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败魔尊〕〔最强万界大穿越〕〔大唐烟雨〕〔楚先生的甜宠娇妻〕〔系统之屠仙灭神〕〔木叶之旗木家的快〕〔异世界厨仙〕〔红色莫斯科〕〔宠后多娇:昏君养〕〔异鬼之下〕〔陛下免礼〕〔路过漫威的骑士〕〔率性道医〕〔邪魅鬼医:纨绔大〕〔覆汉〕〔汉末之吕布再世〕〔阻道者杀〕〔都市修仙狂仙〕〔斗破苍穹之倾城绝〕〔刀客的位面之旅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291章
    ,!

    是啊。

    “不是只有共死,才能显示爱情的伟大,替对方活下去,才是最伟大的。”

    言喻的心酸酸的,又有点疼。

    言喻才结束和秦让的电话不久,就接到了来自季慕风的电话,他声音有些淡,带了抱歉:“言小姐,你的身世我查不到,早先你提交的定金我已经十倍地赔偿给你了。”

    言喻眉心重重地跳了跳,抿起了唇角:“嗯,好的,不过,定金你留着吧。”

    “不用,我没做到,应该要惩罚的。”

    季慕风潇潇洒洒地挂断电话,给言喻的账号转了钱,转完后,他银行卡里的钱就几乎光了,他才装逼完,转头,就眸光闪闪地盯着自家妈妈,他站起来,给妈妈捏起了肩膀。

    “妈,您累吗?肩膀酸不酸?”

    季妈妈正在看电视,瞥了眼季慕风:“说吧,多少钱?”

    时嘉然是没想到自己约了炮,还换来了这样的消息,虽然她觉得这个消息很奇怪,她本来以为季慕风会给她什么劲爆的消息,结果只是几张夜色下,陆衍把言喻按在了墙上深吻的照片。

    言喻很明显醉了,照片不是偷拍的,因为陆衍盯着镜头,眼神有着挑衅和漫笑。

    程辞和陆衍长得很像,但是,时嘉然认识了两人之后,自然就能分得清两人的细微区别,直觉也告诉她,这个人是陆衍。

    时嘉然看了半天,没明白什么意思,她只好给季慕风打电话。

    季慕风说:“这组照片拍摄的日期是程辞还活着的时候,言喻那时候是程辞的女朋友,言喻是很爱程辞的,她怎么会跟陆衍在一起?而且这件事过后不久,程辞就去世了。”

    程辞去世?

    时嘉然的眸色渐渐地变深。

    程辞去世的事情,程辞的死因,程辞的丧事,都是程家隐瞒了很久的秘密,就连时家,和程家关系一直很密切的时家,都不太清楚程辞是怎么过世的。

    有说程辞车祸过世的,也有说因急病过世的。

    程家没有正式对外公开发表过程辞的死因,所有的说法都是坊间流传。

    时嘉然对程辞的死也觉得很奇怪,如果是车祸死,何必掩藏,如果是疾病死,又不太可能,因为程辞的身体一直都很健康,从来没有听说过他有任何的疾病。

    季慕风继续道:“你觉得言喻有可能分不清兄弟俩么?”

    时嘉然很肯定地摇头:“不会,我都分得清陆衍和程辞,他们又不是一模一样,更何况言喻,言喻是一定分得清陆衍和程辞的。”

    “对啊,问题点就在这,言喻肯定分得清程辞和陆衍的,具体的问题,你自己想吧。”

    时嘉然缓缓地勾了下唇角,轻笑了声,半晌,才慢吞吞地道:“季慕风,你也不知道具体的情况吧,只不过,你觉得,这个照片对陆衍来说很重要。”

    季慕风眼眸亮晶晶的,声音也含着笑,就像是一只兴奋的哈士奇:“小姐姐,你很懂我嘛!”

    回应他的就是时嘉然面无表情地将他的电话挂断了,只余下话筒里冰凉的“嘟嘟嘟……”声。

    季慕风也无所谓,他把手机往床上一扔,他走到了落地镜子前,光着上半身,露出了漂亮的肌肉,线条分明,肌理有力,他勾起了唇角,英俊帅气又阳光,他炫耀表演一般地鼓起了肌肉。

    他有点控制不住嘴角的上扬,想起昨晚,还忍不住美滋滋地笑起来。

    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他又去拿手机,给狐朋狗友打了个电话,季大少爷懒洋洋地躺在了床上,声音更是懒散,瞎七瞎八地扯了一堆,然后,才慢慢地引到了他想问的问题上。

    他漫不经心:“陈一啊,你以前那啥……破处的时候,几分钟啊?”

    陈一怔了下,然后想起了昨晚季慕风喜滋滋地跟在了一个小姐姐身后离开了酒吧,陈一笑得又贼又贱:“你破处了?三秒?”

    “滚。”

    “2秒?”

    季慕风:“我可去你个小鸡腿的,闭上你的嘴,老子一个小时金枪不倒好吗?”

    陈一立马大笑:“牛皮吹破天了!小处男还想一小时!怎么样,小姐姐的滋味很好吧?”

    季慕风闻言,立马就变了脸色,吼他:“陈一,你他妈地别意淫她,不然老子打得你喊爸爸。”

    陈一:“卧槽,来真的啊,小处男这么纯情啊?”季慕风“啪……”一下,把手机挂断了,他直接上网搜,他其实有点忐忑不安,他不知道男人什么样的才算正常水平,什么样的才算优秀水平,他对昨晚自己的表现很没底,他也不知道时嘉然喜欢不喜欢他这

    样的……

    言喻回到了公寓,陆衍就在她之后,没多久,也回到了家里。公寓里弥漫着饭香,阿姨还在煲汤,小炉上的火焰燃烧着,汤锅里的汤轻轻地吐着泡泡,夕阳的余晖从窗户落了进来,整个房间都朦胧上了一层昏黄的水光,客厅的矮桌旁,小星星坐在言喻的怀中,正在

    做数学题,幼儿园布置的,最简单的一位数加一位数,言喻低垂着眼眸,头发柔软地散着,侧脸的轮廓是柔和的,陆疏木坐在言喻的旁边,也低着头在写作业。

    这大概是所有男人想象中的,最美好的家的画面了吧。

    陆衍的胸口狠狠地撞了一下,柔软又酸涩。

    陆衍换了鞋子,走了过去,挑了挑眉,问:“现在幼儿园都要学数学了吗?这么难。”

    言喻抿着唇,没有抬头:“那你看看你儿子,他学的已经比你女儿多了,而且这是幼儿园的作业,每个小朋友都必须学的。”

    小星星趴在了桌面上,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陆衍,有些无助:“爸爸。”

    陆衍表示爱莫能助,虽然他觉得,他的女儿可以不用这么早学数学,但是言喻似乎不是这样想的,女儿和老婆比起来,当然是老婆更重要了。

    陆衍迈开长腿,进了卧室换衣服。等过了好几分钟,他走了出来,发现,小星星还在做刚刚的那道题,2加2等于多少,而言喻已经跟她讲了好几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第一强者〕〔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时来孕转:总裁欺〕〔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我的邻家空姐〕〔君临星空〕〔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