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医狂少〕〔一路仕途〕〔九叔之兽血融合〕〔第一狂妃:废柴三〕〔吻安,挠心小娇妻〕〔大唐司刑丞〕〔契约婚宠,秦少的〕〔嫡女在上〕〔尸加工〕〔弃妃归来:皇上请〕〔全职武神〕〔娇妻在上:穆少,〕〔极品农妃〕〔全能狂兵〕〔花心圣手〕〔盛妻凌人〕〔靠脸吃饭[快穿]〕〔侯门锦商〕〔女总裁的特种兵王〕〔参商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302章
    ,!

    她想起自己刚刚照的镜子,心里想,那个言喻下手可比南北狠多了,即便南北看起来更狠一些,而言喻下手是悄无声息的重。

    许颖夏回看江笙:“阿笙,你叫我来是有什么事情吗?”江笙笑意更深:“我不是说过,要告诉你,言喻的身世吗?”她故意说话说一半,然后盯着许颖夏,想看许颖夏的反应:“你现在应该很紧张吧,是不是比你当年知道自己不是许志刚亲生的时候,还要紧张?

    ”

    许颖夏的心跳的确跳动的速度很快,一下又一下,如同重钟在胸口轰鸣。

    她掐住了掌心,装出了一副淡然柔然的模样:“阿笙,你说吧,别再开我玩笑了。”江笙轻笑出声,她就喜欢这样吊着别人的胃口,看着别人的情绪起伏,她看上古时期的故事时,最喜欢以吞噬别人恐惧为食的古兽,因为她也喜欢这样,她感受着许颖夏紧绷的心情,心里有了一种舒爽,

    这种舒爽远远地超过了她对言喻的憎恶。好半晌,江笙才说:“很不巧,言喻居然是许志刚的亲生女儿。”她说着,细细地打量着许颖夏的神态,“原来是你占据了言喻原本应该享受的一切,因果是有报应的,难怪言喻又把你的许多东西都抢走了…

    …不对,那些本来就该是她的东西。”

    许颖夏闻言,心脏重重地收缩了下,如同坠入了深海,海水倒灌,暗无天日。

    她的后背慢慢地凉了下去,泛起了寒气,不知不觉间,刚刚紧紧提着的一口气,一下就松懈了下来,后背就冒出了一片片濡湿的冷汗。

    她说不出来,心里是什么样的感觉,像是许久的猜测终于落实了一样,但脑海里的思绪停滞了,只余下漫长的空白,这样的空白,让她整个人都很茫然。

    她怔怔地盯着江笙。江笙笑了:“夏夏,你该不会是吓呆了吧,我以为你早就猜到了,不然,你为什么那么注意言喻的身世,都说人对某一些事情是有第六感的,我估计,那就是你的第六感在提醒你注意言喻,因为言喻就是你的债主,你前二十多年,占据了她的身份,享受着她该享受的一切,夺取了她的利益,后来,还因此成为了陆衍的女朋友,被陆衍宠了那么多年,而言喻呢,她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没有人替她撑腰,没

    人照顾她,她连学习都需要被人赞助。啧啧啧……你们两个人也太戏剧化了吧,彼此交换的人生,彼此纠缠的男友,彼此憎恶,彼此伤害。”

    “夏夏,原本,你过的就是言喻那样的人生呢,或许,你过得连言喻都不如,因为言喻至少靠着自己的努力,现在也迈入了中产阶级,而你呢,还在靠着家里,一事无成。”

    江笙说话一点都不客气,她就喜欢戳别人的痛处,她也不想顾及别人的感受,关她屁事。“你怎么不说话了?”江笙看到许颖夏这样,才觉得她今天被南北打的郁闷之气散了不少,“我要是言喻,要是知道了我才是许家的亲生女儿,是许家的大小姐,是上流社会的公主,是该备受陆衍宠爱的小公

    主,我一定会报复的,还会搅得你不得安宁。”

    她的最后四个字,故意一字一顿地吐了出来,带着沉重的气压,吓得许颖夏唇色泛白。

    江笙说:“你猜,言喻这样的性子,她会怎么对你?”

    她的最后一个音落地,整个病房都安静了下来,阳光透过窗户,洒落了进来,是明媚的灿烂,转眼就成了苍白的光柱。许颖夏用了全身的力气,才让自己冷静了下来,有办法思考,她越想,脸上的巴掌印越是火辣辣的疼痛,言喻平时就锱铢必较,现在就已经很嚣张了,如果……如果所有人都知道了言喻才是许家的亲生女儿

    ,而她只是假冒的,言喻一定会更加嚣张,而她就会走投无路。

    许颖夏光想到那样的画面,就觉得害怕,她会被全世界都遗弃。上流社会重视血缘,其次重视受宠度。如果许母知道了她不是亲生的,言喻才是亲生的,许母肯定会只疼言喻的吧,说不定还会对言喻充满了愧疚;陆衍现在就已经很喜欢很喜欢言喻了,他知道了之后,

    言喻在他心里的地位就再也不可撼动了;而原本就不是很疼她的爸爸,肯定只会疼言喻了。

    一股彻底的冷意从许颖夏的背脊流窜了上去。她睫毛颤抖,盯着江笙:“阿笙,你叫我过来,肯定是有办法的,对不对?你快告诉我办法……你也不想言喻太嚣张的吧,她一嚣张了,南北就会嚣张,南北嚣张了,说不定又要开始不自量力地想着宋清然

    了。”

    许颖夏上前,握住了江笙的手。

    江笙忽然就翻脸,她的性格一直都是这样阴晴不定的,她脸色沉沉,一把推开了许颖夏,带着嫌恶:“你也配碰我,无父无母的孤儿。”她说话一点都不客气,“我跟宋清然的事情也是你配提起的?”

    许颖夏吓了一跳。

    江笙却又慢慢地笑了:“跟你开玩笑的,你也太经不起玩笑了,我想告诉你的就是,对付言喻就只有一个办法,拿捏住你的母亲,许太太。”

    许颖夏愣怔,没有明白。

    江笙:“许太太对你的疼爱不是假的,更何况她付出了这么多年的感情和精力,你对她来说是很特别的。”

    “言喻对于她,只是一个称号,一个貌似失散了多年的女儿,她感到生疏的女儿,她不熟悉的女儿。”

    “但人都是讨厌欺骗的,如果许太太从别人那知道了言喻是她的亲生女儿,而你不是,如果又让她意外发现你早就知道了,却故意隐瞒着,她对你的印象就会很坏,对言喻的愧疚就会加深。”

    “所以,你要主动出击,将被动转为主动,放手一搏。”

    许颖夏认真地听着江笙的话,无意识地咬着下唇,眼尾微微下垂,美目流转间透露出的都是楚楚可怜的生动。“你主动告诉许太太,你之前意外发现自己的血型和家人的对不上,就意外发现了自己不是许家的亲生女儿,你很伤心,很难过,但是,你又很爱很爱许太太,不舍得告诉她,你不是她的女儿;你享受着许家深情爱意的同时,又感到对真正的许颖夏的深深愧疚,所以你开始暗地里找许家的亲生女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