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的贴身特助〕〔至尊兵王归来〕〔你们二次元真会玩〕〔重生婚宠:甜妻,〕〔我的无限复活小皇〕〔全世界都在帮我甩〕〔蜜爱深吻:权少豪〕〔重生军少小甜妻〕〔仙帝归来混都市〕〔幕后〕〔我是老婆的召唤兽〕〔汉化大师〕〔至尊农女太嚣张〕〔被丧尸包养的日子〕〔女战神的黑包群〕〔僵尸神警〕〔我家娘子猛于虎〕〔官印〕〔大叔,轻轻吻〕〔王者荣耀:捡了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301章
    ,!

    江公眯起了眼眸:“一个小丫头,也敢对笙儿动手,还下了这样狠的手,她是不是记恨上次她的孩子流掉了,她也不看看,她有什么资格怀上你的孩子?”

    他的语气轻蔑,又含着狠厉:“不过就是孤儿,这一次,我一定要让她付出代价!”

    宋清然喉结艰涩地滚动,他垂着眼睫毛,太阳穴重重跳动,半晌:“不关她的事情。”他抬起了眼皮,眼眸漆黑狭长:“笙儿上次做错了事情,惹怒了言喻。你知道言喻是谁吧,她的男人是陆家的陆衍,也是程家的家主,我不敢保证,笙儿如果对言喻动手,陆衍会有什么反应,但我能保证的

    是……”

    宋清然语速很缓慢:“爷爷,笙儿这次没什么事情,已经是万幸了,如果你们不追究这件事,我保证,我以后不会再去找南北……”

    江公眼眸深沉地盯着宋清然看,眼底情绪起伏,带着打量和研究,似是在思考宋清然说话的真实性。许久之后,江公才道:“清然,你要记得,你和笙儿结婚了,你现在背后靠的是江家,只有你和笙儿好,你才会好,而那些情情爱爱都是虚幻的,更何况,论长相、论学历,笙儿一点都不输给你的那个妹妹

    ,你们的孩子也要出生了。”

    他的意思就是他不会再追究南北打江笙的事情,但又无形间敲打了宋清然一顿,提醒他谁才是他最重要的依靠。江公很快就离开了,医院的走廊上比较安静,宋清然低垂着头,整张脸笼罩在了阴翳之中,额前的碎发垂落,让人看不清他的神情,但能看到他薄唇微微扬起的讥讽弧度,下一秒,他忽然一拳头砸在了墙

    壁上,发出了沉闷的响声,他的手背泛出了血迹。

    江笙知道能帮南北的人就是言喻,所以她自然也会对言喻有所关注,言喻在找她自己的亲生父母,江笙权力大,虽然没办法拿到鉴定结果原件什么的,但是区区的一个口头结果,她还是能找到的。

    保姆正在喂江笙吃东西,江笙却盯着镜中的自己,满眼都是恨意,她多害怕,她脸上会留下疤痕,她只要想起被扇巴掌时候屈辱的画面,心底的恨就驱使着她去报复。

    保姆一不小心烫了下江笙的唇畔,她忽然沉下脸,一下就掀翻了滚烫的汤水,全洒落在了保姆的身上,保姆烫得叫出声,也不敢收拾,站了起来。

    江笙笑得天真:“你烫到我了,你知道么?”

    保姆瑟瑟发抖,只敢道歉。

    江笙笑意嫣然,做的事情却很残酷,但还没等她做,她就看到了她手机上收到的一条短信。

    那边的人回话说:“言喻和许志刚存在亲子关系。”

    江笙凝眸,她的神情没有什么变化。

    她这人,其实心计一直都很深沉,心态也很平稳,她见多了大风大浪,这点事实还不足以让她有所动荡。

    但她平时对一些事情的容忍度都很低,因为她的身份摆在那儿,让她无需忍耐那些令人烦躁的事情,而现在……

    江笙抿了抿唇,慢慢地勾起了笑容,衬托得神情有些冷然。

    言喻居然是许志刚的孩子,其实这个消息对她来说是不利的,言喻原本只是一个孤儿,但是现在成为了有父母的孩子,甚至她的父母身份还不错,让她对言喻实施报复的举动难以施展开来。保姆颤颤惊惊地等待着江笙的惩罚,她咬着下唇,睁大了眼睛,不知道江笙会怎么惩罚她,但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她以为会落下的巴掌,她心惊胆战地抬起眼眸,对上了江笙含着冰凉笑意的眼神,情不

    自禁地又打了个寒颤。

    江笙勾着唇笑,眼尾上扬,在这样红肿的脸上,显得格外可怕:“帮我做一件事。”

    “您吩咐。”

    “去叫许颖夏过来。”

    保姆知道她说的许颖夏是谁,她牙齿磕碰了下:“许小姐也受伤了……”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江笙冷呵了一声,她嗓音降低,凝着霜雪:“那又怎么样,我让她过来,她就得过来……快去,就现在……马上!”

    许母回去亲自帮许颖夏收拾衣物去了,许志刚被陆衍一个电话叫走了,所以病房里就剩下了许颖夏。

    她正在看电视剧,忽然就看到一个保姆推开门走了进来,畏畏缩缩的,许颖夏眉头拧了下,不太友善地盯着保姆:“你是谁?谁让你进来的?”

    保姆说:“是江大小姐。”

    “她?”许颖夏眉间的怒意消散了一些,她深呼吸,压抑下了火气,“江笙让你来干嘛?”

    保姆:“江大小姐让你过去找她。”她说这一句话的时候,很明显地感觉到了周围气氛的凝滞和冷固。许颖夏不是不生气的,江笙对待她的态度就像对待一个奴才一样,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但她现在没有资本生气,因为她不是真正的许家大小姐,言喻的身份又成谜,她极度地缺乏安全感,言喻现在又被陆

    衍捧在了掌心疼爱,她又刚刚被言喻扇了一巴掌,今天右眼皮还不管不顾地快速地跳动了一整天。

    许颖夏又是深呼吸,胸口沉沉起伏,她勉强自己挤出了笑容,看着保姆,淡声道:“我知道了,我马上就过去。”

    她掀开了被子,下床,踩在了拖鞋上,直到站起来,她才发觉自己身上有多疼,她还是一个伤患,却要忍受着痛楚,屈辱地去见江笙。

    许颖夏掐住了自己掌心的嫩肉,只有这样,她才能压制住胸口的怒火。

    她走出病房门的时候,看到了自己的看护,许颖夏在外面向来是喜欢装出一副好脾气的,她柔柔软软地笑了笑,礼貌道:“你能扶着我去那边的病房吗?”

    只可惜,她忘记了,她现在脸肿得就像是猪头,笑起来,只有惊悚。

    江笙靠在了病床的床头枕上,听到了推门的声音,微微抬起了眼皮,有些懒散衿贵地瞧着许颖夏。她自己看到许颖夏脸上的伤痕,都情不自禁地皱了皱眉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