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加冕为王〕〔爆笑修仙,萌狐不〕〔大楚昭阳〕〔重生之黑铁的荣耀〕〔昨天还能怎么皮〕〔甜妻驯夫记〕〔黑白分〕〔五域记〕〔攻约梁山〕〔唐朝好岳父〕〔绝地成神〕〔武傲九霄〕〔校花的极品特工〕〔重生异界当帝王〕〔行咨天下〕〔魔王修仙〕〔爱欲横流〕〔娇妻难驯:总裁,〕〔法医毒妃:霸道王〕〔华娱特效大亨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304章
    ,!

    言喻一愣,然后反驳的是他的称呼:“陆太太?陆衍你的脸挺大的,我答应你了吗?你取得我的原谅了吗?你就想让我嫁给你?”

    她说完,就转身走向了她的车。

    陆衍在后面,看着她的背影,无奈地笑了笑,但笑完之后,又无意间凝了点似有若无的沉重,他不知道,该怎么跟言喻坦白她的身世。

    真是……

    故事狗血,但往往生活只会更狗血。

    言喻真的是许伯父的女儿。

    陆衍沉沉地捏了把眉心。

    回到了家中,言喻打算自己下厨,陆衍就给她打下手,他这几年,算是学了一点厨艺,会择菜,也会炒,至少有办法做简单的家常菜。

    言喻笑了笑:“孺子可教。”

    陆衍洗完了菜,切完了肉,他洗干净了手,靠在了琉璃台边上,看着言喻忙碌的样子,她微微低头的瞬间,就是一朵海棠盛开的时间。

    他走了过去,从背后,环住了她纤瘦的肩膀,将她整个人都笼罩在了怀抱之中,他身上甘冽的气息萦绕在她的鼻息之间。

    “言言。”

    “嗯?”

    “没事,就是想抱抱你。”

    “……抱够了就松开,外面两个孩子还等着吃饭,别影响我做饭了,旁边去。”

    “……不好。”

    言喻表示,一个大男人,一个看似冷冽的高大男子,突然撒娇,她是真的承受不起。

    饭后,言喻带着两个孩子去洗澡洗漱,她推开卧室的门,却没有看到陆衍的身影,便转头去了书房,一开门,就看到了书桌后的陆衍,正在抽烟,他的手指间松松地夹着烟,星火闪了下。

    他听到了推门的声响,抬起眼皮,把手里的烟摁灭了,看着言喻,忽然笑了出来:“言言,进来。”

    言喻走了进去:“你抽了太多烟了,味道太重,都跟你说过很多遍,别抽烟了,你怎么总是不听。”

    陆衍喉结轻动,他只是睁着漆黑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看着言喻。

    等到言喻走到了他面前的时候,他一把将她扯到了自己的怀中,言喻的脚步不稳,她是往后踉跄了下,直直地坐在了陆衍的大腿上,后背对着陆衍,她看不见陆衍的表情。

    但她胸口忽然多了一条有力的臂膀,横在了她柔软的胸前,紧紧地箍着,不疼,就是有些让人身体敏感得发软。

    他的下巴搁在了她的肩头,呼吸温热,喷洒在了她的耳蜗处。

    他的薄唇冰凉,微微湿润,有一下没一下地含着她的耳垂,含含糊糊地叫她名字:“言言。”

    “嗯?”

    他又不说话了,好半晌,才说:“没事。”

    陆衍另一只手缠绕上了言喻平坦的腹部,摩挲着,带了点留恋,他忽然觉得很遗憾,不管是小星星还是陆疏木,他都没有亲自陪在言喻的身边。

    但他现在,都无法再对言喻说出,他想再要一个孩子的想法。

    其实两个孩子够了,再多一个孩子……

    更何况,生孩子又痛又辛苦,没必要再吃一次苦,他也不能因为自己内心的遗憾,而让言喻再痛苦一次。两个人都安静地享受着这样独处的时光,言喻觉得,现在的状态最好,不清不楚也无所谓,他们的感情可能就适合现在的情况,再进一步,或者退一步,都不好,她其实是害怕陆衍跟她求婚的,因为她知

    道,她一定会拒绝。

    不过,言喻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陆衍,许颖夏那件事情,查得怎么样了?”

    陆衍抱着她的手,越发的紧了,他修长有力的手指拢了起来,微微垂眼,侧脸,他脸部英朗的轮廓一下就冷冽了几分,乌黑的眉头染上了沉重。

    言喻其实感觉到了什么,她向来是敏感的,但也向来是喜欢粉饰太平的,她笑了笑:“怎么了?不是还验了我和许志刚的么?其他的几个女孩子都找了回来了吗?”

    “对了,我的身世是不是很难查,当年程……他都很难查到的吧。”

    言喻顺嘴就提到了程辞,即便很快就收住了嘴,陆衍还是胸口如同被大锤狠狠地砸落了下去,黑压压的一片。

    他漆黑的眼底,映染着两簇跳跃的火光。

    言喻……居然是真正的夏夏,为什么会是她,言喻是他想要找到却又错失的那个夏夏。

    陆衍的思绪是混乱的,太阳穴胀痛,如同要炸裂。

    他又想起了多年前,他亲吻言喻的照片,他为什么会亲吻程辞的女朋友?

    程辞从小就认识了言喻,他是不是早就知道言喻的身份,他是不是早就清楚言喻是真正的许颖夏,他认识、帮助言喻是别有用心,还是意外?他对言喻的感情又有几分真,几分假?

    但最让陆衍觉得意外的是,他记忆里并没有和程辞相关的记忆,他只知道有程辞这个人,程辞是他的哥哥,但再多的记忆都没有了。

    可是冥冥之中,这些意外暴露的线索,都让人觉得,他和程辞一定曾经有过亲密的联系。

    程辞给言喻找了赵家人当做明面上的家人,也一定是他惯用的障眼法。

    陆衍眼眸沉沉,他最近一段时间,大约尝尽了苦楚,胸口发疼的时候,都已经很麻木了,只是突然一阵剧痛,让他骨节稍稍用力得微微发白。

    最初的猜测倏然成了真,除了震惊外,他发现自己是平静,或许人在遇到重大挫折的时候,真的没有那么强烈的情绪,有怒气、有悲怆,但绝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厉害,这是人的自我保护机制在起作用。言喻小时候因为他,而一同被绑架;无意识地哭泣,救了他,却因此失踪了,进入了孤儿院;而他那时候在做什么呢?他想不起来了,只知道他后来对替代的许颖夏格外的好;他刚和言喻结婚的时候,他的心也还在许颖夏的身上,对言喻态度差到了极致,言喻给他捐献了骨髓,为他生了小星星和陆疏木,却又因为他,遭遇了引产这样的事情,还得忍受周围人的指指点点和他妈妈的侮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