个故人坚强,活了下来。

    那个故人,就是秦南风的妈妈吧。

    秦让提起秦南风的妈妈的时候,平淡的嗓音里似乎带了点怀念,还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英国那边是早晨,秦让坐在了阳台的椅子上,眺望着远方:“说起来,她是我的初恋,单方面的,因为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就已经是我的嫂子了,她因为我哥哥,对我很照顾,对我很温柔,年少轻狂,时不

    时就冒出要和我哥哥抢她的念头。”

    他的嗓音越来越低:“后来我哥哥去世了之后,我就压抑住了情绪,那时候她的情绪很糟糕……”他停顿了一会,淡淡地道,“如果她能像你一样坚强就好了,人生哪里有什么坎,过不去的,是么?”

    言喻的心脏有些酸软。“意外很多,死去的人离开了,活着的人,还需要继续振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第一强者〕〔首席律师〕〔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隐婚娇妻:老公,〕〔重生八零:媳妇有〕〔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