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明星之勋〕〔神级强者在都市〕〔报告长官:夫人在〕〔重生小俏娘:摄政〕〔重生蜜宠:景少,〕〔大道朝天〕〔惹火萌妻:总裁老〕〔娇妻入怀:霸道老〕〔临时老公,吻慢点〕〔北宋大表哥〕〔蜜捕成婚〕〔锦堂归燕〕〔生存进度条[穿书]〕〔绿茵风暴〕〔残王嗜宠:透视小〕〔歆底沉千念〕〔王者荣耀之超级召〕〔报告妈咪:爹地要〕〔都市之时间主宰〕〔替嫁小妻有点甜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296章
    ,!

    只能说,他们不适合。

    她是个小女人,她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她不能接受她爱的人跟别人结婚,跟别人生孩子,她只是想要一生一世一双人。

    尽管放弃宋清然,让她一想起,心脏就瑟缩了起来,一阵阵的疼痛在身体里流窜。

    言喻知道这些事实很伤人,但她还是继续讲完:“所以,宋清然动不了江笙,他必须娶江笙,必须让江笙怀孕,江家那边提出的帮助要求,不仅仅是结婚,更是要让江笙生下孩子。”

    南北的心脏重重地缩成一团,呼吸有些艰难。

    她垂着眼睛,头皮一阵阵发麻,手脚更是冰凉。言喻声音有些沉:“宋清然瞒着你他结婚的消息,他大概是想保护你,把你困在别墅,也是想保护你和肚子里的孩子,但没想到,你跑了出来,你一跑出来,江笙那边就得到了消息。江笙已经怀孕了,她自然不可能容忍别的女人肚子里还有她丈夫的孩子,尽管宋清然对外宣称,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但是江笙根本不信,或者说,她宁可错杀也不肯放过,所以她才找赵东,让赵东处理掉你肚子里的孩子

    。”

    南北的眼前又闪过孩子流掉的画面,血淋淋的,红色充斥着眼球,遍布在了脑海之中,她心里酸涩得就像是要死了一样。

    她的孩子……

    最绝望的大概就是那时候,她能清晰地感受到,生命的流失,但却无能为力。

    南北咬紧了牙根,心里除了恨,还是恨,恨意就像是火焰,熊熊燃烧在了胸口里,灼烧着她的心脏,让她疼得失去呼吸。

    “宋清然被江笙制约着,他最近都很难单独行动,我猜测,他想把你从医院带走,也是担心你会被江笙陷害。”

    “是么?”南北轻轻地笑了笑,浓稠的讥讽就噙在了眉眼之间,“我是不是还得感谢他,感谢他的仁慈,感谢他的伟大,感谢他的牺牲?”她深呼吸,才压制下即将冒出来的眼泪:“他宋清然以为他自己是什么,以为我是什么,凭什么他的事业,要牺牲我,牺牲我的孩子,他需要的是伟大的女人,我不是,我根本就不配和他在一起!我这辈子

    就不该认识他!”

    言喻抱住了她:“北北,你冷静点。”

    南北全身的线条都紧紧地绷着,她眼泪就盈在了眼眶之中,眼眶发热,她死死地咬着牙根:“阿喻……我的孩子太可怜了……是我给他选错了爸爸,让他连出生的机会都没有。”

    言喻抱紧了她,她能感受到南北的痛苦,她也是恨的。

    失去了孩子,男人不过一瞬痛苦,或许还会感到解脱,但女人却是最受伤的,她们受到的伤害,或许需要很久很久才能平息,或许永远都无法缓解。

    南北攥紧了手指,怎么都无法抑制自己的颤抖,她闭上眼睛,眼角有泪水滑落,没入了肩头之中。

    宋家。

    宋清然深邃的眼眸阴暗,浮冰沉沉,他听着下属的汇报,下属面无表情地道:“南北小姐最近身体状况还不错,精神状态也不错,但最近一直有个陌生男人,总是去看她。”

    “陌生男人?”宋清然低低地重复了一句,“有拍照片么?”

    下属献上了照片,是偷拍的,都是南北和薄砚的照片,有些角度的他们看起来还挺亲密,但让宋清然难受的是,薄砚看南北的眼神,带着暧昧和侵略,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那是男人看女人的眼神。

    宋清然的手指攥紧,骨节分明的手上青筋凸起,他绷紧了轮廓,太阳穴重重一沉:“他每天去做了什么事情?”

    “这个男人也没做什么,他每天都会去医院一遍,有时候上楼,有时候不上楼,有时候进去看,有时候就在门口看,南北小姐应该知道,但她也没有阻止。”

    宋清然猛地想起之前南北和薄砚的亲密举动,胸口的怒火一下吞噬了他的理智,他咬紧两腮,手一挥,将桌面上的东西全都扫落在了地板上。

    水晶烟灰缸砸落在地面上,发出了沉闷又剧烈的响声。

    他还觉得不够,站了起来,一脚狠狠地踹在了椅子上,踢翻了椅子,他烦躁地扯了扯领子,眼神阴翳,冰凉的声音从喉间溢出:“去查那个男人是什么身份,我的人,他也敢碰。”

    下属犹豫了下:“那个男人每天都开普通的大众,我观察了他几天,他身上的穿着打扮都很普通,他每天都在一个科技公司上班,是个普通的it一族。”

    “是么?”宋清然的声音听不出喜怒,但他的神情却明显地告诉了所有人,他就是在不高兴。

    江笙就是在这个时候,进入了书房,她手里端着牛奶,笑意浅浅,直接让宋清然的下属退下,然后对宋清然道:“怎么了,你不开心吗?”她把牛奶放在了桌面上,轻声说:“你喝牛奶吧,放松放松心情。”

    不知道是哪一句,激怒了宋清然,他就像来自地狱的魔鬼,眼底散发浓浓黑气,手指冰凉,一下就掐住了江笙的脖子,将她按在了墙壁上。

    宋清然没有情绪地说:“江笙,你最近动作不小,别把我彻底惹怒了,不然我让你尝尝后悔是什么感觉!”

    江笙一双眼眸楚楚可怜,她看着宋清然的眼神都是深情,她身上就穿了薄薄的一件裙子,露出了大片的肌肤,她说:“清然,你冷静一下,好不好,我肚子疼。”

    她紧紧地蹙着眉:“这是我们的孩子。”

    宋清然眸光未变:“别拿孩子要挟我,我对小畜生没有任何在意,我这样的人,本来就不配有后代,这个孩子,你有本事生,你就生下来,没本事生,小心迟早死在你的肚子里。”

    他嗓音很低,在这样光线暗淡的书房里,让人没由来地后背发凉。

    江笙却不怕,她好像从来就没怕过宋清然,即便宋清然掐着她的脖子,像是用力得要扭断她的脖子。她看到宋清然冷脸,还伸出手,摸了摸宋清然的脸,笑得有些妩媚,然后,慢慢地伸出腿,勾在了宋清然有力的腰间,她一动,身上的裙子就微微上滑,露出了白嫩的肌肤,含着无尽的春色,带着骨子里的媚:“清然,你这人怎么这么坏呀,孩子会听明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大千劫主〕〔第一强者〕〔重生八零:媳妇有〕〔首席律师〕〔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隐婚娇妻:老公,〕〔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