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真小店〕〔漫展的男厕所有异〕〔斗魄星辰〕〔完美帝者〕〔阴笔断碑〕〔《星河漂流记》〕〔女仙编号零九九〕〔洛小凡的奇妙冒险〕〔激萌兽世:兽夫,〕〔腹黑总裁,奉子成〕〔易烊千玺,此生唯〕〔无敌的舰娘系统〕〔宝贝迷人,BOSS轻〕〔力道〕〔达塔时袋〕〔房产大玩家〕〔航海与征服〕〔重生之八十年代日〕〔二次元称霸系统〕〔我是一只骂街NPC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299章
    ,!

    许颖夏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她整个人都被保镖压着,她才动了动唇,要说话,迎接她的就是言喻的巴掌。

    这时候,有其他的人要上厕所,却被这边的阵仗给吓住了,愣怔地站在了路口,不敢靠近。

    保镖队长又调来了几个新的保镖,有人想要拍照,就被保镖阻止了。

    周边的人越聚集越多,江笙只觉得丢脸,偏偏她不能动弹。

    言喻冷笑了一下,在许颖夏微微恐惧的眸光之中,抓住了许颖夏的头发,把她拽向了江笙那边。言喻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又是一巴掌过去,清脆响亮,言喻说:“让你当小三,说,你以后还敢不敢当小三了,两个姐妹俩都是小三,看你身上的衣服,穿得这么好,是我老公买给你的是不是,你知

    道不知道,我老公花的都是我的钱!”

    许颖夏闻言,被愣怔得说不出话来。

    南北明白了言喻的意思,她对江笙的恨意更明显,她拽着江笙的衣领,眼泪一下就落下:“你以后还敢不敢勾引我老公了,贱人,你害死了我的孩子,你还好意思怀我老公的孩子。”

    围观的人原本还在好奇,为什么要弄出这么大的阵仗,现在一下都明白了,原来是在收拾小三,还是一起收拾小三。

    南北和言喻都背对着众人,外面围观的人看不清她们的脸,但是单看背影,也觉得两人不丑,心里唏嘘:“现在的男人真是爱找小三啊。”

    “就是啊,不管长得好看,还是长得难看,男人就是爱找小三啊。”

    “小三太可恨了,一个个的比原配还要嚣张。”

    “原配就该打死这些小三,打得狠了,才能给小三们长记性。”或许原本还有打算报警求助的围观群众,现在大部分也都熄灭了想要帮忙的心了,小三就是一个容易引起社会公怒的词,人人喊打,群众不会耗费心力去判断被殴打的人,是不是小三,他们只想着满足他

    们内心对小三的厌恶。言喻在律师行业待了这么多年,自然明白这一个套路,她靠近了江笙和许颖夏,用很低很低的嗓音讥讽道:“看到了么?这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现在,你们被我们打成这样,所有人都只会喊好

    ,而不会阻止。”

    许颖夏摇着头:“我不是小三……我不是……”

    言喻又是一巴掌:“小三都是这么说的。”

    许颖夏和江笙的脸颊都肿得很高,五官也早就红肿变形了,让人难以看出她是谁。

    南北的手再次落在江笙的腹部上,她抿着唇,恨意倾泻流淌:“江笙,我原本是很想很想让你流产的,可是,我现在不打算这么做了。”

    “因为我是女人,我不会再做这样伤害女性的事情了。”“其次,我了解宋清然,他不喜欢孩子,他更不喜欢你,你生下的这个孩子,只会痛苦,不会幸福,这个孩子的痛苦,是宋清然和你一起带给他的,我要你亲自地把他带到这个痛苦的世界,替我没能出生的

    孩子感受痛苦。”

    江笙眼眸猩红,是恐惧,也是愤怒。

    这是最深最恶毒的诅咒了,可是江笙颤抖了起来,她心里明白,这或许不是诅咒,而是事实,因为宋清然真的做得出。南北笑了笑,眼眸笑意散开:“江笙,真可怜你,亲自走进了无底的深渊之中,你今天制约宋清然,只待宋清然羽翼丰满之日,就是他亲手收拾你的时候了,我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也很高兴,我早日脱离

    了宋清然这个苦海。”

    她说完,嗓子轻轻地咽了咽,握住了言喻的手,不再说什么,转过了身,就要走。

    但是,围观人群的最前面,站定着的一个高大又看似清瘦的身影,宋清然,眉目凛然,眼眸深邃无光,薄唇是一条冷冽的直线,平直的,没有弧度的,是随时都会崩断的弦。

    他听到了南北的最后一句话,他对于南北来说,只是个苦海。

    江笙看到了宋清然,眼泪一下就冒出落下,她挣扎着,要往宋清然的方向跑去,南北让保镖松开了她,江笙跑到宋清然面前,一把抱住了他,她脸颊肿得厉害,说话也含糊不清。

    南北深呼吸,忍住眼底的泪,她反倒对着宋清然笑,很认真地说:“清然,我发泄过了,我现在不生气了,也不想再恨了,祝你和江小姐一辈子幸福快乐。”

    她笑着说完,然后就迈开步伐走了。

    明明是祝福,听在宋清然的耳朵里,却比诅咒更让他害怕,他觉得有什么正在失去,但他却无能为力。

    他迈开长腿,怀中的江笙却一下晕倒了过去,他眉头一拧,不过低头的瞬间,就错过了南北,再次抬眸的时候,南北和言喻已经走到了电梯那了,保镖们重重地将她们保护着。

    许颖夏没了保镖撑着,双腿发软,一下就滑倒在了地上。陆衍是开完会,才知道言喻居然冒着危险,自己就去做了这样的事情,他英俊的眉宇紧紧地锁着,不过一会,立马就吩咐下去:“把商场的监控销毁了,再去看下现场有没有人拍了照片,尽量都让他们删掉

    ,如果没办法全部删掉,至少要删掉言喻和南北的正面照,也跟媒体们打个招呼,不管他们认出了这个事件中哪个人的脸,都不许进行报道。”

    特助点点头,转身出去办事了。

    陆衍胸口起伏了下,给言喻打了个电话。

    言喻先开口说话:“怎么了,你知道了我打人的事情了,心疼了?”

    这都是哪跟哪啊,陆衍失笑,静默了几秒,嗓音低沉又喑哑,只是关心:“你有没有事情……有没有受伤?”

    言喻:“没有,就是手打许颖夏打得有些疼。”她顿了顿,继续道:“我能理解你心疼许颖夏,不过,我还是要打她。”陆衍的关注点不在这,他想得更远:“最近一段时间,你出门都要记得带保镖,江笙不是好惹的,她这人心眼小,有仇必报,你和南北今天这样打她,她一定会报复回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